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4本章字数:3363字

    这学期学校为了方便大家的学习生活,在校园内开设了一个实习商店,这商店

    也是大三学生实习基地。作为从大商场出来的营业员,贾老师得到学校无限的信任,

    商店由她掌管着,至此,贾老师头上的头衔又多了一个。

    钟馨还是忙于教学,为了上好每一节课,她要进行大量的准备工作。由于有了

    上学期的教学经验,她对教学有了信心,准备起来也就轻松了许多,但她不敢有丝

    毫松懈,继续努力夯实基础,扩大知识面。当她站在讲台上面对着台下的学生,心

    里总有一种冲动,总想着怎样才能让学生学到更多的知识,她讲课本上的知识,也

    讲做人的道理,结合天文地理、时事政治。每一次上课,她总是倾入全部的精力,

    她想让学生们觉得她的课不枯燥,有意义。

    学生时常说:“老师,真喜欢听你的课。”

    “老师你真慈祥,我们和你在一起觉得很轻松。”

    学生真诚地说:“听你的课不会打瞌睡,上你的课老觉得时间也过得太快了。”

    “老师,你真像我们的妈妈,有什么心事都想和你说,每天就盼着上你的课,

    觉得你的课很有意思。”

    钟馨笑了:“老师本来就是你们的后娘啊。”

    “此话怎么讲呢?”

    “你们仔细想一想,作为老师,在学习上要关心你们,在生活上要帮助你们,

    在思想上要引导你们,如果你们不听话,还得教训你们甚至责骂你们,这不像后娘

    吗?”钟馨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学生们。

    “哇。”同学们大笑了起来。

    学生甲:“上你的课我不睡觉,其他老师的课我才睡,不光是我,我们班大多数

    同学都会睡觉。”

    钟馨微笑道:“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为什么别的老师就睡?不管上谁的课都不

    应该睡觉。”

    “上理论课最容易睡觉了。”

    上课睡觉,已经是公开的问题。据钟馨了解,有些课目,特别是理论性很强的

    课目更是如此。严重时,每堂课有四分之三甚至更多的学生在睡觉。而任课老师只

    管在课堂上滔滔不绝,全然不管学生爱不爱听。特别是最近劳动厅下达文件规定,

    各职业技术学校,第一学年必须举行统考,统考的内容就是数理化。统考成绩关系

    到学校的面子,所以学校对教学抓得格外紧,任课老师使出浑身解数,希望学生能

    够取得好成绩。这样一来,学生们叫苦不迭。本来职业教育的学生,都是在中考落

    榜之后不得已进职业学校的,现在让他们重捡数理化,难免有诸多怨言。庆幸的是,

    钟馨负责的操作课没有这种情况,学生们一来到操作室就变得生龙活虎,人人争先

    恐后地练习,这让钟馨颇为欣慰。钟馨温和地说:“人得有理论知识,没有理论就好

    比一个空壳子。”

    学生甲不好意思地笑了:“老师,我也知道理论知识很重要,可是,那些理论老

    师照本宣科。”

    学生乙:“就是,有的老师从头到尾照课本读,换我的话比他读得好哩。”

    钟馨温和地责备:“不管怎样,你们都不应该睡觉。”

    学生丙强辩:“不是我们想睡觉,是因为老师的讲课就好像催眠曲,不睡都不行

    啊。”

    “睡觉就能解决问题了?”

    学生乙像有一肚子话:“哎,我们知道上课不该睡觉,可有些老师上课都是应付

    了事。”

    学生甲:“有的老师每一次上课都是铃声响过几分钟才姗姗来迟,来了也是东南

    西北地胡乱讲一通,与我们的课根本无关。”

    “有的老师上课老看表,下课铃声一响,马上就走,不愿意和我们谈一谈,我

    们有什么问题也没有机会问。”

    学生乙:“平时碰上了,我们向老师打招呼,有的老师连理都不理,很冷淡地点

    点头。不打招呼,又说我们不懂得礼貌。唉,真的很为难。”

    学生丙愤愤地:“在学校两年了,可感觉什么也没学到,白白浪费时间。”

    这是钟馨第一次听到学生毫不掩饰埋怨自己的老师,她怜爱地抚摸着学生的手,

    不知说什么才好。

    “老师,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

    “不知道。”

    学生乙:“你真心为我们好,一有时间就来和我们玩,给我们讲人生,跟你在一

    起我们可以学到很多知识。”

    “是我们在课堂上所学不到的知识。”

    这一席肺腑之言让钟馨感慨颇多,原来以为技不如贾老师的她今天意识到自己

    也有贾老师所不拥有的强项。是的,自己不会玩心术,对学生一视同仁,用一颗真

    诚的心对待每一位学生,注意聆听他们的意见,课后与他们成为好朋友,这样的付

    出赢得了学生们的认可。

    我们整天强调“教书育人”,总是把教书放在首位,把育人放到第二位,似乎学

    到知识才是最重要。现在的钟馨开始质疑这样的提法了,俗话说:“要先学会做人,

    然后才学做事。”知识是需要终身学习的,而做人是从小就必须面对的,这两者之间

    的先后顺序真的是一目了然。钟馨蹙着眉毛,感慨地说:“你们有时间主动找班主任

    谈谈心,这样就不会孤独了。”

    学生甲:“嘁,班主任?一星期才见一面,星期一下午开班会的时候才见到她的

    尊容哩。”

    几个声音一起说:“就是见了面也只会吹毛求疵,只会列举一星期以来我们的种

    种“罪状”,听她骂人。”

    学生丁:“我们跟班主任没有感情。”

    钟馨幽幽地说:“感情需要双方用心去培养的,如果班主任对你们不够关心,你

    们应该主动和班主任沟通。”

    “沟通?已经召开很多次班干部会议了,一点问题都没解决,问题是班主任不

    称职。”

    钟馨忧郁地:“如果认为班主任不称职,你们应该和学校反映。”

    “反映过,过后还是一样,我们也不想说了,忍着吧。”

    钟馨说:“你们已经是成人,拥有自己的主张和看法,老师只能引导不能指手画

    脚,你们应该自己管理自己。”

    学生乙:“可学校有很多小帮派,势利眼。”

    学生丙:“有的老师对我们这些从农村来的学生另眼相看,对家庭背景好的同学

    千方百计地去讨好。”

    学生甲:“同学之间这样子就算了,怎么连老师也一样?真失望。”

    钟馨感慨地说:“老师不是完人,可大多数的老师是为学生着想的,也许方式方

    法不对,现在我知道应该怎样努力了。”

    国家的建设正急需大批有知识的人才,可我们所使用的课本都是过去计划经济

    时期的,对于新形势下的市场管理,我们的教学还是停留在板布、毛巾叠花、扎酒

    瓶上,应该重新学习新的技能了,否则将不能适应新形势的需要。

    钟馨不安分的细胞又一次让她不得安宁,她试图和科长谈一谈。这天她找到科

    长:“科长,我有个问题想和你谈谈。”

    科长手指椅子:“行,你坐下说吧。”

    钟馨踌躇片刻:“科长,有学生反映,说现在学习的课目对他们将来到社会上就

    业没有多大用处。”

    科长不以为然地:“他们知道什么?平时不认真学习,毕业才怪老师和学校,哼,

    你不要理会她们。”

    钟馨鼓起勇气:“学生的意思是,我们的操作课技能含量太低,不需要用这么长

    的时间去练习。”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科长不悦地,“这是大纲,你懂不懂啊,我们是按照教

    学大纲执行的。”

    教学大纲,是专家学者总结前人的经验,结合当今实际,呕心沥血编制出来的,

    所有的学校都严格遵循,没有人敢逾越。钟馨不是不知道。可那些大纲真的无懈可击,

    适用每一个人么?钟馨没把自己的疑虑说出来,毕竟以钟馨当时的阅历,她没有挑

    战专家学者的勇气,也没有这种野心。她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站讲台才多长时间呀,

    怎敢螳臂当车,说三道四!愧疚让钟馨缄默了,勇气不知道跑到哪里了,如果当时

    地下有条裂缝,她会钻进去的。

    科长不容反驳地说:“你要明确地告诉学生,这是教育厅规定的教学大纲,不是

    他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科长又说:“你和学生打成一片虽然好,但也要有分寸,不能学生说什么就听什

    么,像现在这样,学生拉虎皮,你扯大旗?这样下去,老师的尊严哪去了?老师就

    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这区别还是有的嘛。”

    好像被掴了几巴掌,钟馨羞愧得无地自容:“是。”

    科长颇为不悦地说:“你看看贾老师,呃,她是怎么管理学生的,你看有哪个学

    生敢不听她的?”

    看到钟馨驯服的脸庞,科长放心了,长长出了一口气,又从烟盒抽出一支点着

    了火,说:“就这样,以后多向贾老师学习,对学生严厉一点,让他们既怕你又尊敬你,

    知道吗?”

    “是。”

    钟馨走出办公室,回到宿舍坐在办公桌前沉思:科长欣赏贾老师,难道也要我

    向她学习?什么逻辑?向她学什么?这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是专业知识,定

    当义不容辞,可对学生管理,则不能苟同,贾老师利用职权施展威信,虽然让学生

    害怕不敢调皮捣蛋,那种貌似驯服的表面下却蕴含着反抗的火苗,一旦机会成熟,

    就会燃起熊熊大火。

    钟馨不希望学生怕她,希望能与学生打成一片。钟馨也知道现在不是和科长论

    理的时候,家里的事够麻烦的了,没时间也没精力管别的事,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

    问心无愧了。

    钟馨继续和学生保持亲密无间的关系,他们谈人生、谈理想,一起分担烦恼,

    一起享受喜悦,她和学生真不像师生,像是母女关系。老师们说:“钟老师和学生的

    感情很深,学生这么热爱自己的老师现在已经不多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