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前途未卜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3219字

    因为昨天晚上突然而来的久违的夫妻情事,特殊情形下引发的有些意外而且异常剧烈的夫妻生活让早已过了小伙子年龄的林飞扬多少有些吃不消。怀有心事的林飞扬第二天醒来的却有些迟。

    其实林飞扬平时是很注意锻炼身体的,他很赞赏“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这句老话,也是这老句话的忠实实践者,平时无论多忙,总会找出一些时间有意识地伸伸胳膊踢踢腿脚,时间一旦宽裕,就会去楼前的健身器械上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身体锻炼。所以虽然到了这个年纪,从外在看上去的话,林飞扬却仍然显得十分精力充沛,依然有着早些年的风采,英俊挺拔,不失伟岸。难怪当初在读研究生期间,出身高干家庭,家境优越的同门师妹尤丽珂就曾暗送秋波,不断地向英俊帅气的林飞扬表达她的爱意!无奈当时的林飞扬自觉自己出身平凡,加上有些沉重的家庭负担,始终躲着尤丽珂的主动追求,后来父亲的意外去世更让林飞扬觉得在尤丽珂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所以两个人的距离是不是越走越远,以至于让后来的尤丽珂暗生恨意,毕业之后竟然一再躲着和他见面的机会,两个人竟然再也没有联系过,林飞扬也好像是完全忘记了对方,没有跟任何人提及过尤丽珂,同学当中有谁提起她,林飞扬往往也会换左顾而言他。林飞扬其实不是真的就完全忘记了尤丽珂,只是将对方曾经给予他的情谊悄然掩埋于心底。

    女人毕竟不同于男人,第二天胡婧琳倒是醒来的早一些,但昨天晚上因为林飞扬的疏忽,并没有刻意叮嘱她要早早地叫醒他,一场让胡婧琳有些意外的恩爱情事也是出乎她的意料,让身心异常满足的胡婧琳更加爱惜自己的老公,所以醒来后及时为林飞扬做起了丰盛的早餐,等忙完早餐,看了看仍在酣睡的林飞扬却没有忍心去叫醒他。

    如果不是林飞扬的司机李立达到了之后,出于担心万一有什么意外情况,到时候时间上会比较紧张,提前跟老领导打个电话汇报一下,林飞扬真的很可能会耽误上级安排人早已经给他预订好了的车次。

    “不好意思,领导没打搅你吧?我就是想跟你核实一下出发的时间,担心万一有什么意外情况,到时候时间太紧。”“好,好,你这个电话打的太及时了!”林飞扬朦朦胧胧中听了司机李师傅有些歉意的问话,非但没有谴责他,还一个劲地表扬他,让李师傅有些很是意外:“这林校长今天是怎么啦?平时遇到这种情况也就最多一句‘好,我知道了’了事,语气会很平静,今天怎么情绪上好像没有那么稳那么定呢?”李师傅在楼下一边抽烟等着林飞扬,一边忍不住琢磨着自己的领导今天有些反常的状态。他当然还不知道他一直特别喜欢的领导这是要出发去外地任职去呢,他还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出差,就是送送站而已!所以,李立达自己的情绪倒是非常平静。

    “你呀,知道我今天要出差,怎么不早点喊我起来呢?”匆匆忙忙起床后的林飞扬看到坐在餐桌边正陷入昨晚温情回忆中的胡婧琳不仅有些抱怨说。

    “怎么啦?不就出个差吗?干嘛这么着急?再说了,昨天我忘了问,你也没有告诉我今天要几点出发合适呀,看你睡的那么香,所以就没忍心嘛。”毕竟出差办事是林飞扬日常工作中再经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胡婧琳根本没当回事地回问到。

    “你不知道,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去……”林飞扬有些心急,差一点就说出实情,急忙又转移了话题,“对了,我平时出差需要的东西你都放进行李箱了吧?千万别给忘了什么东西,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买,到时候会比较麻烦。”

    “你呀,我说你不是小伙子了吧,你还死不承认,不就昨天晚上这么一回吗?咱们都多长时间没那个了,你看看你到现在好像还没休息过来。至于你的行李我早就按往常都放进去了,还特意多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胡婧琳本能的以为林飞扬是因为昨晚的猛烈动作,体能消耗的太大而引起的不在状态,并未多想。

    “你呀,还说呢,谁让你昨天晚上用那种眼神看人家,谁能受得了!”见妻子胡婧琳没有追问自己刚才险些说出实情的口误,林飞扬便故意围绕着胡婧琳此时感兴趣的话题说了起来。

    “我用哪种眼神看你了?还不是你满眼的火,非要把人家给吃了不可!”胡婧琳把初始的原因又推到了林飞扬的身上。

    “好,好,是我,是我太想你,都是我太那个了,行了吧!”林飞扬笑着回应着胡婧琳的兴致,边说边端起桌子上的牛奶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然后拿起筷子将煎蛋夹进了餐盘里的两片面包中间,就去拎昨天已经放在门口的行李箱。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呀!锅里还有特意给你熬的枸杞莲子汤呢,你不喝一碗了?喝一碗再走吧。”见林飞扬这就要走,胡婧琳本来端坐在旁边,急切地跟着站了起来,突然很是有些依依不舍,仿佛刚认识林飞扬时的年轻时的心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不行了,不行了,再喝就真的来不及了,马上就要到上班高峰了,路上如果比较顺利还好,一旦遇上堵车,一准会误了车次的。”林飞扬没有再多看一眼一直用充满依恋的眼神盯着他的胡婧琳,便逼迫着自己下了楼。其实在林飞扬的内心深处,他多少是有些愧疚的,对于他们的家,胡婧琳的付出绝对要大于他林飞扬,年轻时的胡婧琳无论是学业上还是工作能力上也都很强,甚至不亚于他林飞扬。但自从要了孩子,有了女儿林婧飞之后,她在工作上就一直刻意地减少工作量,目的是让林婧飞能有个更好的成长环境,能够为女儿的成长提供更多更好的帮助。好在女儿也算是争气,不负胡婧琳和林飞扬的期望和厚爱,最后考入了一所部属重点大学,也算是付出终有回报。

    “来,林校长,我来帮你拎!”刚抽完一支烟,看看表担心真的会误事的李师傅正有些着急,见林校长出了家门,便急忙跑上前去帮忙提东西。

    “怎么?林校长这次要出差很久吗?这箱子可比平时沉不少啊。”李师傅边帮忙提行李箱边忍不住追问了一嘴。

    “嗯,是,这次不一样。”林飞扬见不时有人出现,就先忍了忍。“一会到车上我再跟你说说到底是咋回事。”林飞扬有些神秘的口吻让忙着往后备箱放东西的李师傅不禁甚是纳闷:“这是有事啊,今天从接通电话后就觉得领导有些异常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昨天晚上一开始还晴好的天气,今天早上却变成了阴天,空气中还有些轻薄的雾,有种让人不太舒服的湿气。

    车终于开上了正路,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还是因为只是比上班高峰早了那么一小段时间,路上的车比林飞扬预想的少很多,“但愿到那里之后遇到的困难也像今天预想的车况一样没有那么糟糕!”林飞扬忍不住在心里祈祷说。

    李师傅很识趣,林飞扬没有主动开口,他也没有再追问林飞扬究竟想跟他说什么,只是专心地开着自己的车。

    “老李,你跟着我开车也有好几年了吧?”林飞扬觉得不告诉这位对自己一直还算比较忠心的老司机有些不忍心。

    “可不是,这一晃有四五年了吧。从你提拔为正校长我就一直给你开车。”李师傅回忆了一下回答说。

    “今天就再送我最后一次吧,现在就咱们两个,实话跟你说吧,我这次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出差,我是去青南大学任职,到那里任党委书记。”林飞扬有些沉重地说到。

    “是吗?怎么会这样?在咱们这里不是干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调到那里了?我可听说了,那个学校可不咋地,发生过不少不好的事呢。”李师傅听后心里“咯噔”一下子,尽管咋一听上去林飞扬好像是还升了呢,去那里要当一把手,似乎应该替他高兴才对,但稍微了解情况的就立即会高兴不起来,甚至忍不住替老领导有些担忧起来。

    “这都是组织上的安排,作为一名老党员,作为一个在校长位置上干了这么久的领导,我总不能违背上级的安排吧?”林飞扬尽管主观上有些不高兴,但他讲出口的话也的确是实情,是客观上的需要,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那倒也是,对了,老领导我有个亲戚在那边做生意做的挺大的,在那边干很多年了,认识的人挺多,路子挺广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我帮你联系他。”李师傅当然是好心,出于关心才这么说。“我是说万一哈,当然领导认识的人更多,应该不会需要。”考虑到林飞扬的身份,李师傅又补充了一句。

    “那可不一定,你都说了那个学校不咋地,我到那边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碍不住真的会需要哦。”林飞扬有些打趣却也是很认真地回答说。但至于今后会不会用的上,前途未卜,谁会准确地知道呢?当然最好是用不到,如果连自己司机的亲戚都需要用上的话,那应该是真的遇到了十分棘手的事情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