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4本章字数:3169字

    自太白顶出发,浩浩荡荡,汇聚了一百四十多条支流的淮河水一去两千里。淮

    河之源,在桐柏山第一高峰,这里,淮源曾经有过的传说——禹王治水、井锁水母——

    大都希望水能带来万世福泽。谁能想到,在下游历尽污染的淮河水,在这里却是如

    此明净澄澈。

    淮河流经我国很多省份,如果被污染了,那里的人民怎么办啊?别说发展,连

    生存都困难。中原是我们民族文明的摇篮。地图上清楚地标示出淮河流经的地方,哇,

    那么一大片土地!那众多的人民都被污染给困扰了吗?环境污染,这是最近几年来

    的事,而且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水看起来是干净的,就是不能喝。住在桥头的邓阿姨诉着苦水:“吴城附近各

    种资源都很丰富,矿场也多,小河附近就有一座碱矿,由于污染,这条河里的鱼都

    很少,而且长不大。”

    这下好了,国家下决心整治淮河,淮河沿岸的人民会喝上干净的淮河水的,是的。

    下班了,钟馨到学校去接儿子。她在路上碰到一个老熟人,他叫陆修平,是林

    之川的同事,年纪与林之川相仿,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可以说,陆修平是林之川

    的好朋友。

    陆修平站在人行道旁,他等钟馨走近来:“你好,还记得我吗?”

    “你好。”钟馨赶紧停下自行车,她虽然急着赶路,不愿意和他闲聊,可她还是

    装出很高兴的样子,也许能从他的嘴里打听到关林之川的情况呢。只是,钟馨不好

    意思面对他,毕竟,她现在的处境让她自觉矮人一截。

    “很久没见了,你还好吧。”陆修平脸上透出和善的笑意,他把公文包夹在胳臂里,

    “你去接儿子?”

    钟馨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是。”

    陆修平感觉到钟馨的冷淡,他不以为然地笑笑,温和地问:“儿子下午放学都要

    回到你哪里吗?”

    “是。”钟馨理了理耷拉到额前的一缕头发。

    “你到学校教书了?”陆修平怀疑地盯着钟馨问,“听说学校离市区很远?你早

    上怎么有时间送儿子呢?”

    “是。”钟馨本不想回答,但他毕竟是熟人,“早上六点五十分就要上班,儿子也

    只好和我一起出门了。”

    “那么早学校的大门还没开。”

    “是,等他吃完早饭学校的大门也开了。”

    都说把孩子从熟睡中叫醒是最残忍的,也是天底下每一位母亲都心疼的,可是

    钟馨却不得不这样做,特别是搬到学校分给的房子之后就更不得了了。钟馨自己需

    要天天早出晚归,母亲又被父亲缠住不能抽开身送儿子上学,儿子只能和钟馨一道

    早早起床。两人一同出门,先搭乘校车到地委大院的站点下车,然后步行到学校。

    由于时间太早,儿子每次到学校时大门还没开,他只能到学校大门外的小饮食店买早餐,

    等他吃完早餐学校的大门也就开了。中午放学就到林之川的家里,由于林之川经常

    下乡,就是在家也是经常出去和朋友们喝酒,所以儿子很难见到他父亲的影子。午

    饭有时在外面买快餐,有时母亲抽空把饭送过来,到上学时间自己背上书包去学校。

    放学后钟馨就到学校把他接回家,碰上钟馨值班时,他就得自己步行回家了。一想

    到儿子每天早上和自己顶着星星起床的情景,钟馨心疼得直想掉眼泪,这也是她急

    切地想与林之川重归于好的原因,为了儿子,她愿意把自尊心都抛弃了。

    “中午就回到他父亲那里?”

    “是。”

    “为了儿子,你们复婚吧。”陆修平真诚地说,“每次和林之川喝酒,我都劝他赶

    快和你复婚,可他总是支支吾吾、模棱两可,有时候我都被他气得不得了,连打他的心都有了,可他依然如故。”

    “可能,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

    “他已经完全变了,”陆修平陪钟馨叹了口气,“能娶到你他真是烧高香了,他怎

    么就不知足呢?”

    钟馨看着脚趾尖,又抬头望望陆修平,说这些有什么用?情人眼里出西施,仇

    人眼里美女变魔鬼,自己没有貂蝉的倾城倾国之貌,也没有杨贵妃的闭月羞花之美,

    更没有西施沉鱼落雁之本领,拥有的只是傲气和不值钱的自尊心,林之川最烦的就

    是这个。

    “他现在找的连你的一半都不如。”陆修平愤愤地说,“这么好的儿子他都舍得抛

    弃,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他这样绝情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到时候再怎么后悔也与自己无关了,为什么非得等到后悔的那一天呢?有什么

    办法把后悔扼杀在萌芽状态呢?除非放弃该死的自尊心,主动给林之川赔礼道歉。

    不对,因为是他闹离婚,去哀求他岂不是拿热脸去贴冷屁股?到时候被他奚落不算,

    只怕又被他糟蹋自尊心,这已经有过先例。

    钟馨凄凉一笑。

    “你主动去找他谈一谈吧,为了你们的儿子。”陆修平盯着钟馨,极力想探寻她

    内心的真实想法。

    钟馨鼓起勇气看了陆修平一眼,她虽然嘴上什么都没说,可心里却祈望陆修平

    这些同事能再劝劝林之川,也只有同事才能力挽狂澜,假如同事们能够让林之川回

    来找她,她盼望林之川能主动来找她。

    “林之川分到新房了,三房两厅。”陆修平惋惜地说,“过去没能享受,这回他有

    了新房又准备娶老婆了。”

    钟馨心里一咯噔,林之川终于有了新房子了,本该自己能享受的房子却无缘了,

    她感到一阵阵揪心的疼痛。

    为了掩饰内心的失落,钟馨冲着陆修平点点头:“对不起,我儿子马上要放学了,

    我要走了。”

    钟馨赶到儿子学校,众多家长已经把学校大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些家长骑

    着摩托车,有的坐着自行车,大家都在翘首等待着,彼此相互之间打听孩子的学习

    情况,交流学习心得。钟馨手扶自行车站在一旁,她没有加入任何谈话的一方,她

    一个人独自待着。这时,从学校传出下课的铃声。家长们为之一振,乱哄哄地往门

    口挤去,几个维持秩序的学生和门卫拼命地把家长们隔开,从中保持门口的畅通。

    这时,学生们背着书包,排着队走出校门,家长们忙着招呼自己的孩子,孩子们则

    像快乐的小鸟般向自己的父母亲跑去,那粗大的手抱着孩子嘘寒问暖,孩子们玫瑰

    般的脸上则是幸福与满足,这是一幅多么温馨动人的场面呀。可是,钟馨没心思去

    欣赏这些,她在放学的人流中找到了儿子,她向儿子招了招手,儿子背着沉重的书包,

    飞跑过来:“妈妈,妈妈。你下班回来啦?”儿子边说边爬上自行车的后架。

    “乐乐。”钟馨怜爱地抚摸儿子的头发,她解下儿子背上的书包,把它放在自行

    车的挂篮里,“今天在学校还好吗?”

    儿子含糊说了一句,他一边和同学们挥手道别一边说:“妈妈,我们回家喽。”

    “回家喽。”钟馨推着自行车到一个小摊前问,“乐乐,你口渴吗?妈妈给你买饮

    料喝好不好?”

    儿子连连点头:“嗯。”

    钟馨买了瓶冰镇珍珠奶茶,儿子接过就喝起来。这珍珠奶茶是时下非常流行的

    饮料,听说它是由台湾传过来的,它一问世就受到追奉,现在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它

    的影子,由此可见它受欢迎的程度。钟馨眼睛一直不离开儿子的脸,儿子的脸色很

    平静,她放心了。

    钟馨骑上自行车,带着儿子往家里驶去。

    一路上,儿子向母亲诉说着:“妈妈,我爸爸说,他要搬家了,他要搬去一个三

    房两厅的新房子哩。”

    原来,林之川所属单位为了解决干部职工的住房难问题,两年前在地委大院内

    盖了一栋住宅楼,钢筋混凝土结构,七层高,每户九十八平方米。这楼房刚完工,

    经过各方面评比,林之川分到其中的一套,今天他已拿到钥匙,高兴之余,中午领

    着儿子到新房去了。崭新的房子,拥有明亮的玻璃窗,卫浴设备一应俱全。

    钟馨双脚飞快地蹬着自行车,扭转头,问坐在车后架上的儿子:“中午你爸爸给

    你做什么吃了?”

    “没有,中午我在小食摊上吃米粉。”儿子口气异常平静。

    钟馨和儿子回到家,母亲一见钟馨,就说:“林之川分得新房了。”

    钟馨不理会母亲,她放下书包,和儿子一起到卫生间洗脸,母亲追过来:“你还

    没有知道吧?”

    钟馨洗着脸:“听说了。”

    “听说了?林之川有了新房子,准备娶老婆了吧?”母亲狐疑地盯着钟馨,若有

    所指地。

    “他是准备娶还是正在娶与你有什么关系?”钟馨把毛巾挂好了,“我们现在没

    有资格管他。”

    “你不气愤?”

    钟馨不气愤,只感到心酸和无力,毕竟她也是凡人,凡人所具有的欲望和虚荣

    心她同样有,但她只能淡淡地:“你妒忌?”

    “妒忌?哼,我是妒忌。”

    母亲摊着双手,既心疼又不服气,这么好的房子没能享受,不甘心。瞪了钟馨

    一眼,无奈地做饭去了。钟馨躺在床上,扯过一条被子盖住头:忘记这一切,忘记

    这一切,林之川现在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儿子对新房没兴趣,只满足现在的生活,别无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