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298字

    “实在很抱歉,孩子太小,我们尽力了,但还是没能保住。”等大夫再次出来时,有些歉意地对一直等在外面的林飞扬他们说到。然后很快就有人推着那位想要跳楼却意外昏倒的女生出了急救室。

    “好,好,大人没什么事就好,这比什么都好。”几个人彻底松了一口气。顾不得太多其他跟着抢救病人用的推车进了一间病房,经过一番折腾,算是终于把那位女生安顿了下来。

    “你们最好先不要和病人说太多的话,她人很虚弱,而且精神状态不太稳定,我怕你们哪句话说的不太好会刺激到病人,这样很容易出危险。”大夫在离开病房时,把几个人喊至门外不放心地叮嘱说。

    “嗯,大夫请放心,这是咱们学校的学生,我们一定会格外小心的。”尤丽珂紧忙点头回应说。

    等大夫离开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

    “对了,这个女生叫什么名字?艺术学院具体学什么专业的?几年级的?有没有什么亲人在这边?”林飞扬突然想起来刚刚想要知道的一些情况,就又问到。

    “嗯,这个女生叫尹丽桦,是艺术学院舞蹈系古典舞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明年就大学毕业了。她家好像是外地的,应该没有什么人在这里。这些都是当时事发时她的一个同学在下面告诉的。至于其他一些信息,回去之后我们再深入调查才能了解。”保卫一科科长程咏叹回答说。

    “嗯,她的家人如果没在这边的话,这倒也好,应该会少些干扰。等她情绪稳定之后,身体有所恢复了,我们再行问问她一些情况,尤其是她到底和靳式栗同志是什么关系?这些对上级掌握靳式栗同志的情况应该会有所帮助。尤副书记你记着这件事情,你们纪委有责任掌握更多有关靳式栗同志的情况,包括他的私人生活,必要时可以直接向市纪委的同志反映真实的情况。”林飞扬抬手看了看表叮嘱着尤丽珂。

    “这样,根据工作安排我下午是不是还有一个党委常委的碰头会?”林飞扬看了看郝浩然问到,见郝浩然点头之后,林飞扬继续说到:“尤副书记和郝秘书你们就暂时守在尹丽桦的身边,要确保她的安全。候秘书和程科长在这里待的时间比较长了,就先回去休息调整一下。不过,候秘书回去之后要抓紧做一份轮流值班表,把校办和党办可以安排的人员都排进去。”“对了,浩然主任抓紧给张校长打个电话,告诉他不要再来医院了,这里的情况毕竟已经稳定了。”林飞扬突然想到张校长知道情况后可能会赶过来的事情。

    “好,我这就给他打电话。”郝浩然刚想打电话,校长张瀚来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你们现在具体在哪里?我上去找你们。”听张瀚来的意思,他应该已经到了医院。

    “张瀚来校长好像已经到医院了。”郝浩然捂住话筒,转身对林飞扬说到。

    “那就不要再让他上来了。来,把电话给我,我跟他说。”林飞扬说着就接过了郝浩然递过来的电话。

    “张校长,没事了,现在那位学生的情况已经稳定,住进了医院,暂时没有事了,你就不用上来了,我已经安排了尤副书记和郝主任先在这里盯着。你是不是开车来的?我们正好要回去,你在下面等着我们,我们马上就下去。”没容张瀚来多说什么,林飞扬直接挂了电话。

    “暂时就这么定吧,后边有什么事情大家及时联系沟通再行安排。”林飞扬边说边开始往电梯处走,程咏叹见状急忙跑过去摁电梯。

    “今天中午啊,我家里来了位客人,下午还要走,所以赶过去吃了个饭见了面,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么件事情。”林飞扬一走到张瀚来的身边,校长张瀚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急忙解释说。

    “是啊,我这脚跟还没站稳,竟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林飞扬这句话的确是由衷的感叹,这幸亏那位叫尹丽桦的没事,要是真出了人命,你说责任大不大?倒霉不倒霉?刚一走马上任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太要命了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说到底又不是你的责任,还不都怪靳式栗,人家那么年纪轻轻的,竟然因为他差点丧了命,你说这缺德不缺德!”林飞扬对这件事情和靳式栗竟然直接有关系真心有些气愤,就忍不住有些言辞激烈地说到。

    “是,是,怎么可以这样?靳式栗这个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呀!”张瀚来直接迎合着林飞扬的话意跟着说到。

    “真没想到靳书记会这样!”跟在后面的程咏叹也急忙有些讨好地说到。候娜娜忍不住斜睨了一眼有些讨好状的程咏叹。

    事实已经摆在面前,靳式栗肯定是出了问题。坐进车里后,林飞扬忍不住再次追问起有关靳式栗的情况。

    “靳式栗发生这么重大的情况?之前就没有什么反映或者是一些不好的迹象发生吗?”

    “这个还真没有,平时有什么重大场合,也经常见他和他的夫人羊爱薇成双入对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啊。大家还一直觉得他们两个是恩爱夫妻的典范,经常拿他们俩做榜样呢。””不过林书记你这一问,我倒想起来一件事,去年有一场大型的文艺汇演,当时靳式栗在看一个节目时显得格外高兴,一个劲的夸赞当时的一位舞蹈演员跳的好。那次也巧了,他的夫人一起去观看演出,见靳式栗如此夸赞那个演员很是生气,演出过程中就离场了。当时我坐的离他们不远,所以看到了这一幕。”张瀚来忽然又补充说到。

    “噢,那这就对了,今天想要跳楼的女生就是一名学舞蹈的学生。”程咏叹忍不住立即跟着说。

    “嗯,我有一次晚上的确有看到过靳书记的车曾经停到过艺术学院的女生宿舍楼前。”候娜娜想到了自己曾经看到的情形,现在也觉得看来不是偶然。

    “是这样,原来靳式栗是盯上了那位女生。”张瀚来似有所悟地说到。

    “不过,我也听有人说过那个叫尹丽桦的女生也不是什么好学生,她一心就想要走捷径攀高枝呢。”候娜娜又补充说到。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两个人怕不是一拍即合吧。”程咏叹说完这句话自觉说的有些不太妥当,及时收住了嘴,没敢再言语。

    是啊,苍蝇叮无缝的蛋干么?叮的再久也吃不到东西捞不到好处。

    林飞扬没有发话,车里的位置坐满了,他觉得有些闷,胸闷气短,十分的不舒服。看了看车窗外,午后的阳光也被云彩遮挡住了,空气显得有些低沉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