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有人欲跳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202字

    昨天晚上和妻子之间毫无预期的情事,一大清早就匆匆忙忙的去赶动车,火车上的匿名威胁电话,加上一上午的会议和靳式栗妻子突然而至的折腾,还有刚刚自己老婆胡婧琳的来电问话,林飞扬真就觉得有些累了。他估摸尤丽珂还得过一小会才能回来,就决定躺在办公室里会客用的沙发上稍事休整。

    但让林飞扬没有想到的是尤丽珂回来的还挺快,他刚刚眯上眼睛,还没来及打个盹,尤丽珂就从外边疾步走了进来。

    顾忌到影响,林飞扬“倏”地一下就从斜躺的姿势坐正了自己的身体。引得尤丽珂“咯咯咯咯”地一个劲地直笑。

    “我是不是进来的太匆忙了?这领导还不好意思了。累了?最主要是饿了吧?我这不是担心领导大人的胃,所以是紧赶慢赶,一路小跑着回来的,所以就直接进了屋。”尤丽珂跟林飞扬边说话解释着边随手将饭菜放到了林飞扬前面的茶几上。

    “赶快吃吧,里面有你喜欢吃的糖醋鲅鱼。”尤丽珂的话一出口,林飞扬的面前不知何故马上出现了多年前那次尤丽珂从学校食堂专门为他买回来糖醋鲅鱼并递给他时的情形。

    “给,师哥,我知道你喜欢吃糖醋鲅鱼,特意给你买的。”尤丽珂满眼喜悦地将还冒着热气的菜送到林飞扬的面前。那时的林飞扬因为节约,其实只是偶尔开开荤时才会舍得买份糖醋鲅鱼。

    “你,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口?”当时的林飞扬多少有些奇怪。

    “是咱们的导师告诉我的。其实就算他不告诉我,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你忘了,那次在咱们导师家聚餐吃饭时,咱们导师做了份糖醋鲅鱼,你自己吃了好几块,恨不得把那个菜直接承包了!”尤丽珂当时“咯咯咯咯”地笑着对有些惊讶的林飞扬解释说。

    “快吃呀,还愣着干什么”尤丽珂此时已经拉过来一把椅子,直接坐在林飞扬的对面开始动起筷子来了。

    “好,好,谢谢你,丽珂!还记得我爱吃这个菜。”林飞扬看着面前的尤丽珂,有些恍如隔世,忙不迭地拿起筷子低头吃饭,心里却觉得暖呼呼的。本来还有些想质问尤丽珂电话的事情,现在此等情形下,如果是再追问的话就实在是有些煞风景了,反正胡婧琳那里已经没有事了,刚才尤丽珂接电话的事情林飞扬决定装作没发生就算过去了。

    “对了,丽珂,咱们都一直在忙,没有来得及问你个人的事情,你现在过的怎么样?这中午饭光陪我了,需不需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林飞扬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瞬间觉得这句话很有些“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味,既然她尤丽珂没有触及和主动说出自己的事情,干么自己要首先提出来!

    “嗨,我需要给谁打电话呀?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自由的很。”尤丽珂倒很爽快地回答说。

    “什么意思?你一直没结婚?”虽然林飞扬隐约听说尤丽珂的情感之路并不顺利,但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尤丽珂看着林飞扬含有同情、抱歉等复杂意味的目光继续说:“我离婚了,离婚有几年了,现在一个人带孩子。因为结婚晚,儿子还小,读的私立中学,他只在周末才回来。”

    “什么情况,怎么就离婚了?”林飞扬听到这里,虽然稍稍舒了一口气,却还是觉得有些惋惜。他其实是希望尤丽珂婚姻幸福家庭美满的,可能是因为从心里面觉得自己曾经有愧于过她的用情吧。

    “过不到一块,过的不开心就离呗。”尤丽珂貌似潇洒的一句解释让林飞扬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这俗话说‘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怎么能说离就离呢?”林飞扬认定尤丽珂似乎就不应该离婚似的,随后又说了一句。

    “你呀,就别在这里做我的思想工作了,这些个道理我还能不明白嘛。他但凡念夫妻情份也不会那么做的。夫妻之间这些个事情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明白,以后有机会再慢慢的跟你说吧。”“对了,说说你吧,你们怎么样?一切还好吧?对了,你好像是有个女儿是吧?”尤丽珂此时似乎不想过多的再聊她个人的婚姻情况,就直接将话题转移到了林飞扬的身上。

    “还可以吧,我和她一直还算不错。对,有个女儿,今年已经上大学了,就在咱们青南市读大学。”林飞扬不想在尤丽珂面前过多的谈及胡婧琳,他觉得说多了会刺激到面前的尤丽珂,所以只是含糊的带了一句,将说话的重点就落在了自己女儿的身上,把女儿如何乖巧聪明,怎么可爱一一讲给尤丽珂听,讲到动情处,直接拿手机让尤丽珂看自己女儿的照片。

    “还是有个女儿好,省心,讨人喜欢。我那个儿子就整天让人操心巴拉的,很不好带。对了,哪天周末的时候把她请到我家,我给她做好吃的。”听了林飞扬的介绍,尤丽珂高兴地说,虽然在她心里偶尔还是会涌出一些不是滋味的滋味。但到了这个年纪,对过往往事的介怀已经多少有些释然。

    正在两个人边说边聊,快要吃完中午饭的时候,尤丽珂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开始尤丽珂看也没有看。“吃饭,吃完再说。”她低下头继续吃饭,然而手机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尤丽珂还是没去接。

    “接吧,万一有什么急事呢。”第三次响起时,林飞扬对仍在吃饭的尤丽珂说到。尤丽珂这才从自己一直带着的包里扒拉出来自己的手机。

    “是郝浩然,这大中午的,他能有什么事情?”尤丽珂边看手机边开始接电话。

    “哎呀,尤副书记你可终于接电话了!你是不是和林书记在一起呢?不好了,不好了,艺术学院有个女生要跳楼!刚才张瀚来校长给我打电话说这个女生可能跟靳式栗书记有关系,你掌握的情况全面,想让你过去看看情况,方便劝说一下。他说他刚才给你打电话没人接,说让我先过去,再跟你联系,他人现在没在学校。”

    “是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尤丽珂一听说是这种事情,有些着急,立即就要往外走。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也一起去。”林飞扬看着尤丽珂的表情知道发生了大事,立即放下手中的筷子,紧忙去追尤丽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