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莫名的威胁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447字

    “说吧,给个准信,你到底什么时间能来看我?”林婧飞有些娇嗔地跟林飞扬撒着娇问。这个看似十分简单的问题还真让林飞扬有些为难,不好准确地回答女儿林婧飞。

    “还那句话,爸爸现在没法准确回答你,等我的电话吧,爸爸一有空就找机会去看你好吗?”林飞扬思忖了一下,充满歉意地柔声答到。

    “好吧,知道老爸是个大忙人,就不跟你在这多说闲话了,快到上课时间了,我去上课了。记得来看我时一定要提前告诉我,必须预约。这世界不是只有你是个大忙人,您的女儿也是个大忙人唻。不预约的话,您就是来的话,我怕还会没时间接见你呢。”林婧飞嘻哈着挂了电话。

    林飞扬放下电话后不仅有些哑然失笑:“这个孩子,跟爸爸说话总是没大没小的,真是够调皮的。”不过一想到林婧飞成长过程中一路以来的表现,林飞扬心中不禁充满了骄傲,这个孩子在学习上还真没让他和妻子胡婧琳过于操心,良好的基因基础加上自觉学习的劲头,林婧飞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可谓一路绿灯挺进了名校。林飞扬闭着双眼,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女儿林婧飞不同时期的成长画面。

    时间一点点流逝,林飞扬也离走马上任的学校越来越近。

    因为疲累一直没有完全缓解过来,林飞扬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些昏昏欲睡。突然电话再次响起,他一个激灵,急忙又掏出放在口袋里的电话。他本能的以为又是女儿的来电,看也没看就直接接通了电话。

    “你还有啥事,我的大小姐?就不能让爸爸多休息休息一会?老爸不是跟你说了吗,一有时间就去看你!”

    “喔,想你的女儿了?我可不是你的什么大小姐,我的林大书记。”一个低沉的声音让林飞扬一下子完全清醒了过来。

    “你是谁?怎么知道的我的电话?为什么给我打这个电话?”对方不怀好意的口吻和有些怪异的声音让林飞扬有些莫名的诧异,禁不住充满疑问地问到。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你的女儿是谁,她在哪里上学,包括她住哪栋宿舍楼。”对方的回答更印证了林飞扬听到对方的声音后的第一直觉,对方来者不善!

    “你有什么事情,想要干什么?”林飞扬开始恢复沉静,用充满质疑的声音问起对方。

    “我嘛,倒也没有什么事情,打这个电话呢,其实意图很简单,就是想告诉你到了新的学校,好好干你的党委书记,别管的太宽,识相些,对一些事情最好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对谁都好,有些事情啊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是你一个党委书记就能改变得了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对方的话反而激起了林飞扬内心的斗志,心里反而觉得没有了一直存有的焦虑和不安,并悄然打开了手机的录音键,将对方说的话及时录了下来,他瞬间的自觉想法,觉得录这个声音日后兴许会用的上。只是看来没有那么幸运,林飞扬要去的地方远没有早上他出发时的路况那么顺畅。

    “那就看你怎么理解了,你如果硬说是这是威胁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但我个人倒是更愿意把这些理解为是对你的善意提醒。听说你是个比较执拗的人,对一些事情容易钻牛角尖,但到了这个新学校,干什么事情最好还是活泛些,别那么一根筋,青南大学不是济北大学,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对方的每一句听起来都十分刺耳,让林飞扬听起来十分不舒服。

    “既然你对我知道的那么多,那你也一定听说过,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别跟我来这一套。”林飞扬毫不客气地回敬到。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跟你再多废话了,反正我的话已经带到了,你到时候真吃亏的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说完,对方不容林飞扬再多说什么就直接挂了电话。

    “喂,喂。”林飞扬还想套套对方的来路却发觉对方已经不在线了,就急忙找出来刚才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听了又听却毫无反应,看来对方打完电话后就直接把刚才的号码给废了。

    因为顾忌到所处环境,一开始接电话时,林飞扬靠近窗户边一直没敢大声说话,可是后来因为对方的腔调和言辞引发了林飞扬的愤怒,声音也就不自觉间大了许多。坐在他旁边的老人开始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林飞扬,那眼神好像是“你看你,刚才怕影响到你,现在你倒好,这么不顾忌旁人的感受,如此大声地说话!”

    “对不起,刚才是因为有点特殊情况。”林飞扬歉意地对身边坐着的老人说到。

    老人听了林飞扬的道歉,及时转移开了自己一直盯着林飞扬看的目光,然后将头靠在了座椅的靠背上,闭目养起神来。

    “看来事情有些超乎想象的复杂,这个莫名的威胁电话印证了这次去的地方不像是去象牙塔,倒很有些像是赴龙潭虎穴的味道。”刚才的一通电话让林飞扬真正意识到了问题的复杂性。不过正如林飞扬在电话里告诉给对方的,林飞扬的骨子里的确有着吃软不吃硬的个性,“吾志所向愈挫愈坚”,对方试图给林飞扬的警告却恰恰成了激发林飞扬斗志的重要源泉。也许他最终被调到青南大学任职,上级领导恰恰看重的就是这一点吧。

    想当初在济北大学,因为人事改革遇到了重大阻碍,老校长齐升相推行不力,改革没有推进却让原本还算和谐进取的领导班子却矛盾重重,内耗日益严重。林飞扬看到了问题的症结,说出了对老校长不敢也不愿得罪人的老好人作风的一些看法,冲着这一切,当时就是破格提拔了他这位在副校长中排名比较靠后的领导直接代替了老校长。当时上级找他谈话时说的最多的就是对他敢于啃硬骨头的韧劲的肯定。

    想到老校长齐升相,林飞扬突然有些莫名的不安,又想到了司机李立达替他打抱不平时说的“这是有人故意想给你难堪,想让你不得安生呢,所以才会把你调到青南大学”的话,还有刚刚接到的这个莫名其妙的威胁电话,这之间是否存在着什么联系呢?是否就是老校长报当初接替他位置的仇?林飞扬一时间心绪有些凌乱。

    但最让林飞扬心绪有些凌乱的是刚才电话中对方提到了自己的女儿林婧飞,这一点倒的确是林飞扬的软肋,这多少让林飞扬有些隐忧,他甚至忍不住想要掏出电话,立即就给自己的女儿打个电话,告诉她“要处处小心,没事少出去,多注意安全”的话。不过,手机掏出来之后,林飞扬立即意识到女儿现在应该正在上课,而且如果如此直接地告诉自己的女儿这些话,冰雪聪明的女儿一定会立即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难免会惊吓到她!还是等晚上有时间的时候侧面再跟她说说吧。林飞扬想了又想,最后打定主意,晚上一定想着再给自己的女儿打个电话,叮嘱她一定要多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