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悄然录音找证据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179字

    根据党办秘书郝浩然一开始给的近期工作安排表,第二天上午林飞扬要参加全校的一个中层干部大会,算是在全校管理层中的一个亮相。林飞扬脑子里想了很多,但有一点他很清楚,他必须以一个干练有魄力精力充沛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他要带给大家新的希望,带给大家全面管理好这所学校的信心和决心,这是他来到这里的使命所在。可是越是意识到自身肩负的责任重大,就越难以顺利地进入梦乡,真是辗转反侧的一夜,脑子里不断地闪现着各种念头,林飞扬许久都没有这种如坐针毡般翻来覆去睡不踏实的经历了!

    入睡的晚,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有些晚,林飞扬一看时间,急忙翻身起床。他有些奇怪自己昨天晚上一开始是想要定闹钟的,这一点他特别清楚,是不是后来就忘记了,嗯,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还真是如此!估计是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所以整个人都好像比平时显得有点迟钝,林飞扬在心里面安慰着自己。

    好在司机刘孟柱已经如约等在了外面,没有耽误一点时间。

    “林书记还没吃早饭吧?给,这是我来的路上特意多打了一份早点,您就将就将就吃点吧。”司机刘孟柱还真够细心的,林飞扬一走到车旁边,他就从车里拿出了一份带有怡和豆浆标识的餐点。

    “嗯,倒真没有来得及吃呢。不过算了,也来不及了,还得在8点半赶到学校去开会呢。”林飞扬真心没觉得饿,主要是没多少心情吃。

    “那怎么行,领导再忙还是要吃些早点的,我比你也小不了几岁,前几年总不注意按时吃早餐,胃病呀都落下了,所以还是应该多注意身体健康才对。说实话刚才我到的时候就想给你打个电话的,但这不是还跟您不熟吗,所以没敢打,要知道这样就给你拿上去了。”刘孟柱解释着,“那您就坐车上吃,我开慢点,咱们到学校您应该就能吃完了。”他建议到。

    “好吧,听你的,我就车上吃。”林飞扬听从了司机刘孟柱的建议,接过来他手里的早点就坐进了车里,“不过你要告诉我这顿早餐多少钱,我好给你。”坐到车里后,林飞扬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给刘师傅找钱。

    “哎呀,领导这就有些太见外了,我请不起领导吃山珍海味,这区区一顿早餐还是没问题的吧!”刘孟柱边启动车子边回应说。

    “这不是一顿早餐不早餐的问题,这是应该给的嘛,你给我买了早餐,我怎么还能让你自己掏腰包呢!”说着,林飞扬就把一张50元的纸币扔给了刘孟柱,

    “就这50了,少了你兜着,多了算辛苦费。”林飞扬用有些玩笑的话对刘孟柱说.

    “领导,你这,真的是太客气了!根本没用这么多!”刘孟柱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想到林飞扬会真的扔钱给他,这是在有些领导身上根本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多了呢,就算是你的辛苦费了,这是你的劳动所得,不用不好意思。”见刘孟柱还想多说什么,“不要再跟我争执了,赶快开车吧,这要是再不开车的话,我今天可真就要迟到了,到时候这个责任算在你的头上。”林飞扬用故意有些玩笑的口吻命令刘孟柱及时开车。

    “好,好,领导真是,算是照顾我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然后及时启动汽车往学校的方向开去。

    等在车上对付完早点,终于赶到会场时,还是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些。

    “不好意思,耽误大家的时间了。”林飞扬赶到昨天郝浩然抽空告诉给他的第一会议室的开会地点时,一进门就有些歉意地对大家一个劲地抱歉说。

    “林书记不用那么客气,你是大领导,迟到一点没关系。”校长张瀚来似乎还在为昨天的事情耿耿于怀,有些阴阳怪气地对林飞扬说到。

    因为的确是自己的原因,所以对于张瀚来的情绪之词林飞扬也的确不好多说什么。

    “您好,林书记,不好意思,昨天在外出差,没能赶上参加昨天的常委会议。”林飞扬刚准备坐下,主席台上的一个人立即站了起来。

    林飞扬瞟了一下桌子上的座席签,竟然是纪委书记曹云飞!

    “哦,曹书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不是还在省城吗?”林飞扬示意曹云飞坐下,随口问了一句。

    “这不是知道今天有这么个大会嘛,昨天晚上连夜赶回来的。”

    “喔,那辛苦了,辛苦你了。”林飞扬一边和曹云飞说着话,一边在心里回味着昨天优盘录音里“曹某人”的声音,但因为录音里的声音有些小,再加上第一次听曹云飞讲话,仅凭感觉的话,林飞扬既觉得有些像,又觉得不太像。

    “好了,同志们,既然咱们的林飞扬书记已经入坐,那么咱们就正式开会。其实今天开会的议题很简单,就是宣读一下咱们青南大学党委书记的任命文件,另外请新任的党委书记呢给大家讲几句话,大家再围绕着学校的管理提些意见和建议。”张瀚来依然主持会议,他看曹云飞一个劲地想和林飞扬说话,就及时转入了正题,主持起会议来。

    “因为今天组织部长临时有个紧急会议需要参加,下面就请学校纪委书记宣读有关学校新任党委书记的任命文件。”林飞扬正有心想要多听听曹云飞的声音时,正好听到张瀚来校长这样的话,由曹云飞宣读自己的任命文件。

    听着曹云飞的声音,脑子里回味着昨晚听的声音,林飞扬有些困惑,一时间无法准确判断究竟录音文件中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眼前的曹云飞?他急中生智,悄悄地打开了手机里的录音功能键,不动声色地录下了曹云飞的声音,他需要准确有力的证据能够证明那个优盘中的人是不是和曹云飞就是同一个人,也只有这样才能及时找到有力的证据,好判断曹云飞和靳式栗的“双规”是不是存有某些联系?是否像自己昨天晚上脑子里想的,曹云飞和靳式栗会狼狈为奸,一个是学校的一把手,一个是学校负责监督检查的一把手,两个人商量好,达成共识,同时胡作非为,让学校的监督检查机构形同虚设?最终才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让学校日渐陷入混乱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