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4本章字数:5574字

    学校设立实践课已经有一个多月了。由于这个课程事关教学评估,而且是在没

    有任何参考史料的前提下白手创立,因此学校对其进程分外重视,所以学校决定搞

    一个技能操作大比赛。

    由钟馨带领的八九级初中班和贾老师带领的九零级高中班两个班的学生对垒。

    当接到通知后,钟馨对学生们说:“为了活跃学习气氛,学校特意安排这次操作比赛。

    我们要本着相互学习、相互促进的原则,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去完成这次比赛任务,

    你们要放下包袱,不要有思想负担,成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只要我们认真

    负责地去比赛就算完成任务了。”

    学生们高兴跳了起来,欢呼雀跃不绝于耳,这个说:“老师,你放心,我们会认

    真比赛。”

    那个摩拳擦掌地:“虽说我们是初中班,可我们不会输给他们的。

    “就是,别看他们是高中生,我们也一样能赢。”

    “加油,加油。”

    在接下来的几天,同学们表现出来的干劲让钟馨十分感动。她自掏腰包买了一

    些外用的药水,为同学们擦拭肿胀的胳膊,如此这般像春风细雨感动每一个学生,

    大家练习的劲头更高了。学生们和钟馨默契地配合,练习虽然很累,但也充满了乐趣,

    同学们相互帮助,相互配合,使繁重的训练变得兴趣盎然。

    最后,同学们一致推荐冯睿和庞智代表本班上场。这个冯睿是个年约十八岁的

    姑娘,她家住本市,父母亲是某厂的工人。她是家里的长女,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她具有南方人特有的特征,身材娇小、娃娃脸、小巧别致的五官、一头短发。平时

    她不多言语,可和她接近的同学都知道,她不仅学习刻苦还特别乐于助人,在大家

    心目中她是勇气和善良的化身,私底下大家称她为“小天使”。

    庞智年方十八,他来自农村,黝黑的脸庞,一米六七的个头,他以吃苦耐劳著称,

    在老师、同学们的眼里,他一直是个好学生、好同学,在这次的训练中,他的成绩

    最稳定,所以,大家就推荐他了。

    比赛终于到了,这天钟馨对同学们说:“很遗憾我不能留下来为同学们加油,希

    望你们认真完成任务。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责怪你们,你们只管放心大胆去比

    赛就好。”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回答:“老师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天晚上天气格外好,一轮明月在它预定的时间来到了它原来的轨道,照得大

    地一片银白。

    钟馨收拾好家什,悄悄来到儿子身边坐下,儿子低头做作业,钟馨默默凝望儿

    子的侧影,那长着细小茸毛的脸孔是那么的纯净,纯净得让人的心灵得到净化,让

    你忘记了疲倦也忘记人间的纷争。

    钟馨禁不住抚摸儿子的头发,感受到钟馨的触摸,儿子调皮地笑了,他赶紧放

    下笔扑在钟馨怀里撒着欢,他手摸钟馨上衣的纽扣。钟馨捉住儿子的手,把它拿到

    嘴唇边上吻着:“乐乐,好孩子,你真是妈妈的好孩子。”

    儿子嘿嘿地笑。钟馨在儿子圣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告诉妈妈,今天老师都说

    什么了?”

    仿佛六月天下了大雪,儿子脸色难看:“老师说,下星期二下午开家长会。”

    钟馨一怔:“家长会?”

    “妈妈,你能不能不去开家长会啊?”儿子流露出祈求的眼神,眼巴巴地看着钟

    馨,希望钟馨能给一个满意答复。

    “为什么?”

    “每次开家长会老师都说我的坏话,妈妈你听了会生气的。”儿子不放心地噘着

    嘴唇,忧郁地说。

    “妈妈不会生气的。”

    “那么妈妈保证,听了班主任的话之后不要生气。”

    钟馨温柔地说:“妈妈知道。”

    儿子调皮地笑了,一头扎在钟馨的怀里。钟馨搂抱儿子那柔软的躯体,儿子撒

    娇地搂着钟馨的脖子,眼睛又恢复调皮的神态。就好比汇集了世上所有的精华,像

    天上的星星,天地的精灵,晶莹洁白的冰雪,心房的天国,令人心醉的芳香,那透

    明的信赖,发自内心的坦诚和毫无掩饰的依恋,钟馨被感动了,忘记了疲劳。母爱

    又一次像潮水般地淹没她的胸膛,一个热浪涌上她的心头,她感到眼眶发热,禁不

    住把脸埋在儿子稚嫩的脖子上摩挲着。此时无论用什么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她心中的

    感受,也无法表达她对儿子的爱。她在心底里暗暗呼唤着:儿啊!儿啊!

    钟馨感谢儿子陪伴在身边,感谢他带来如此纯净的天空,如此灿烂的生活。是

    他让自己有了的勇气,是他给自己孤寂的生活带来了阳光般的温暖,是他在

    默默地安慰着自己那颗受伤的心。

    钟馨搂着儿子久久地坐着,她吮吸儿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她被陶醉了,情

    不自禁地唱起儿歌:“小雨细细,水浸田基,阿婆下蚊帐。”

    儿子伸手堵住钟馨的嘴巴,调皮地笑着,钟馨也笑着挪开儿子的手,故意继续唱:

    “来……来……”

    儿子在钟馨的怀里尽情地嬉戏,两只大眼睛像玛瑙闪耀着光彩,只有在这个时

    候,儿子呈现出如此幸福的表情。就是这样,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了,钟馨看了看表:

    “呀,快十一点了,乐乐快去刷牙,准备睡觉了。”

    儿子不情愿地从钟馨怀里坐起来:“嗯。”

    儿子趿着拖鞋到卫生间洗漱去了,钟馨收拾好被子,放好蚊帐:“乐乐,刷牙可

    要刷干净啊。”

    儿子嘴里塞满泡沫:“知道。”

    儿子刷完牙用毛巾把嘴巴一抹,就急急忙忙爬shangchuang,他一躺下就说:“妈妈,不

    管我们老师说什么你不要生气。”

    “知道了,睡吧。”钟馨shangchuang在儿子身边躺下,儿子往母亲身边靠着,他紧紧地

    依偎在钟馨身边,钟馨轻轻拍打着儿子的脊梁,儿子终于进入了梦乡。

    学校的比赛已经结束了,钟馨带领的班级取得了压倒性胜利,担任裁判的贾老

    师被眼前的失败惊呆了,虽然她在现场不断手舞足蹈、上蹿下跳、呼喊加油,可没

    有一丝奏效,最后只能接受失败的事实。这严重挫伤了她的自尊心。赛前她一直笃

    定她的班级会赢,她甚至计划好要好好庆贺一番的!怎么办?她仿佛看到科长和老

    师们幸灾乐祸的笑脸,最让她不能忍受的是钟馨也在这嘲笑的队伍中,强烈的失落

    感让她顾不上安慰学生们,或者说她根本不想去安慰那些学生,她已经完全被所谓

    的自尊心填满了,她把全班学生叫到一旁,疯了似的责骂他们,把一切责任全都怪

    到学生们身上。

    晚上躺在床上,贾老师翻来覆去想心事,虽然钟馨所在的班级赢了,但自己班

    级不是没有赢的机会,之所以输都要怪参赛的同学太过紧张,这样解释站得住脚吧?

    钟馨不会因为暂时的胜利而沾沾自喜,摆出趾高气扬的架子吧?都说善有善报,恶

    有恶报,过去如此蔑视她,她肯定以牙还牙,不会放过报仇雪恨的好机会。

    仿佛看到钟馨高傲嘲弄的眼睛盯着她的脊梁,这种感觉太不舒服了,这种感觉

    本来是钟馨应得,今天怎么换了个位置?难道一次比赛结果就能明说一切?不!钟

    馨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暂时的胜利并不说明一切,自己的实力还在,校长和科长他

    们还是承认自己的实力比钟馨强的嘛。

    贾老师虽然解释得头头是道,但还是感到心虚,谁管你平时的教学能力有多强?

    比赛就是要看结果!贾老师的心又坠入深渊,她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仿佛天花板

    有什么奥秘似的,她又扭头望了望房间,钟馨的床铺和办公桌及椅子虽然静悄悄的

    矗立在那里,俗话说,无声胜有声!无声的语言比起犀利辛辣嘲讽的话语还要厉害

    一百倍!在贾老师不断的臆测中东方渐渐变白了。

    第二天钟馨来到学校后,拿着碗到饭堂打早餐,在饭堂门口,学生一见钟馨,

    马上大声地喊了起来:“老师,昨天晚上我们赢了。”

    “是吗?”钟馨站住了,关心地,“快跟我说说,情况怎么样?”

    学生们一下子全围了过来,都兴奋地七嘴八舌地:“哇,老师,昨天晚上我们班

    全赢了。”

    “哇,好啊!”钟馨握着学生们的手,高兴得都要跳起来了,同学们也和自己老

    师一样,兴奋地说:“冯睿第一个上场,对手是石涛。”

    这个石涛是贾老师的得意门生,他身高一米七八,五官标致、身材匀称,不仅

    担任班上的班长,还是学校组织部的部长。凭着英俊的外貌和卓越的篮球技术,在

    教师和同学中,他的拥趸无数,贾老师就是其中之一,要知道,贾老师对同性的美

    貌相当排斥,但对异性的阳刚、帅气却非常欣赏。为此,自从她担任任课教师以来,

    经常有事没事地找石涛谈话,石涛代表学校到兄弟学校参加篮球比赛,她也跟着去,

    不仅指手画脚,还自告奋勇担当篮球队的顾问,比赛期间为篮球队呼喊加油、端茶

    送水。总之,能做的她都做了,不该她管的也管了。

    怀着对老师的一份情谊,石涛也投桃报李,学习中他很刻苦,所以贾老师对他

    更是宠爱有加。

    “冯睿和石涛一站在台前,我们都很担心,石涛个子那么高,浑身都是力气,

    冯睿那么瘦小苗条,他们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冯睿真争气。”

    “那么庞智呢?”

    “庞智也赢了。”

    与庞智打擂台的则是赵磊,赵磊也是贾老师的得意门生,他虽然不是班干,但

    他的长相比石涛更胜一筹,一米八一的个子、棱角分明的嘴唇、洁白的牙齿、活泼

    的眼睛,浓浓的眉毛,脸上平时总是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如果说,爱德华七世爱

    美人不爱江山,以放弃皇位与心爱的女人结婚的话。那贾老师就是爱美男忽视比赛

    成绩,或者说,她不把钟馨放在眼里,过于相信自己,她把这两人推上场,以为能

    稳操胜券。谁知赵磊板的布像大喇叭筒,不仅误差大,而且极其松软,整个布面皱

    巴巴的不成样子,石涛板的布虽然误差没有赵磊那么大,可超时了。

    “哇,他们班主任可急了,不停呐喊加油,还指手画脚。”说话的学生明显带着

    不满的口吻。

    “贾老师太看重成绩了,好像输不起似的。”

    “谁都希望自己赢,你们不要怀疑贾老师。”钟馨摆摆手。

    “老师,这是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没错,可就算实话实说,那也要看情况,不是什么实话都能实说。”

    钟馨温和地责备道。

    学生吐着舌头,扮鬼脸,不好意思地笑了。

    怀着感激的心情,钟馨摸这个学生的头,摸那个学生的手,同学们都挺自豪。

    回到办公室,她留意看了看贾老师,心想经过这次打击,贾老师是不是有所收敛了。

    一瞬间,钟馨甚至为贾老师难过,毕竟换谁输了都一样啊。

    贾老师警惕地瞥了钟馨一眼,提防钟馨会使出什么样的损招,脑子里把昨天晚

    上预备的几个剧本又复习了一遍,随时反击钟馨的任何攻击。可惜,她多虑了。钟

    馨没有任何要进攻的意思,也没有一丝得意忘形,相反在她平静的表情下隐含一丝

    歉疚,好像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把你打败,让你难堪的。这下子,贾老师傻眼了,

    她准备的剧本里只有迎接嘲讽和冷笑,没有接受同情啊?再说了,骄傲的贾老师什

    么时候接受钟馨的同情了?倔强、永远不服输的贾老师有心回击,但却心有余而力

    不足,最后淡淡地:“第一组你们赢了,第二组差不多。”

    “差不多?差多少?”

    “就慢两秒钟。”言下之意你们赢得并不漂亮,为了挽回自尊心,贾老师强调指出,

    “两秒钟。”

    钟馨故意淡淡地:“比赛有很多偶然因数,你们这次输了,并不说你们的能力比

    我们的差。”

    “我说怎么来着?”杜老师先是惊讶地望着贾老师,很快她回过神来了,“这就

    是你目空一切、傲慢无理的结果。”

    “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仗,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杜老师继续大声嚷嚷,“别凭比钟馨多那么一点的经验

    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这是一条显浅而又亘

    古不变的真理。”

    “人心叵测。”贾老师环视办公室一眼,“是朋友就不应该落井下石,这个时候我

    需要安慰。”

    “谁让你吹得天花乱坠?原来徒有虚名。”杜老师不理会贾老师,“况且这两人是

    你认可的精兵强将,居然打不过初中生,哈哈。”

    裴老师嘲笑着:“当初我们还信以为真呢,都以为你是上帝派来拯救我们学校的

    救星呢?”

    真乃是兵败如山倒,鼓破乱人捶,大家附和杜老师,乱七八糟,口殊笔伐。“比

    赛就是比赛。”

    “揣着明白装糊涂。”杜老师大声嚷,“好汉不提当年勇,你的辉煌历史早已过眼

    云烟,还是正视现实吧。”

    “人家懂得知耻而后勇,默默无声,暗中使劲,才有现在的后来居上,可你却

    狂妄自大,所以失败也是情理之中。”

    “骄兵必败。”

    “当时我还觉挺庆幸,以为我们招到多么出类拔萃的人才,原来是大气泡,你

    撒的弥天大谎把大家都蒙住了。看钟馨,人家从来一直低调行事,可比赛仍然不遑

    多让。这才叫真本事。”

    “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真遗憾,我正拭目以待呢?你怎么能辜负我们的期望?”

    “哎呀,都怪我们耳根太软了。”

    “怎么怪我们?要怪就怪她,谎言说了一百遍就成了真理了嘛。是她说得信誓

    旦旦,信誓旦旦呀。”

    “没想到我们都被骗了。”

    “所以说,人要懂得恰如其分,还是要谦虚一点。”

    曾几何时,“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成为中国人的至理名言。纵观历史,

    我们中国人的个性以内俭、含蓄、谦虚为美德,而西方则崇尚自信、个性张扬,自我。

    自然,东西方的哲学各有其长处。而在今天这样改革开放的时代,在新与旧变革的

    时候,怎样洋为中用,吐故纳新,值得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认真地思考,是不是还需

    要固守我们的传统?传统的价值观到底有没有其延续的必要?再者,要分辨谦虚与

    自信的界限,贾老师早已超越谦虚和自信的范畴,达到狂妄的地步了。所以,对这

    样的人,重温我们的价值观太重要了。

    “哎,那是老黄历了,现在谁还讲谦虚?现在倡导个性。”

    “个性张扬也得有分寸,不然到头来岂不成笑柄?”

    “总之,钟老师是浅水出蛟龙,恭喜了。”

    “一山更比一山高嘛。”

    贾老师极不情愿地说:“咳,你们说够了没有?昨天晚上是学生之间比赛又不是

    我和钟馨比,弄清楚再说。”

    大家又七嘴八舌地嚷:“哇,看起来很不服气耶。”

    “那些夺取奥运会奖牌的运动员,他们的教练都是冠军不成?”贾老师气急败坏

    地。

    “哎,这话应该钟馨说才对。”杜老师大声地,“钟馨虽然没有比赛经验,可她却

    能带出优秀的学生,她才是奥运冠军背后的教练。”

    贾老师挣扎着:“只不过是一次比赛,你们就能断定我的实力了?难道一次比赛

    就能否定我的一切?”

    “不到黄河不死心呀。”

    “那就再赛一次好了。”

    钟馨静静坐在一旁享受胜利带来的喜悦,她对自己更有信心了。在给获胜者颁

    奖的大会上,钟馨看着自己的学生走上领奖台,她在台下使劲地鼓掌,获奖的同学

    高兴地向教师同学们挥手致意。

    钟馨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在心里默默地想:同学们,谢谢你们的深情厚谊,

    是你们让我重新领略到了生活的气息,是你们带给我欢笑,让我走出了心灵伤痛的

    泥潭,我爱你们。

    钟馨与同学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同学们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和钟馨分享,他

    们经常在一起唱歌,一起游玩,为了这段美好的师生情谊,钟馨投入了全部身心。

    虽然贾老师不喜欢她,把她视为竞争对手,处处与她作对,但钟馨在和学生的交往

    感到了人间真情,这真情暂时抚平了她心灵上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