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忍无可忍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778字

    因为那个莫名的威胁电话,想到对方竟然打起自己唯一的女儿林婧飞的主意,林飞扬一路上有些思绪繁杂,他想了很多,甚至有时脑子里也会偶尔冒出一些“找找人,看能不能不去当这个党委书记,再回到原来的学校”的想法。但想的再多,骨子里不轻易言输、吃软不吃硬的林飞扬还是觉得不能退缩,不能被对方一个小动作就吓破了胆,做个缩头乌龟可不是他林飞扬能够做出来的事情!而且不仅不能退缩,还要逆势作为,不把青南大学里面存在的问题解决好坚决不肯罢休的念头反而在林飞扬的脑子里越来越清晰强烈。

    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青南市,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青南大学正是以这座城市的名字而命名的,本应该是这座城市的文明符号和代表。

    因为调整任命的如此突然,本来还担心不会有人接站,一出高铁站口,林飞扬却看到了有人举着写有他名字的牌子在恭迎。

    “你好,你好,您就是林书记吧?我是郝浩然,青南大学党委办公室主任,欢迎你的到来!车就在外边停着。”一位自称是党委办公室主任的人热情地伸手和林飞扬握手,对方30多岁的样子,人很利索精神,显得也很热情,给林飞扬留下了不错的第一印象。

    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哦,这位是党委办公室的科员高筱晴。”见林飞扬瞅高筱晴,郝浩然急忙补充介绍到。“您好,林书记,欢迎你到我们青南大学来。”高筱晴显得有些羞涩。

    接站的人一眼就认出林飞扬,这多少让林飞扬有些意外。不过这也毫不值得奇怪,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想查一查林飞扬实在不难,网上他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有的是,百度百科里也能搜到他比较详细的资料。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任命的比较突然,网上应该还会有自己公示的材料。

    “这是今天的行程安排,您先过目一下林书记。”刚一坐上车,郝浩然就递过来一张行程表,上面写满了各种调研活动。林飞扬定睛看了看,第一个活动就是与各二级学院一把手的碰头会,实际上就是公开林飞扬的任命。

    “咱们青南大学一共23个二级学院是吧?”既然第一个活动就是和各个二级学院的一把手碰面,林飞扬忍不住咨询起郝浩然来。

    “是的,林书记,看来你已经了解了学校的一些基本情况,的确是23个呢。”郝浩然多少有些意外地回答说。

    “那它们的一把手你们都认识呗?”林飞扬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到,其实林飞扬是想通过谈话看能不能听到一些有利于后续工作的信息。

    “我基本上都认识,但也不是特别熟悉,有些只是一面之缘。至于小高,她来的时间不长,应该见过的很少。”郝浩然热情地介绍说。

    “那你们有没有听说我为什么会调到你们青南大学来?不,现在应该说是咱们,咱们的青南大学。”林飞扬对这个问题始终没有放下。

    “这个我还真不是特别清楚,张瀚来校长,也就是学校的党委副书记是今天早上才告诉我来车站接你的。与此同时,我才知道靳式栗书记被撤职并双规的消息。”郝浩然如实回答说。

    “那咱们的前任书记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撤职并双规的,你们知道吗?”林飞扬也是第一次听到有关青南大学前任书记的消息,之前看来消息一直封锁的很好。

    “这个还真说不好,前几天他还主持学校的党委会议呢,当时我还在场作的会议纪要。”郝浩然有些茫然地说到。从表情上看,他应该的确不知道靳式栗究竟是因为什么具体事情犯事被双规起来的。

    说到靳式栗,林飞扬其实是有些印象的,参加去年的全省各高校党委书记述职会,他曾在省教育厅的会场碰见过他,那是一位看上去能说会道,极有魄力的书记呢,怎么今天就会发生这种事情!

    正在林飞扬想进一步了解有关靳式栗极其有关的一切时,车已经驶进了青南大学的校园,很快直接就开到了行政大楼的楼前,然后停了下来。

    “很抱歉林书记,因为事情紧急,张瀚来校长交代,你的办公室和住的地方等会后再行安排。”郝浩然很有些歉意地说到,“不过,你放心,今天早上高筱晴她们已经将你的办公室和住的地方都打扫了一遍,打扫的很干净。”

    “这有什么要抱歉的,我是来工作的,是工作要紧还是那些个事情要紧?走吧,抓紧把我带到会场。”林飞扬立即安抚起郝浩然来,也开始渐渐进入工作状态。

    在郝浩然的带领下,林飞扬来到开会的办公室前,门敞开着,可以看到里面倒是三三两两地坐了一些人。但显然没有23个人,不,加上校长张瀚来,至少应该有24个人才对。

    “林书记你先坐一下,我去喊一下张瀚来校长,顺便拿些材料来。”郝浩然在进门前对林飞扬说了一句,转身便匆匆去了张瀚来校长办公室所在的地方。

    林飞扬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自行坐在了后面。他应该是这里的陌生人,但显然没有谁在意他,甚至没有谁注意到他的到来,开始在里面坐等的几个人依然大声地聊着他们的天,毫无收敛之意。这倒给了林飞扬一个了解大家兴趣所在的机会。

    “你们知道今天这是要开什么会吗?”一个人问到。

    “不就是咱们各个二级学院的碰头会吗?估计会商量一些新学期的事情吧。”一个人附和着。

    “我听说可没那么简单,今天这个会是要宣布一个重要决定。听说了吗,咱们的靳式栗书记出事了,好像犯的事还挺大!”坐在两个人后面的一个人探身充满神秘地说。

    “是吗?他前几天在党委会上不还在滔滔不绝地大讲特讲要如何洁身自好保持清廉呢吗?怎么自己倒出事了?”另一个人正想接着还要说什么。

    “停了,停了,张校长来了。”郝浩然和一个看上去和林飞扬年纪相仿的人走了进来。

    “吔,林书记呢?”郝浩然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坐在后面角落里的林飞扬,不仅四处张望。

    “我在这里呢。”说着,林飞扬便信步走到了前面,引得刚刚几位说话的二级院长不明就里地直瞅他。

    “你好,你好,林书记,欢迎啊,欢迎,咱们学校现在就缺一个你这样能干的人。”林飞扬刚一站定,校长张瀚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说,显得真诚不足,暗含他意。

    “同志们,大家集中一下精神,我来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张瀚来还没有把话说完,有人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快找个位置坐下。”张瀚来示意新到的人及时坐下。

    “在咱们面前站着的就是……”还没等张瀚来把林飞扬的名字报出来,又有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怎么搞的,都几点了,你们怎么才到?”张瀚来显然有些生气,但碍于新任书记林飞扬的在场,似乎没好意思发作。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咱们学校今天新来了一位党委书记,就是……”

    “不好意思,张校长,有点事来晚了。”第三次有人进门打断了张瀚来的介绍,张瀚来已经注意到了林飞扬脸上的异常的眼光,实在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出来。

    “你们这些人究竟怎么回事?这都比预定的开会时间迟到多久了?你们还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知道不知道今天究竟为什么要开这个会?”张瀚来使劲地敲着面前的桌子大声地吼到,一时间会场里鸦雀无声。看来青南大学的管理从领导层上就出了问题,开个会就这么多事,这么没有规矩,看来今后要啃的硬骨头多着呢!林飞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大学领导,怎么竟然涣散到这种地步?”他内心也有些忍无可忍地想要咆哮,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他必须要有足够的定力,要克制,此时的林飞扬不禁又一次想到了父亲去世前那次病床前的告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