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话里有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223字

    开完下午的党委常委会之后,在大家还没有离开之前,校长张瀚来想要安排人在学校附属的酒店开一桌的,说是为林飞扬接风洗尘,但被林飞扬直接拒绝了。

    “这都啥时候啦,接什么风洗什么尘,今天发生的这些个事情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喝什么酒。再说了上面现在查的多紧啊!我们学校的干部更应该带头响应上级三令五申倡议的号召才对。”林飞扬的话让张瀚来多少有些下不来台。

    “是,是,好,那就免了。各位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就都回去吧,按照今天的会议精神抓好自己手里各自负责的那一摊子工作,好好配合咱们的林书记。”党委副书记,校长张瀚来有些尴尬地招呼党委常委班子的其他成员离席。显然有些人专等着晚上想要搓一顿的,离开时有人小声嘟囔着“今晚这酒看来是没戏了。”林飞扬看了看应该是分管后勤三产的一位副校长,估计平时喝这种公款招待酒惯了,所以一听喝不成了才会有意见。按林飞扬的脾气是想喊住他教训他一顿的,但考虑到都属于班子成员,自己又初来乍到,刚刚的拒绝已经让张瀚来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他话里“好好配合咱们的林书记”的腔调就有些怪怪的,搞的太僵了不利于后面的工作,所以忍了忍就没吱声。

    “刘师傅,你叫刘孟柱是吧,下午开会间隙张瀚来校长告诉我的。你在咱们青南学校开车有多长时间了?”在教工食堂简单的吃了些饭,在开往自己住所的途中,林飞扬与新配给自己的司机闲聊起来。

    “嗯,是。我其实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学校里的大车、校车、班车都开过。只是给您这样的领导开小车还是头一次,还望领导多多关照。”司机一贯的嘴皮子溜,回答的倒是很干脆。这位姓刘的师傅看上去人倒可以,虽然与先前在济北大学给自己开车的林师傅比起来,气质风度似乎还是要差一点,穿衣打扮似乎也有些不修篇幅,以后慢慢告诉他稍微注意一下应该会好起来的。

    “这你可就见外了,小刘师傅,咱们以后可是搭档,互相关照,互相关照。”林飞扬的客气让开车的刘师傅似乎很开心。“看来我答应给你来开车算是来对了。”

    “怎么?听你这话,还有人不愿意来给我开车的喽?”林飞扬饶有兴致地问起刘师傅。

    “可不是咋地,车队上午开会讨论安排人选时,车队队长介绍你时,说的可厉害了,说你刚正不阿,一身正气,雷厉风行,是来这个学校治理一些歪风邪气的,所以其他几个司机一听就害怕了。我当时说你们身上只要没有歪风邪气怕什么的嘛,所以我就自告奋勇来了,一见林书记就觉得您是个好人。”刘师傅的话让林飞扬听了想乐。

    “就是嘛,只要自己身上没有歪风邪气,怕什么的嘛!嗯,怎么样,来给我开车来对了是吧。”林飞扬笑呵呵地和刘师傅闲聊着,很快就来到了学校给安排的住处。

    因为林飞扬捎带的行李上午已经有人抽空给送了过来,所以等林飞扬和刘师傅告别之后走进自己的住处时,一切已经井然有序。房子不是特别大,两居室一厅一厨一卫和一间小的书房,书房里摆有纸张笔墨和一个精致的砚台。一个人住已经足够宽敞,而且里面收拾的特别干净,装修风格也是林飞扬特别喜欢的风格,好像是有人专门研究了他的喜好给配备的一般,这让林飞扬多少有些意外,自己如此突然空降这所学校,怎么好像是有人还知道自己如此多的情况呢?看到屋里的一切时,林飞扬内心不仅满腹的疑惑。

    他突然想起来应该给尤丽珂打个电话,问一下那位叫作尹丽桦的学生的情况。

    “喂,你大点声,我现在在回去的路上,有些吵。”林飞扬打通电话后,电话那端的尤丽珂似乎正走在什么路上,周遭十分的嘈杂。

    “怎么样?我不放心,想问一下那个学生的情况,那位女生现在怎么样?有没有从她身上问到一些什么情况?”林飞扬不得不大声地对着手机说。

    “嗯,目前她倒没什么,情况还算稳定。但只要问到她和靳式栗的关系时,她就沉默不语,一言不发,偶尔会嘟囔一句,说什么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她说她想见靳式栗,只有见到靳式栗她才会说其他。有时想起孩子来还会一个劲地痛哭,我看,只能等她情绪恢复正常后,交给市纪委的专业人员出面问话了。”

    “嗯,看来只能如此了。”林飞扬听了尤丽珂有些断断续续地的回答后有些无奈地说。

    “你呀,忙活了一天了,工作上的事情就少考虑些吧。怎么着,张大校长没有给你安排个接风宴?”尤丽珂漫不经心的问话却让林飞扬多少有些反感,今天学校的纪委书记曹云飞因仍出差在外没能参加下午的常委会,林飞扬还没有什么印象。但尤丽珂刚刚的问话显然有失她纪委副书记的身份,不监督就算了,竟然还有些认可公款吃喝正常的意味。

    “尤丽珂别怪我说话直接,青南大学的党委书记能出问题,你们纪委的监督职责可是有些失职啊!”林飞扬话一出口又觉得似乎说的有些重了,尤其是面对尤丽珂这个纪委副书记,老实说,刚才这句话应该跟学校纪委书记曹云飞说还比较合适。

    “怎么?这还怪上我了!你呀,还真是以前的老脾气,说起话来有时候一点也不客气,挺噎人的。那能怪我吗?我的林大书记,充其量我也只是个副书记!睁只眼闭只眼能保全自身就不容易了!”尤丽珂应该是已经走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她说的这句话林飞扬听的特别清楚,听的出来尤丽珂话里有话,声音里充满了委屈。

    “你呀,这新官上任头一天,赶上这么些事,折腾的不轻快,也一定是累了,所以才会这样,洗个澡好好休息休息吧。我还没有吃晚饭,准备回家了。”“不过看在师兄妹的份上,我可跟你说,做事还是要悠着点为好!”尤丽珂说了最后一句叮嘱关心的话,没容林飞扬再多说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尤丽珂的话里有话,再想到下午开会时的一些人的表现,青南大学的管理要想真正开展好,应该的确有些棘手,林飞扬觉得一切才刚刚开始,后面的路还很长,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