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神秘的优盘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561字

    冲了个热水澡之后,林飞扬觉得整个人的确轻松了许多。

    他边搓擦着尚未干透的头发,边拿起电话想要给自己的妻子胡婧琳打个电话,随便聊几句。但手还没拿起电话,林飞扬就又觉得还是算了,既然胡婧琳没给自己主动打电话,还是不打这个电话的好。反正中午该说的都说了,免得一会聊起来她再拿上午的事情找不痛快。林飞扬觉得现在的胡婧琳的确应该和年龄有关系,比起之前的她显得疑心要重,也更容易情绪化,所以还是少招惹她为好。

    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看看洗澡这段时间有没有人打过什么电话,林飞扬刚一触亮手机屏幕,就看到有女儿打过来的三个未接电话。林飞扬心里突然就“咯噔”一下子,他突然想起了赶往青南大学的动车上接到的莫名威胁电话,那个电话曾提到过自己的女儿,而且对女儿的情况显然专门做过调查,他本来就想着要在晚上主动给她打个电话,想要提醒她以后多注意些安全的,因为一直忙,要不看到女儿的未接电话,甚至都忘了。

    “女儿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怎么竟然一连打过来三个电话?”林飞扬的脑子里突然就想到了曾经看到过的某些恐怖电影中的画面,急忙给女儿林婧飞回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林飞扬连续拨了两次,女儿林婧飞的手机清楚的提示一直是关机状态。

    “到底是什么情况?对方不会这么急于给自己下马威吧?按道理不应该呀!毕竟还没到处理任何人的地步!”但因为涉及到自己的女儿,林飞扬难免有些担忧。虽然他被如此突然的空降到这所学校,就已经预示了这所学校存在着重大问题。可是自己毕竟刚刚到这里,对方还不至于如此急不可耐地就迫使自己打退堂鼓吧?林飞扬脑子里闪动着各种想法,急速地分析着自己面临的局面。

    不行,不管怎样,还是弄清楚自己女儿的状态要紧,林飞扬再也顾不得之前的顾虑,急忙拿起手机给妻子胡婧琳打起电话来,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这种情形让此时的林飞扬有些窝火,他不得不按捺住心中不由自主的不悦,就又给自己的女儿林婧飞拨打了一个电话,但还是关机状态!

    再往妻子胡婧琳的手机拨打过去,竟然还在通话中!你说急人不急人。

    “这是在和谁说话呢?说这么久!”如果胡婧琳此时站在林飞扬面前的话,林飞扬一定会大声地朝她嘶吼的。

    这种情形下,每一分每一秒都会让人觉得有些煎熬。林飞扬不得不来回的踱着步,等着胡婧琳结束她不知道在和谁一直进行的对话。

    “你到底在和谁说话呢,说这么长时间!”等林飞扬打过去,胡婧琳终于接起电话时,林飞扬终于没有能忍住刚刚一直在心中酝酿升腾的怒气,大声地朝电话那端的胡婧琳质问到。

    “你哪根筋搭错了,这么大声地对我这么喊?我哪说多久了,一共还没有说10分钟呢?”胡婧琳被林飞扬如此莫名其妙地质问一通,本来就对林飞扬没跟自己商量就到青南大学工作的事情在生气的胡婧琳自然不甘示弱。

    “好了,好了,我现在也没那么多功夫问你在和谁闲聊了。我打电话是想问问你女儿林婧飞的事情。”林飞扬的确没有多少心情和胡婧琳辩解谁是谁非。

    “女儿?小飞她怎么了?”一听说是自己女儿的事情,胡婧琳也立即停止了想要和林飞扬一较高下的姿态,急忙关切地问到。

    “我刚刚一直给她打电话,她一直都是关机状态呢?你知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情况?”

    “我怎么会知道?这在她身边当爸爸的都不知道,我这个远在天边的妈妈怎么会知道?”胡婧琳没有好气地回应着林飞扬的问话。

    “老实说到底知道不知道咱们女儿的情况?否则的话我可真生气了。”林飞扬此时的确没有多少心情和胡婧琳在这里打嘴仗,再次厉声问到。

    “好,好,你看看你这急脾气,开个玩笑就气成这样。她呀,吃晚饭的时候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去同学家了,没有带充电器,同学的手机和她型号不一样没法充电了,她还说晚上不准备回学校了,所以,肯定是没电了呗。”胡婧琳见林飞扬真要发火,急忙将实情告诉给了林飞扬,这让林飞扬有些焦灼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对了,我可跟你说,你可真得跟你们学校那个姓尤的纪委副书记走的远一些……”

    “好啦,好啦,我这里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先不跟你聊了。”一听胡婧琳又要提上午的事情,林飞扬急忙找个理由挂了电话。

    正在林飞扬觉得心情放松下来,想要回卧室休息的时候,突然他发觉屋里的地上凭空多了个东西。林飞扬急忙弯腰捡了起来,是个普通的信封。他扯开信封,信封里竟然有团棉花,他掏出那团棉花,里面竟然还有个小的优盘。林飞扬抬头看了看,窗户开着,显然是刚才洗澡的时候从敞开着的窗户那里扔进来的。用棉花包裹着优盘,既保护了优盘不受损坏,扔进来时声音也会降到最小,看来对方挺细心的。

    这似乎是有人想要告诉自己什么,林飞扬突然意识到这层意思,所以不敢怠慢,急忙走进卧室,掏出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装好设备,打开了这个此时看上去充满了神秘感的优盘。

    里面有个声音文件,林飞扬快速地打开来听。

    “这件事您只要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放心,这件事如果能够办成,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到时你尽管开价,我绝对不会含糊的。”

    “你这是什么话?我曹某人是那种贪财的人吗?你呀,就好好的干好你自己该干的。你干好了,其他的自然好说,别人也就说不出来什么啦。”

    “那是,那是,我肯定好好干好我该干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好好干,您呢到时多关照些就好。这张卡您就先留着,我知道嫂子特别喜欢珠宝,随便给嫂子买点她喜欢的什么,对了,上次那件首饰她还喜欢吧?”

    优盘的里的声音文件不大,声音虽然能听清楚内容,但听上去声音有些小。就这么简短的一段对话,林飞扬很快就听完了录音。

    “可是这是谁送到我这里的呢?他想提示我什么呢?从对话内容判断的话,应该是属于行贿受贿的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接受贿赂的那个曹某人会是谁?他是不是学校的某个领导?”林飞扬听了录音如坠云里雾里。

    “不会是纪委书记曹云飞吧?”林飞扬禁不住心头一震,他又想起今天不久前尤丽珂“充其量我也只是个副书记!睁只眼闭只眼能保全自身就不容易了”的话,就更觉得录音的“曹某人”很可能是会是曹云飞!但因为今天一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也未听到其声,所以无法从现有的信息里就断定那个人一定会是青南大学现任纪委书记曹云飞,这个只能等见到其本人之后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时才能确认。但如果真是他的话,就太糟糕了,也就说明这所学校领导班子中有问题的不仅仅是党委书记靳式栗一个人,还有纪委书记曹云飞,一个学校里两个重要的领导同时出了问题,这绝非小事!一想到这种情况,林飞扬就不禁有些心痛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