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4本章字数:2643字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每天,钟馨都要面对家里的烦琐事情,她极力让自己放轻

    松点,白天和儿子尽情地玩。可每次从半夜惊醒过来,总听到父亲的咳嗽声,母亲

    整夜给父亲捶背,端水给父亲喝,换下汗湿或者尿湿了的衣服。钟馨天天面对这些,

    除了忍耐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看着身旁熟睡的儿子,她是多么喜爱这个儿子啊,是儿子让她有了生存下去的

    欲望和勇气,为了儿子她不怕吃苦,为了儿子她甘愿付出一切。可自己也有变老的

    一天,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怎么办?儿子能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艰难险阻吗?他靠什么

    生存?钟馨原本平静的心态被破坏了。

    这天,为了给儿子买学习用品,钟馨来到百货商场,忽然远远听到一阵阵悦耳

    的钢琴曲,循着琴声找到弹琴的地方,原来一个小女孩在父母亲的陪伴下来买钢琴。

    她坐在琴前弹起贝多芬的名曲《致爱丽丝》,她的父母亲在一旁骄傲地看着,脸上洋

    溢着幸福的微笑。埋藏在心底多年的梦被触动了,她走到琴前,手摸黑白相间的琴键,

    她多想拥有一台这样钢琴啊,可是一摸口袋,失望了。

    她默默走开。唉,刚刚有一个安身的地方,怎敢奢望买钢琴?钟馨郁郁寡欢,

    年轻的脸上有一抹无奈,看到她的人,总觉得她的生活有多么不幸和凄凉。

    这天是学校的注册日子。早上,钟馨和儿子一起来到学校注册。一个陌生的年

    轻女老师正在收取学费,儿子原来的班主任被调去别的班级了,从这个学期开始,

    儿子的班由这个新老师任班主任。钟馨很高兴,她祈祷这个班主任能对儿子好一点,

    看待问题能公平一点。

    钟馨和儿子注册完,她对儿子说:“乐乐,明天开学了,以后中午就在你爸爸家

    里吃饭休息。”

    儿子不情愿地点头:“嗯。”

    “乐乐,暂时忍耐吧,等妈妈有了条件,就不让你来这里了。”

    钟馨和儿子来到林之川家里,儿子一进门就到书架前翻书,拿了一本书躺到沙

    发上看了起来。

    房间很凌乱,桌子椅子东一张西一把,沙发上耷拉着几只脏袜子。卫生间的水

    桶里浸泡着半桶的脏衣服,地板上都是泥迹。特别是厨房,灶台上油腻腻的,洗涤

    池里有一堆脏碗筷。钟馨暗暗摇摇头,单身男人的生活真脏。她挽起袖子收拾房间,

    把房间收拾好,她站在洗涤池旁,扯着抹布把脏碗筷一只只都洗了,正当她抹灶台

    的时候,林之川从外面回来了,提着公文包,皱着眉头,不悦地看着钟馨。钟馨一惊,

    心咚咚直跳,拿着抹布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儿子从沙发上欠了欠身子,喊:“爸爸。”

    林之川扫了一眼作为回答,他穿着淡蓝色衬衣,浅灰色裤子,黑色皮凉鞋,表

    情奇异地站在那里。

    钟馨本想和气打招呼,可嘴巴却不听指挥的紧闭。

    林之川斜着眼睛冷冷地:“你们回来干什么?不是有房子吗?还回这里干嘛?”

    林之川的变化太大了,一点没有恋爱中的幸福感。相反,呈现的是世界末日就

    要来临之前垂死挣扎的恐怖,是不是出问题了,要不怎么这么颓废?

    钟馨不动声色,暗暗观察林之川的一举一动:“乐乐中午还要来这吃饭休息,下

    午放学我再来接他回我的家。”

    林之川面无表情地:“法院既然把乐乐判给你,你就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为什

    么还要来我这里?”

    “判给我就不是你儿子了吗?”钟馨尽量把话说得缓和些,毕竟能和林之川对话

    也是机会,想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好好修补她一直以来犯下的过错,她是多么想得到

    林之川的谅解呀。

    觉察到钟馨的心思,林之川的脸色变得阴沉:“想利用乐乐来和我套近乎?告诉

    你,没门。”

    钟馨倏地一惊,心脏像被狠狠捅了一刀,眼眶禁不住潮湿了,谁说一日夫妻百

    日恩?虽然和林之川做了九年的夫妻,现在竟然一翻脸连陌生人都不如,林之川如

    此出口不逊,太伤人了。很快,钟馨的自尊心苏醒了,她不允许自己低声下气,但

    又不敢把话说得太绝,万一不慎,只能激化矛盾,两人的心结就会越来越难打开,

    和林之川的关系就再也挽救不回来了。她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冷静,千万要冷静。

    可说出来的话却有违她的本意:“我不会和你套近乎,别担心。”

    林之川咧了咧嘴巴:“那么,乐乐中午要在我这里吃饭要到什么时候?总不能长

    期这样下去吧?”

    钟馨悻悻地:“你一结婚我就把乐乐带走,不会妨碍你,你什么时候结婚告诉我,

    我好做准备。”

    林之川没好气地:“结什么婚?真希望在那一架飞机上。”

    “飞机?”钟馨怔了一下,什么飞机?什么意思?钟馨四下看了看,这时她看电

    视机正播放一条关于空难的消息,说的是一架飞往一个著名旅游胜地的大型飞机在

    准备降落时坠毁了,飞机上的一百多人全部遇难。这么说,林之川想死么?钟馨疑

    惑地摇摇头:不可能。当年儿子出生时,医生让他给儿子输血他都舍不得,说什么

    输血就会折寿,他宁愿花钱买血也不愿抽自己的给儿子,他是如此珍惜自己的生命,

    现在怎么想死了?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林之川赶紧转过身子,粗声粗气地说,“不许你这

    样看我。”

    林之川肯定遇上不开心的事情了,要不然他不会这么颓丧,活该……可是,俗

    话说,危机就是转机,现在正是好机会,千万不能再说狠心的话了,一定要表现出

    女性的温柔,一定得注意说话的口吻……可是,钟馨的嘴巴不听她的指挥,心里想

    的和嘴上说的相差十万八千里:“嗬,想死啊?还不容易。”

    “你想说什么?”

    “往马路中央汽车底下一钻就行了,要不跳楼也行,哦,这些比较痛苦咧,想

    死得比较好受点,吃安眠药吧?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林之川反诘:“我就是再怎么也不会娶你,好马不吃回头草。”

    钟馨毫不退让地回击:“嗬,谁让你娶我了?别做白日梦,今天是为了给乐乐注

    册才来的。”

    “借口。”林之川撇着嘴巴,“你不是有本事吗?为什么用儿子来纠缠我?这就是

    你的手段?并不高明嘛。”

    钟馨异常气恼:“你真该在坠毁的那架飞机上,你为什么不在那飞机上呢?”

    “诅咒我。”林之川气呼呼地,“我没时间照顾乐乐,不用上班啊?明天就要下乡。”

    原来林之川和同伴们在乡下成立科普文化站,举办土壤知识、良种育秧、蔬菜

    种植、病虫害防治等各种讲座。

    “知道了。”钟馨说,“乐乐有你房间的锁匙,你不在家也没关系,乐乐每天中午

    回来能照顾自己。”

    林之川转过身子,穿上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这时候的林之川确实很彷徨,

    也很矛盾,他有心向钟馨认个错,可即便在这样的时刻,钟馨没能及时给他一个明

    确的信号,他的哥哥又怂恿他了。

    儿子过来说:“妈妈,爸爸下乡多久啊?”

    钟馨抚摸着儿子的头发:“不管他,你每天中午回这里吃饭休息,下午看好时间

    自己去上学,妈妈下班来接你回家。”

    儿子答应了。

    钟馨推出自行车,儿子坐在后架上,骑着自行车带着儿子走了。

    钟馨仔细琢磨刚才林之川的表情和举动。林之川说得没错,自己确实想让儿子

    去拴住他,让儿子经常在他身边出现,唤起他的父爱,但从刚才林之川对儿子的态

    度来看,林之川的心思并没有回到儿子的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