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3本章字数:2591字

    下班了,钟馨回到家, 一边做晚饭一边倾听门外的动静,邻居家的电视机开得很

    大声。播音员正在用字正腔圆的声音报道说:“上海市政府向外宣布,要在浦东修建

    一座全亚洲最高的电视塔,这是继南浦大桥建成通车之后又一个国家级的建筑工程。”

    晚饭做好了,钟馨仄着耳朵倾听门外纷乱的脚步声,希望能听到儿子熟悉的声

    音。《新闻联播》开始了,还没有见到儿子的身影,要在往时,儿子早回家了,今天

    怎么啦?钟馨顾不上浦东了,她走到门外,向路口张望着。

    为了躲避嫂子,母亲晚饭没吃就跑出来,她和院子里的老人聊天儿,看到钟馨

    就过来问:“乐乐还没回来吗?”

    “嗯。”

    母亲火了:“为什么不去接?刚才干什么去了?”

    钟馨已经站不稳了:“我,我刚才做晚饭来着。”

    母亲嘎声嘎气地:“做饭?你就这么放心让乐乐自己回家?难道不知道先接乐乐

    回家再做饭吗?”

    钟馨顾不上回答,暗暗祈祷:乐乐,你不能吓唬妈妈,一定要快回家,妈妈等你哩。

    母亲气冲冲指着大街:“还不快去学校找呀?”

    “好。”钟馨把放在墙角的自行车推出来,骑上就往学校去了,一路走一边仔细

    盯着街道两旁。虽然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但大街上的人依然很多,两旁的人行道

    上那流动的摊点正忙着布置摊子。是啊,夜生活即将开始了:清补凉、薏米糖水、

    海带绿豆汤、王老吉、螺蛳粉等相继登场。

    钟馨全然不顾这些,心急如焚地赶到学校,可学生早走光了。她跑到教室,里

    面空无一人。她退出来找到老师一问,老师说儿子早回去了。钟馨更急了,转身便

    往家赶,在大院门外碰上母亲,母亲问:“乐乐不在学校吗?”

    “是。”钟馨胆怯地说。

    “怎么办?”母亲咬牙切齿的脸色真吓人:“要是乐乐有个好歹,我看你怎么办?”

    钟馨惊慌失措,心跳手颤连自行车都扶不稳,她把自行车放到墙角:“沿路商店

    去找,说不定在哪家商店玩。”

    钟馨和母亲分头去找,每进一家商店都仔细寻找着。可找了好几家都没找到。

    唉!茫茫人海到哪去找儿子?儿子究竟在哪?她越找越着急,现在治安不好,时常

    有孩子被拐骗的消息,钟馨脑子里不断涌现一幕幕凶杀抢劫的场景,她不断地祈祷:

    儿子快回家吧!妈妈快受不了了!她一直找了好几家商店,在一家商店的电子柜台

    前终于发现了儿子。她长出一口气,双手捂住胸口,暗暗感谢上帝,谢谢!谢谢!

    上帝?真怪!要知道钟馨自我标榜是无神论者啊,刚才怎么在无意识中去感谢

    上帝了呢?也许她并不知道无神论只是她给自己安上的一个包装而已,其实在她的

    内心世界还是脱不了俗的,她也像其他人一样,上帝的影子始终存在着,只不过它

    暂时被钟馨那貌似坚强的外表给遮盖起来了。但只要一有机会它就会马上跳出来显

    示自己的存在。

    钟馨没有惊动儿子,站在一旁看了看,儿子背着书包站在柜台边上,入神地观

    看人打游戏,全然忘记时间,也忘记周围,忘记妈妈正在着急地等自己回家。钟馨

    悄悄走到儿子身边,儿子一点也没发觉,她伸手轻轻拍拍儿子的肩膀:“乐乐,乐乐。”

    儿子回头一看高兴地喊:“妈妈。”

    “乐乐,你怎么不回家啊?”

    儿子这才发现钟馨脸色不好,他小心埋下了头。

    钟馨一把拉住儿子的手就走,走到门外:“乐乐,你为什么不回家?”

    “妈妈。”

    钟馨尽量缓和地说:“知道妈妈有多着急吗?外婆也很着急,连饭都没吃就跑出

    来找你了。”

    儿子低垂着脑袋小声地说:“本想看一看就回家,可没想到……”

    儿子歉疚的脸色好比灵丹妙药,立竿见影地浇灭了钟馨的火气,剩下的只有后

    怕:“以后千万不能这样,你要答应妈妈,再也不能这样,不然妈妈会急出病来的。”

    儿子点了点头。

    钟馨拉上儿子的手往家走,一路上钟馨说:“以后放学就马上回家,不然,妈妈

    去哪里找你?城里这么大,妈妈不知道去哪里找你。妈妈下班回家已经很累了,你

    不要再让妈妈操心了。”

    “嗯。”

    回到家里,母亲已经在等着了,母亲急忙问:“乐乐,你可把外婆吓死了啊,你

    刚才去哪了?”

    钟馨代儿子回答:“他在商场看人玩游戏来着。”

    母亲搂过儿子上下打量,不放心地问:“没事吧?没被人打吧?乐乐,家里不是

    有游戏机嘛?”

    儿子解下书包跑到卫生间,蹲在水盆边上,边洗脸边说:“那里面有新的游戏,

    我们没有这片子。”

    母亲追问:“那盘带子有那么好看吗?”

    “当然。”

    “哎哟。”母亲恐惧还未消失,“乐乐,外婆刚才吓得魂都没了,你以后放学一定

    得回家,知道吗?”

    儿子坐到桌子边上,准备吃饭了,母亲凑近来:“乐乐你说的那个片子,我们让

    妈妈把它买回来吧!”

    “真的?”

    钟馨点点头作为回答。

    “不管以后有什么事,乐乐,你都不能在商场看别人玩不回家,不然,外婆会

    着急上火的。”母亲唠叨着。

    “我刚才已经说他了,让他吃饭吧。”钟馨把晚饭端出来,饭菜很简单:大米饭、

    炒菜花、沙骨熬淮山。

    “天已经黑了,”母亲赶紧站起来,“我得回去了,我不在家,你爸爸肯定没得吃饭。”

    “现在回去不怕嫂子吗?”

    母亲当然知道回去又得面对嫂子的冷脸,可不回去又担心父亲没人照顾,所以,

    明知山有虎,也得偏向虎山行呀。

    这些天,哥哥为了轮胎业务到湖北出差去了。父亲一个人在家,他肯定是想喝

    水没人端,想尿又走不到卫生间,虽然母亲出门之前早把水壶放到他的身边,也给

    他准备好尿盆,可他一个人在家,毕竟太寂寞。嫂子是绝对不会理睬父亲的,她不

    嫌弃父亲脏就万幸了,只要哥哥一出差,照顾父亲的重任全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

    母亲走了。钟馨盛了一碗饭,坐在儿子身边温和地说:“乐乐,告诉妈妈,你知

    道你刚才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吗?”

    儿子低垂着头:“乐乐不应该贪玩,让妈妈着急。”

    “你放学如果找不到妈妈,会着急吗?”

    “嗯。”

    “那好,以后放学就早早回家,不然妈妈会着急的,妈妈已经不在市里上班了,

    你不应该再让妈妈操心。”钟馨夹菜放到儿子的碗里,“现在外面很乱,你一个小孩子,

    怎么敢一个人在商场里待那么长时间,万一碰上坏人怎么办?”

    儿子很安静,钟馨知道他已经后悔了,她稍稍放了心,亲了亲儿子的额头。是啊,

    儿子偶然出错,原谅吧!别在纠缠了。

    吃完晚饭,钟馨倒好洗澡水,儿子在钟馨面前脱下衣服,儿子的脸上是那样的

    坦诚,毫无扭捏之态,钟馨被儿子这清纯的模样感动了,她边给儿子擦洗一边微笑

    着说:“乐乐,乐乐真是个好孩子。”

    儿子腼腆地笑了笑,穿好衣服又赶紧做作业。

    钟馨收拾好碗筷洗了澡,她坐在儿子身边看书。

    有人说,人生是一张单程的车票,只有去,没有回,非常残酷;而诗人则说,

    生活就好像流动的水,看似没有尽头,而尽头又好像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不管人们

    怎么说,怎么解释,生活总是按照它的轨道,按部就班、不慌不忙、慢悠悠地、坚

    定不移地往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