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不得不说实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216字

    尤丽珂前脚离开,林飞扬的电话后脚就又响了起来。

    林飞扬看了看是妻子胡婧琳的来电,才突然想起来光顾着忙了,一直还没给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呢。

    “林飞扬,你什么意思?这大中午的怎么还冲起澡来了?”接通电话后,林飞扬“老婆,对不起,忘了给你报平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电话里的胡婧琳就冲林飞扬嚷嚷开了,弄的林飞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如此突兀的问话和充满问罪的口吻让林飞扬听了很有些窝火。

    “你什么情况?哪根神经搭错了?谁大中午的洗澡了?”有些疲累的林飞扬听了胡婧琳莫名其妙的质问,本能的以为胡婧琳的确是因为更年期,在有些无理取闹,所以情绪上没能把控好,瞬间有些失控,冲电话那端的胡婧琳没好气地回吼了一句。

    “吆喝,你还有理了!刚才那位媚声媚气的女人呢?她是谁?你的电话怎么会在她的手里?”胡婧琳理所当然地认为林飞扬没有说实话,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和她在打马虎眼。

    “什么媚声媚气的女人?哪里来的女人?这里就我自己,根本没有其他人!”不知所以的林飞扬理直气壮地回答着在他听来有些信口雌黄的胡婧琳的话。

    “装,你就给我装吧!林飞扬你什么时间也学会撒谎了?刚才我已经打过一次电话了,是个女人接的!还热情地称呼你‘老林’呢!”胡婧琳的这句话让林飞扬恍然大悟,刚刚一定是尤丽珂接的电话,可是她说话也不是什么媚声媚气吧。不过想到刚刚尤丽珂有些慌张的神情,林飞扬似乎若有所悟。

    “哦,你是说学校的纪委副书记尤丽珂吧,她刚才的确在这里,这会出去买饭去了,我们都还没有来得及吃饭。”林飞扬实话实说到,可是他忘了他现在人在青南大学不是在济北大学,所以他的话接下来立即引起了胡婧琳的更多怀疑就在所难免。

    “什么学校的纪委副书记尤丽珂?你们学校的纪委副书记不是张诚晟吗?你怎么睁着眼说瞎话?我印象当中,当年你为了精简机构,你们学校纪委好像只设了一位副书记吧?他还来过咱们家做客,这些你都忘了还是咋地?这怎么还又出来个尤丽珂,而且还是个女的?”胡婧琳的质问让林飞扬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次出门一直是对胡婧琳谎称是在出差,刚刚一句话直接说露馅了。

    “好吧,婧琳,话说到这里,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这次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出差,我已经调任至青南市青南大学任党委书记了。我刚刚说的就是这里的纪委副书记尤丽珂,而不是济北大学的纪委副书记。这里的校长安排她负责我今天中午的午饭,所以她一直和我在一起。刚刚我去了趟卫生间,因此应该是她接了你第一次打过来的电话。”林飞扬思忖了一下,觉得已经很难再圆刚刚的实话了,便直接将打算晚些时候再跟胡婧琳说的实情告诉给了她。

    “什么?你说什么?怎么会被调去青南大学?那个大学不是之前就出现过好几起事故了吗?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呀,你还把我当你的妻子不吗?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跟我商量商量就直接过去了?”胡婧琳听了林飞扬的话似乎更加生气,情绪显得异常激动。

    “婧琳,婧琳,你别激动,事发突然,这也就是昨天的事情,上午我开会,上级组织部门突然宣布的,而且今天就要到任。我这不是害怕你担心嘛,所以才暂时没有跟你说,就想着等这边稳定了下来,再找个机会告诉你的。”林飞扬解释着自己的想法。

    “你说说你,都这个年纪了还瞎折腾啥?我和孩子就想你好好的。我在纪委系统也隐约听说过一些事情,那个学校可不好管理,说不定还容易出危险。”胡婧琳抱怨的重心当然是担心林飞扬的安危和受累。

    “你看看你,说这话好像我多爱折腾似的,这事它也不是你我说了算的呀。今天早上在车上我还动摇,想着是否可以找找人,看能不能不来这里呢。”林飞扬诉说着自己内心的所思所想。

    “就是,就是,不行,我去找找人,找找我在省里谋职的老同学,咱们别在那了,回来吧老林。”一听林飞扬也有动摇的想法,胡婧琳紧忙地追着林飞扬刚刚的话头说到。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这是上级已经研究决定了的,能说改调就改调吗?我怀疑这是有人想看我的好戏,希望给我好看呢。”林飞扬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可是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吗?别人越希望我不好过,我就越要做给他看,看看我林飞扬能不能做好,能不能管理好这所学校!”林飞扬说着说着,口吻却越来越坚定。

    “唉,那倒是,你这个人呀就是个顺毛驴,越呛着就越倔。难怪昨天晚上我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这么回事!还不直接跟我说,我就那么不通情达理?”胡婧琳当然知道林飞扬的脾气秉性,她知道事已至此,林飞扬既然已经打定主意去那所学校工作,无论她如何再劝说林飞扬,不做出一定的成绩,林飞扬这头倔驴是绝对不会回头的。

    “我当然知道老婆大人通情达理了,只是你不是也说你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更年期的症状了,脾气情绪不太稳定吗?我不是担心影响你,所以才暂且没有告诉你吗。”“不过现在好了,现在把实情跟你说了,我心里反倒轻松了不少。”林飞扬重重地吁了一口气。

    “你什么意思?就是嫌我老了呗?”胡婧琳抓住林飞扬提到的“更年期”又发问到,“不过,我可实话告诉你,离你们那位纪委副书记,叫尤什么的远点,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不是喜欢你就是想巴结你,说话那个味的。”“还有,既然去了青南市,抽空多去看看你那宝贝女儿!”了解了事情真相后的胡婧琳终于挂了电话。

    不过她最后几句提到尤丽珂的话让林飞扬又惊了一身冷汗,这个尤丽珂刚才到底和胡婧琳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是怎么说的?怎么会给胡婧琳留下这样的印象?不过好在胡婧琳没有再追问他和尤丽珂之间的真正关系,这层关系,林飞扬希望能够一直藏在心里就好,他希望胡婧琳最好一直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