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0:34本章字数:4128字

    中午,钟馨和左老师到饭堂打饭,两人一边吃一边谈着:“左老师,北京申办奥

    运会不知怎么样了?今天好像要投票了。”

    “是,晚上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投票。”左老师深情地说:“真希望北京能有好运。”

    “萨马兰奇支持我们耶。”

    “可萨马兰奇不参加投票哩。”左老师淡淡地说。

    北京的几个竞争对手实力都很强,关键它们还是西方的同盟国,有投票权的正

    是那些国家,按照一般惯例,那些评委当然会支持自己的盟国了……北京必须要杀

    出一条血路,在这样一条无形战线上,纵然十几亿人大声疾呼,影响也很有限。奥

    林匹克的竞争毕竟是各个国家软实力的较量。

    “妈妈,我不想上学了。”儿子心事重重,满脸惊恐、困惑、绝望、忧郁、愤怒

    地向母亲哀求着。

    “为什么?”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钟馨敏锐地觉察儿子在学校一定发生

    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她拉着儿子的手问。

    儿子拉住钟馨,颤抖地说:“我怕上学,妈妈。”

    钟馨急了,连衣服没换就抱住儿子:“怎么啦?乐乐,别害怕,妈妈在这,别害怕。”

    儿子带着哭腔:“妈妈,求求你了,我不想上学了。”

    “快跟妈妈说说,你怕什么?出了什么事情了?”

    儿子把身子使劲埋在钟馨的怀里,好像母亲的臂膀是最安全的港湾,他带着哭

    腔道:“今天,今天上课有一位女同学老和我说话,我让她别说,可她偏偏不听。结

    果老师大发雷霆,骂了很多难听的话。”

    “那是你们有错在先,难怪老师生气。”

    “可是妈妈,每次上课,老师看我的眼光都不同,说话总带刺。”

    母亲悄悄站在一旁,关切地留意眼前发生的事情,好几次想插嘴,被钟馨严厉

    的眼睛制止了。

    “每次老师提问我都举手,可她总不搭理我。”儿子哀戚地抹了抹眼睛,“后来我

    索性不举手,可我一不举手,老师偏偏又点名让我回答。我回答慢点,老师的棍子

    马上打过来。”

    “乐乐!”

    “我好害怕,我一害怕,回答错了,老师当着同学的面嘲笑我,同学们哄堂大笑。

    妈妈,我好恨老师啊。”

    儿子恐惧的面容和泪水让她一阵阵心悸,钟馨感觉心脏都快要碎了,她知道自

    己是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愧疚让她不知说什么,只能轻轻地亲吻儿子的头发,

    用手摩挲儿子的脊梁:“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乐乐,忍着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会过去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儿子恐惧地摇摇头:“可是……我不敢去上学,妈妈,学校真可怕。”

    钟馨使劲搂着儿子,想用自己温暖的触摸减轻儿子的痛苦,儿子无力地依偎在

    钟馨怀里,在母亲的包围下,他感到来自亲人的爱抚和坚强的靠山。

    对儿子来说,只有钟馨才值得信任,每当遭到遇到不愉快的时候,总能从母亲

    柔软的大手中得到想要的慰藉。

    钟馨长久地摩挲儿子的脊梁,儿子的遭遇犹如是她童年的翻版,那种被人歧视

    和嘲讽犹如昨天出现在眼前。现在社会环境已经不同过去,为什么童年的经历又在

    儿子的身上重演?难道这就是人生吗?

    不能让儿子逃避现实,应该让他学会勇敢地面对现实,否则他永远长不大。钟

    馨看着儿子的眼睛缓缓地说:“看来,你和妈妈的童年真的很相像,都是苦命人。你

    要知道,妈妈的童年比你现在还要艰难。”

    “为什么?”

    钟馨柔声说:“那时你外公下放到干校劳动,你外婆受牵连下放到农场。妈妈和

    你舅舅从小就自己过日子,那时候家里很穷,吃的、穿的,什么都缺,妈妈也曾经

    害怕上学,甚至连走路都怕。”

    儿子静静地听着。

    “因为那时有一些小孩子,有比妈妈年龄大的,也有比妈妈年龄小的,他们都

    看不起妈妈,经常堵在上学路上,辱骂妈妈。其中有一个小男孩最厉害,每次妈妈

    上学他都骂,只要一见面他就骂,不管什么场合,他骂:‘钟馨去死,钟馨是坏蛋,

    去你妈的钟馨。’总之,他专挑最难听的骂,每次见到他,妈妈就打怵,每天早晨醒

    过来就祈祷等会儿在上学路上不要碰到他。”

    “妈妈,你没有和外婆说吗?”

    “从来没有,而且也没有办法说。因为那时外公在干校劳动改造,外婆在农场。

    就算他们回来了,又能怎么样,所以你妈妈从小就这样,不管碰到什么困难,从来

    都没说,都是自己解决。”

    儿子眼睛闪现出一丝钦佩的光彩。

    “一开始,妈妈只想躲开他,每次远远看见他,只要能避开的,都尽量避开,可是,

    不能避开怎么办呢?如果只想避开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当时妈妈祈求他有一天骂

    够了,自然不再骂了。有一天晚上,单位组织我们一群小孩子开会,在开会前,妈

    妈来到办公室看报纸,这个男孩又来了,这次,他骂得更厉害了,不仅骂,还甩石

    头,打中了妈妈。即使这样,妈妈还想躲开他,但他追出来,向妈妈吐口水,一边吐,

    还一边骂骂咧咧。这下子,妈妈再也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冲出办公室,一把拽住

    他的手,使劲把他拖到办公室的背后,他一边挣扎,一边不住口地骂。妈妈把他拖

    到围墙后面,妈妈一甩手,他跌倒了,挣扎着爬起来喊叫:‘你要干什么?’妈妈冲

    着他大声地骂:‘你还骂不骂?’‘我就骂,你能怎么样?狗崽子。’妈妈气得脸都变了,

    一巴掌响亮地打在他的脸上,妈妈一边打一边愤怒地说:‘狗崽子?我父亲当年在解

    放战场上作战,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的时候,你父亲还知道在那个角落哪,你们

    今天的生活是怎么得来的?还不是靠我父亲他们这些老革命打下来的江山?你还有

    脸骂我。’‘我就骂,你爸爸是fangeming。’‘好啊,你再敢骂。’“妈妈第二巴掌更响地

    打了下去,妈妈当时想豁出去了,一不做二不休,很快,第三巴掌,第四巴掌甩到

    他的脸上。那男孩随即大哭起来,他一边哭一边骂,但他不敢还手。妈妈一把把他

    按下去,他直挺立着不肯弯腰,妈妈拼命地按下他的头:‘以后还敢不敢再骂我?你

    说,还敢不敢再骂?’妈妈怒吼道。他胆怯了,说‘不敢了。’‘不敢了吗?那是你说的,

    今天就放过你,以后你再敢骂我,还有你好看的。’妈妈说完,就回家了,那男孩可

    能自觉理亏,回家后也不敢告诉家里人,以后见了妈妈再也不敢骂了。”

    虽然过去那么多年了,想起当年的情景钟馨仍然历历在目,被人当成狗崽子的

    耻辱仍然让她痛彻心扉,她遭受的苦难并非这一两件,要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现在她并非要清算历史,她知道,那些孩子们也是受害者,只是这样的经历无意中

    铸造了钟馨今天的胆识,愈是艰难,她也就愈发坚强,是它支撑钟馨在今后的人生

    道路上勇敢地走下去。

    “还有一个男生,他的年纪比妈妈还小,他是个格外调皮的男孩,平时一看到

    妈妈上学,他就骂妈妈什么‘臭钟馨,烂钟馨’的,而且他专门挑在游泳的时候骂

    妈妈。”

    “为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妈妈和你舅舅住在河岸上,每次上学路上都要经过一座桥。那

    个男孩子游泳得很好,每次一看到妈妈从桥上走过,他就一边高声呼喊‘打倒钟馨’,

    一边从桥上纵身跳入河水中,妈妈想抓住他都难。有一次,妈妈在家看书,他从门

    口走过,骂道‘臭钟馨,烂钟馨,狗崽子’,还用石头子打房门。妈妈忍不住了,冲

    出门去,一把抓住他,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巴掌打在他那得意洋洋的脸

    上。”

    “妈妈,当时你有多大啊?”儿子从嗓子眼挤出一句。

    钟馨坐直身子:“妈妈当时年纪并不大,还是在小学时期,大概有十岁吧,跟你

    现在的年龄差不多。”

    “可是妈妈,我们的老师都这样哩。”儿子泄气地。

    “以后开家长会,妈妈会跟老师说的,你不要担心,那些同学还小不懂事,你

    不惹他们就行。眼泪只能让他们更看不起我们,害怕也不能解决问题。你以为妈妈

    每天上班都是很顺畅舒服吗?”

    “妈妈,你不了解学校是怎样一种情形,我……”

    钟馨冲动地说:“妈妈每天都要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可是不管碰到什么,妈妈

    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去面对它,解决它。过去妈妈不让你知道妈妈的难处,担心你知

    道后会难过,现在看来,应该让你知道了,你已慢慢长大,你是我们家唯一的男子汉,

    是妈妈的希望,你现在这样子,以后怎么保护妈妈呢?”

    “怎么保护?”儿子把头埋得更低了。

    “从现在开始你要认真想了,如果你每一次碰上困难就想着回避,你怎么能保

    护妈妈?”钟馨异常强硬地说,“爸爸妈妈离婚已经是事实,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

    不要看不起自己了。首先你要看得起自己,不要指望别人来怜悯你,你一定要自强

    起来。如果你因为父母亲离婚就认为自己低人一等,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再说,你

    这样难过,别人就会发善心吗?说不定还幸灾乐祸呐。你愿意别人幸灾乐祸吗?”

    “不,不愿意。”

    “既然不愿意,就要装出满不在乎,这样,他们就会觉得没意思。还有,你看

    看外公,他病得这样,他还能依靠谁?如果妈妈因为困难就逃避现实,我们这个家

    还怎么维持?还有你的外婆,她每天都要照顾外公,她也很累,我们每个人活在世

    上都不容易,可没有谁因为碰上困难就逃之夭夭,相反,每个人都在想尽办法生存

    下去。”

    钟馨脸色刚毅,儿子不再说什么了。

    “好了,去洗脸吧,该吃饭了。”儿子去洗脸。钟馨站起来换上家常衣服,母亲

    心酸地说:“唉,乐乐多可怜啊。”

    钟馨爆发了,她把换下的衣服重重甩在床上,转过身来喊:“可怜,可怜,你就

    知道可怜,你天天活在可怜里吧。”

    “你……你……”母亲摇摇头,她不理解钟馨此时的心情,她完全沉浸在对儿子

    的怜悯中了。

    “你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钟馨冲着母亲厉声叫嚷,“他还有我这个妈妈,我们

    有吃的有穿有房子住,怎么可怜了?”

    “还不可怜吗?”母亲畏缩地瞥了钟馨一眼。

    “不可怜!不可怜!”钟馨气势汹汹抬起头来,她埋怨母亲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这

    样丧气的话!作为母亲除了保障子女的吃喝之外,是不是更应该在思想情感方面去

    多多关心呢?她不由得联想到自己的成长经历,过去那么多年来每当遇到挫折,母

    亲除了责怪就是唉声叹气,为什么会这样?别人的母亲在子女遇到困难的时候应该

    会说些鼓励的话,至少不会落井下石。

    唉声叹气只会引来母亲没完没了的唠叨,她不能允许这种情况,要阻止母亲散

    播消沉意志的毒药。她摆出准备战斗的架势喊:“我有能力养活自己和儿子,没什么

    可怜的。你以后少说这些废话,如果真正为乐乐好,就不要说这样的废话。”

    母亲知道再说下去一定会发生争吵,她不甘心地瞪了钟馨一眼,悻悻地转身到

    厨房做饭去了。

    这天晚上,在灯火辉煌的加拿大蒙特利尔圣路易二世体育馆台上,国际奥委会

    主席萨马兰奇向全世界宣布“悉尼”胜出。北京以两票之差败北。这个消息让神州

    大地陷入到无比的失望之中。

    钟馨平静地接受这样的结果,甚至还有些许庆幸,因为她深谙我们国家的经济

    虽然取得了不俗的成就,但就其软件来说还有许多欠缺。现在落选反而是一件好事,

    它可以促使我们能更客观地看待自己,默默地继续努力,韬光养晦,总有一天,我

    们不管是在经济上,还是意识形态领域上都能扬眉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