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4本章字数:3157字

    吃完午饭,钟馨回宿舍休息,可她怎么也睡不着,担心儿子。儿子

    在学校还好吧?老师还会不会说什么呀?儿子会不会又和老师顶撞了?为了排解烦

    闷,钟馨拿出报纸看起来:

    ……

    这次事故,造成了人员伤亡。经调查,这次事故的原因完全是由某些领导干部

    的玩忽职守而引发的。而这个县的县长在七年内竟然换了五个“第一把手”县官上任,

    如“走马观花”,风光的背后是这个地区经济下滑和人心不齐,而一堆堆上届领导留

    下的似烂尾楼的政绩工程,使老百姓对他们失去了信心。为官之道,应为民做主……

    少数人的利益把官位当跳板,跳来跳去,吭的只有老百姓。

    钟馨烦躁地把报纸丢到一边,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想:该死的贪官又把

    民众给害了。

    下班的时候,她脚踏自行车来接儿子。在学校门口,早就聚集了很多家长,钟

    馨手扶自行车张望着,在放学的人流中看到儿子的身影,儿子背着深重的书包正走

    出大门,钟馨向儿子招了招手,儿子像蝴蝶似地飞过来:“妈妈,妈妈,你下班回来

    啦?”儿子边说边爬上自行车的后架。

    “乐,你还好吗?渴不渴?妈妈给你买饮料好吗?”钟馨伸手擦拭儿子头上的汗

    珠。

    “好。”儿子高兴地说。

    钟馨推着自行车来到冷饮店,她为儿子要了一瓶冰镇维他命豆奶。这豆奶是本市很有名的饮品,它以口感新鲜、味美、品种众多而赢得大家的喜爱,在我们这个城市,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它的身影。儿子接过饮料大口大口地吸着。

    钟馨喘了一口气,怜爱地摩挲着儿子的头发,问:“乐乐,今天老师说什么了?

    在学校还好吧?”

    “嗯。”

    钟馨仔细观察儿子的脸色,想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老师对你好点了吧?”

    “老样子。”儿子似乎不愿意再提及此事,把背上的书包解下来交给母亲。

    钟馨接过书包放在自行车前的挂篮里:“你向她道歉了吗?”

    “没有。”

    “为什么?”

    “我没有错。”儿子倔强小声地说。

    “乐乐,”钟馨轻轻唤了一声,叹了口气,“好了,回家了,乐乐坐好了啦,我们

    走喽。”

    一路上钟馨询问儿子一天来的学习生活情况,儿子高高兴兴地诉说一天来在学

    校发生的事。等回到家,儿子一进门,就把书包往床上一扔,打开电视机,一屁股

    坐在电视机前看了起来。

    “又看动画片。”

    “是。”儿子盯着电视看得津津有味,他不时地笑着,不时地欢呼着。儿子很平静,

    钟馨放心了。

    钟馨在厨房做晚饭,今天她买了半只鸡,她把鸡砍成块放到锅里,兑入盐、姜、

    生抽、味精、料酒、泡好的香菇腌了一会,放到炉上,用小火慢慢炖着。她把空心

    菜洗干净摘好,把锅烧热,倒入花生油,等油温升高到两百度左右时,把空心菜倒

    入锅里快速翻炒,加入盐、味精就出锅了,从入锅到装盘,前后不到三分钟。它油

    光闪闪,青翠碧绿,非常可口,是佐餐的好菜。它不仅物美价廉,是普通老百姓人

    人喜欢的家常菜,还登上各大饭馆的餐桌呢。

    钟馨把晚饭端出来:“乐乐,来吃饭喽。”

    “嗳。”儿子坐在饭桌前,端起了饭碗,他大口往嘴里拨拉饭菜,“嗯,好吃。”

    儿子香甜地吃着。

    “中午爸爸做什么给你吃啊?”

    “他不在家。”儿子喝了一口水,又大大地往嘴里拨拉了一口饭。

    “午饭吃什么了?”

    “米粉。”这期间儿子一直往嘴里塞饭菜,他吃饭的样子,好比已经饿了几天的

    人看到美味佳食后狼吞虎咽的馋相。

    “慢点,锅里还有。”钟馨感慨,“你表哥每次吃饭都让父母亲操心,一口饭含在

    嘴里半天都不下咽。”

    儿子笑笑继续吃饭。

    钟馨转身盛了碗饭,坐下来:“昨天晚上,妈妈骂了你,让你难过了吧?”钟馨

    慈爱地看着儿子,真诚地说:“昨天妈妈心太急,听了你们老师的话,今天妈仔细想

    过了,是妈妈错了。”

    钟馨郑重地:“乐乐,听妈妈说,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老师的话还是要听。你

    要知道,妈妈天天中午不在家里,老师就像妈妈。老师说的话虽然不一定对,可你

    也不要和老师顶嘴。”

    儿子知道母亲虽然责备自己,可母亲永远是爱自己的,所能依靠的只有母亲。

    对母亲的信任让儿子打消顾虑,他幽幽地说:“妈妈,你不知道我在学校的情况。不

    仅同学对我不好,连班主任都看不起我。上次有领导来视察,校长让我们全体同学

    搞一个欢迎仪式,可班主任不让我参加。”

    “真的?”钟馨倏时一惊,酸甜苦辣一股脑涌上心头,“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

    么不告诉妈妈?”

    儿子稚气的脸上很平静,故意隐藏心中的痛苦,不愿意妈妈为自己操心,淡淡

    地说:“两个星期前了,妈妈,我告诉你,你又能怎样?”

    “老师不让你参加,那天你干什么去了?”

    “能干什么?只能在一边看呗。”儿子出乎意料的平和,好像并没有在心里留下

    创伤。其实儿子只是极力把痛苦隐藏起来罢了,在他的内心深处,在一个不为人知

    的角落,正在滋生出反抗的幼苗。

    钟馨不明白班主任怎么能如此残忍。一个挂着人民教师光荣称号的班主任竟然

    如此chiluoluo歧视幼小的学生。钟馨突然感到喘不过气来了,她为自己带给儿子的痛

    苦羞愧,对班主任的恶劣行径愤怒异常,任何一个老师,都不应该这样对待学生。

    钟馨暗暗责怪自己:谁让你那么相信班主任了?把儿子交给学校就没事了吗?

    不行啊!找班主任抗义?论理?让班主任给儿子道歉?可能吗?以目前的社会氛

    围,老师处于强势地位,不可能给你道什么歉,不把你数落一顿就谢天谢地了,即

    使据理力争,能扭转乾坤,又怎么样?班主任肯定会不高兴,今后对儿子会更冷淡。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何况儿子受的伤已经够多的了,别再耿耿于怀,得过且过吧!

    再说,世界上谁没有被歧视过的。应该把挫折变为更加奋发努力的动力,而不是怨

    天尤人,自暴自弃。缄默了一会,钟馨幽幽地说:“那一天老师为什么不让你去?什

    么原因?”

    “说我的衣服太旧,动作太慢,其实都是借口,我们事先已经排练过很多次,老师

    看我不顺眼才故意不让我去的。”

    钟馨虚弱地说:“你为什么没和妈妈说呢?你如果告诉妈妈,再苦再难妈妈也会

    给你买一件新衬衫的。”

    “不,我不想让妈妈为难。”

    “我们虽然困难,买新衬衫还是没问题的,你不该瞒着妈妈。”

    儿子倔强地说:“为了参加欢迎仪式就要买新衣服?我宁愿不去。”

    “同学都去了,就你没去,你不难过?”

    “我们班有两位调皮捣蛋的同学也没能去。”

    钟馨不相信似地看着儿子,在她的心目中儿子是那么的脆弱,什么时候自己独

    自承受这种耻辱啊?钟馨既又高兴又难过。她为儿子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而难过,同

    时又为儿子那刚刚萌发的独立自主的个性感到高兴。

    钟馨挣扎站起来:“好了,妈妈知道了,去洗澡吧,时间不早了。”

    钟馨把盛有热水的桶提到卫生间,兑好水温就出来。“乐乐自己洗哦。”趁儿子

    洗澡,把需要换穿的衣服拿出来放在一边,“要洗干净啊。”

    “嗯。”儿子答应着。

    “今天作业多不多?”话一出口钟馨就自嘲地笑了,明知故问嘛。现在的小学生

    真辛苦,每天背着比自己身子大得多的书包去上学,整天坐在教室里听课,各个班

    级还要经常搞小测验,学校根据测验分数把学生分成三等九级。每一次测验公布成

    绩,都是所有学生与家长提心吊胆的时刻。为此,学生和家长都使出浑身解数,家

    长不吝啬钱财给孩子买各种补习资料,每天都要做到夜里十点多才能做完。学校还

    要求家长在作业本上签字,以此督促家长与孩子同步来学习,如果家长一旦忘记签

    字,孩子就遭处罚。钟馨和不少的家长都觉得这样做很不妥当,毕竟家长的工作也

    很忙,怎么能一忘记签字就处罚学生?老师应该担负起相应的责任,学校这么做简

    直是推卸责任。

    “多,现在的作业都很多。”

    “动作快点,要不,要做完就得很晚了。”

    “知道了,乐乐洗好啦。”儿子光着身子跑到房间。

    “自己穿衣服吧。”儿子在钟馨跟前毫无遮掩露着身子,他那纯真的神情,犹

    如婴儿一般。

    钟馨禁不住在儿子纯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儿子穿好衣服就抱起书包做作业去

    了。望着儿子的侧影,儿子稚嫩的脊梁如此地脆弱,长着细小茸毛的脸上如此坦诚,

    那是表示出作为一个男子汉所应有的刚毅。他还是孩子啊,钟馨明白,儿子正处在

    人生的转折关头,怎样引导教育儿子,这对儿子今后的成长真是太重要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对儿子说:“乐乐,不管以后碰上什么,不要再和老师顶撞了,

    好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