• 第二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3本章字数:3819字

    母亲来了,拎着一只沉甸甸的袋子,一进门就问:“杀鸡了没有?”

    钟馨淡淡地:“没有。”

    “怎么没买鸡,今天是端午节。”

    “哦。”

    母亲不满地撇着嘴,从袋子里取出粽子、檀香以及一些用纸裁剪成的衣服鞋子:

    “那你一定没烧香了?”

    “是。”

    母亲生气地瞪了钟馨一眼,自个走到厨房,把檀香点了插在门口的砖缝隙里,

    又把纸衣服鞋子等物一个个地点着。她一边做这些,一边喃喃自语。做完这些,她

    起身问:“六一节林之川没有给乐乐买礼物吗?”

    “没有。”

    “哼,真没良心,离婚才多久啊?何况现在还在一起住着,怎么能这样?”

    林之川这个名字让钟馨看似平静的心又引起一阵阵哆嗦。唉!真是的! 这些日

    子忙于教学好像把他给忘了。钟馨烦躁地看着母亲,肝火很旺地说:“好啦,你还指

    望他为乐乐做什么?真是的。”

    钟馨又一次囿于她的真心,在这样的时刻,她多么希望母亲能够去找林之川谈

    谈呀。只是钟馨的自尊心太强,以至于她不敢和母亲明说,她用发怒这样一种方式

    提醒母亲——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这些日子母亲不时地找到

    林之川,放下身段恳求他呢。

    母亲瞪了钟馨一眼,无奈地说:“算了,这几天你爸爸身体不好,也没有功夫过

    来看看,唉,礼物忘了买,乐乐,对不起,外婆给你补吧。”

    说着,母亲从口袋掏出钱:“乐乐,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吧,外婆不知道给你

    买什么好。”

    儿子接过钱,看也不看就把它放到桌上,玩游戏机去了。钟馨说:“算了,已经

    过去了,还买什么啊?”

    儿子盯着电视屏幕:“我不需要礼物。”

    母亲从桌子上捡起钱来:“乐乐,怎么不把钱放好啊?赶紧收好了。”

    儿子没回答。

    迄今为止,儿子对钱很淡薄,从出生到现在,多年来的压岁钱他分文未取,一

    直由钟馨保管存在银行。就是平时,儿子也从未伸手索要零用钱,节假日的红包也

    分文不动,偶尔帮钟馨买东西剩下的零钱也如数上交,满足有饭吃有衣穿,对物质

    很随意。

    钟馨深谙儿子的个性,她既自豪也渐渐有些不安!在她看来,小小年纪就如此

    超然从容固然好,可也说明儿子不谙世道的浑浊和险恶,当今世界都是以物质为基

    础,应该让儿子树立正确的理财观念了。美国大富豪洛克菲勒不就是从小靠打工挣

    的零用钱么?

    钟馨有心劝导几句,可儿子专心致志地玩游戏,她打消念头,掠过一丝苦笑:“乐

    乐什么时候喜欢收钱?”

    母亲怜爱地抚摸着儿子的头发:“乐乐,你的红包攒了不少吧?”

    儿子躲闪着:“外婆,你妨碍我打游戏啦。”

    母亲咂咂嘴巴:“乐乐,你真是好孩子。”

    钟馨倒好洗澡水,把儿子拉过去洗澡,她边给儿子洗澡边说:“给明东过生日的

    钱你交给嫂子了吗?”

    “交了。”

    “嫂子说什么了?”钟馨站起来,从房间拿来换洗衣服递给儿子,让他自己穿上。

    母亲坐在床上,顺手拿起儿子的书包。

    钟馨转身到厨房,她把锅架到灶上,放了点水,又放入白糖,她要熬糖浆。“嫂

    子没嫌少吗?”

    “四分之一的工资,还少啊。”

    是啊,那是钟馨勒紧裤腰带,从嘴里省下的口粮啊,嫂子应该满意了吧!钟馨

    悄悄松了口气,可还没等她转过身子,另一个念头让她不安起来:今天暂时堵住嫂

    子的嘴了,明天呢?后天又怎么办?嫂子不会为这次送了礼就善罢甘休,她那贪婪

    的欲望是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钟馨突然觉得很烦躁,家里人尚且如此,那外人

    会怎么样?儿子的班主任会不会也这样呢?

    “哎哟”母亲继续翻动儿子的书包:“乱七八糟,怎么不整理一下嘛。哟,这东

    西真漂亮。”

    钟馨探头一看,只见母亲手上拿着六一儿童节前自己买的那个礼物,她心里不

    由得一沉,赶紧走出厨房,从母亲手中接过礼物问儿子:“这是怎么回事?你没有把

    它交给老师吗?啊?”

    儿子畏惧地瞥了钟馨一眼,闭着嘴唇点点头。

    “这是送给老师的?”母亲又从钟馨手上抢过礼物仔细观看起来,“是你买给乐

    乐老师的礼物?”

    儿子站在一旁不吭声。

    “怎么回事?”其实钟馨已经明白了,忧虑夹杂着生气,她连声追问:“妈妈千叮

    咛万嘱咐,你为什么不送?”

    母亲听懂了事情的缘由:“这是送老师的礼物?”

    儿子撅着嘴巴不回答。

    “这也太贵了。”母亲转向钟馨,“这么好的礼物怎么舍得送人,买一般的嘛。”

    钟馨就这脾气,要送就送好的,要不干脆不送,她恪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

    报”的信条,况且受礼人是班主任呢。另一方面她不愿意被人误认没有诚意,所以,

    哪怕自己不吃不喝,也得拿出最好的,否则,宁愿被人指责吝啬也不会掏腰包。“要

    送就送好的。一般礼物怎么能表现我们的诚意?”

    母亲问:“乐乐,你为什么不给老师?”

    “让她不买偏偏不听。”

    “妈妈是为你好,如果你在学校能过得好,妈妈也不用操这份心了。”钟馨担忧

    地看着儿子。

    “你们不要操这个心。”

    钟馨很疑惑,儿子一直温顺,很乖巧,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硬了?看来必有自

    己不知道的内情,钟馨没再责备儿子,心想以后找机会再慢慢开导儿子。钟馨转身

    拿来糖浆,“我们来吃粽子。”她拿起粽子剥开叶子,呈透明状的粽子煞是好看。

    端午节期间全国各个地方的人都要吃粽子,只是各地方的粽子有所不同,我们

    这里习惯吃的是三角粽,就是把草木灰用水浸泡之后滤出渣子,取出一定浓度的液

    体,我们称之为碱水,把糯米放到碱水里浸泡,然后把糯米捞出用清水清洗干净,

    再滤干水分,有的配上扁豆或者栗子作馅心,也有不用馅心的,不管哪一种,最后

    都是用竹叶包成三角形的粽子。煮熟后的粽子呈透明状,口感脆而糯,配上糖浆十

    分可口。钟馨把粽子截成几段浇上糖浆递给儿子:“吃吧。”

    儿子接过盘子:“嗯,妈妈,这是外婆拿来的?”

    “嗯。”钟馨也给母亲递过去,“妈,你也吃。”母亲摆摆手:“我不吃,刚吃了晚

    饭不饿。”

    儿子把粽子往嘴里一塞,大口地吃起来,问:“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端午节。”

    “端午节为什么吃粽子呀?”

    “为了纪念屈原呗。”

    “屈原是谁呀?”

    “是诗人。”

    “诗人呀?”

    “嗯,屈原是战国时期楚国的伟大诗人和政治家。”钟馨温和地问:“乐乐,你知

    道屈原的诗歌吗?”

    儿子羞涩地说:“不知道。妈妈知道吗?”

    “啊,妈妈也不知道。”钟馨尴尬一笑,心陡然一沉,除了小时候看到一部有关

    屈原的香港电影之外,没怎么学习过屈原的诗歌,自己对屈原能有多少了解,怎么

    在儿子面前班门弄斧起来了。

    幸好儿子并不了解钟馨的心思,也不关心屈原,眼珠一转,问:“那为什么一定

    要吃粽子呢?”

    钟馨极力从记忆中搜寻有关香港电影的片断,思索着回答:“屈原投江死后,为

    了不让河里的鱼伤害到屈原的身体,人们向河里投放用叶子包裹着的饭团,以后经

    世人流传,就这样延续下来了。”

    “为什么要投江自杀呢?”

    “他是被迫害的。屈原投江的时候正值农历五月初五,就是端午时分,后人把

    端午节当做纪念屈原的节日了。”

    是的,我们每一个民俗节日都有其美丽的传说,举世皆知的春节自不用赘言,

    农历八月十五的中秋节、七月十四的鬼节等,无不带有其传奇的色彩。只是在钟馨

    的成长阶段,这些节日都当做四害而被扫除,她对此的了解知之甚少,甚至可以说

    是一片空白。所以,身为中国人却不了解自己的民俗文化,像她这种民俗盲不在少数。

    殊不知,即使在“wenge”最严酷的日子里,民间仍然悄悄地流行过节的传统,主要

    是在农村,几乎每家每户的隐秘角落,都摆放一个小小的供桌,供奉祖先的灵位,

    每逢节假日,就算食物再简陋,仪式再简单,人们也要点上一炷香,祭拜祖先。钟

    馨印象尤为深刻的是,父亲偶尔谈起《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的片断仍然

    神采飞扬,滔滔不绝。不管处境如何险恶,仍然保持了汉族人诚实、勤劳、乐观豁

    达、坚韧忍耐、善良好客的传统美德,他是钟馨心目中的英雄和楷模,也正由于长

    期受到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钟馨的一言一行与父亲极其相似。母亲虽然没上过学,

    喜欢唠叨,甚至有点迷信,但仍然恪守勤俭节约、勤劳持家,从不贪图不属于自己

    的任何财物,视拾金不昧、助人为乐为金科玉律,对祭祀祖宗极其虔诚,犹如灵魂

    与肉身的共生体。

    目前也是,即使官方没有正式宣布解禁,但是改革开放,根植在五千年浩瀚文

    明历史长河的民俗,一旦遇到适合的空气就马上得到重生,虽然还不能大张旗鼓地

    过节,一些地方还有人举办私塾,让少儿重温《四书五经》。这些虽然都是在悄然进

    行的,但仍然说明了中华文化的坚韧性。谁说现在的中国丢弃了自己的文化?那浸

    透在血液中与所有中国人血脉相连的文化,不是一场“wenge”就能破坏殆尽的,历

    史上就有过这样的例子,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也阻挡不了历史的进程。我们的民俗精

    华现在又回来了,只是钟馨想给儿子进行完美的诠释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母亲含笑地说:“乐乐,问这么多为什么呀?”

    “不懂就问呗。”

    母亲牙疼似地摇晃着头:“ 可是,那么多问题,你妈妈回答不上来呢。”

    钟馨一怔,不悦地瞪了母亲一眼:“什么呀?怎么回答不了?刚才不是已经回答

    了吗?”

    “哼,我怎么没有听清楚呢?”

    “嘁,我说什么你能知道吗?”母亲在儿子面前拆自己的台,钟馨感到不快。

    看看时间不早了,母亲悻悻站起来:“我得回去给你爸爸洗澡了。”母亲伸手抚

    摸儿子的头发,恋恋不舍地,“乐乐,外婆回去了。”

    “嗯,外婆你走好。”

    “好,再见。”

    “外婆再见。”

    钟馨收拾起碗筷:“好了,该做作业了。”

    “嗯。”儿子拿上书包,趴在床沿上写作业。

    钟馨到卫生间洗澡,顺手把换下的脏衣服都洗了,等晾好衣服,便拿起课本复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时针指向二十二点三十分,儿子终于把作业做完了,他伸了

    伸腰:“妈妈,作业做完了。”

    “检查没有?”

    “检查了,妈妈签字。”

    “好。”钟馨在儿子作业本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站起来收拾床铺,催促道,“快去

    刷牙,要睡觉了。”

    “知道了。”儿子跑去刷牙。

    钟馨关好门窗,上了床,媳了灯,躺在黑暗中,长出了口气:唉,一天过去了,

    明天不知会怎样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