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不欢而挂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504字

    是啊,女儿林婧飞的意外出现并妄加揣测他和尤丽珂的真实关系,让本来只是想悄然存在心里的尤丽珂无端出现在了家人的面前,这无疑给林飞扬增加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虽然他和尤丽珂曾经的确有过那么一段情感纠葛,可是不是毫无结果嘛,而且关系也从未越过界。但正如刚刚尤丽珂的质问,难道一切都是莫须有吗?还是只是他林飞扬从来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和内心也曾一次次翻腾过的思想斗争?!

    尤丽珂收拾完桌子上的剩菜出去扔垃圾的间隙,林飞扬忍不住有些思绪纷飞。他忍不住一再地看自己的手机,思忖着该怎样对本来早些时候已经对尤丽珂产生敌意的妻子胡婧琳解释这一切?

    可是令林飞扬奇怪的是自己的手机竟然一直很安静,连条微信消息都没有。这太不符合胡婧琳的风格了,尤其是最近以来的风格了!

    不过也可能是自己过于严重的估计这件事情对胡婧琳的影响了,毕竟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应该最清楚,自己压根不是那种风流成性的人,如果是的话,今天来青南大学的也许根本不会是他!所以她也许根本没把孩子告诉给她的话太当回事,对,应该就是这样!

    “怎么样,嫂子来电话了吗?没事吧?”等尤丽珂回来后,见林飞扬呆呆地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发神,就忍不住关心地问到。

    “嗨,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这不,根本没有电话,一切安好。”林飞扬有些释然地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对尤丽珂说。

    “嗯,没事就好。买饭的时候听郝浩然说你下午还有调研,抓紧时间稍微打个盹,及时休息一会吧。我今天下午工作不忙,准备再去一趟医院,去看看那个学生尹丽桦,你还有什么需要交待的吗?”尤丽珂看了看时间问到。

    “是吗?那就好好安抚好那个学生,多做做思想工作,尽量让她能够配合学校,配合后期市纪委的调查。”林飞扬回应了一句,“对了,另外,一定要主动勤联系着市纪委那边,一有什么消息及时告诉我。”在尤丽珂走向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林飞扬忍不住又叮嘱了一句。

    “我会的。”“不过凭女人的直觉,你的妻子一定会打过来电话,问起我和你的事情,希望你能够正视这件事情,妥善地向她解释清楚,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问题。我倒没什么,主要是你,你现在毕竟是青南大学的党委书记。”“对了,需要我出面的话,就直接告诉我。”尤丽珂快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回转身,直视着林飞扬说出了她的担忧。

    尤丽珂离开后,办公室里一下子从中午吃饭时的喧闹恢复了平静。

    看着尤丽珂消失的背影,想着她刚刚讲的话,见到尤丽珂后发生的一切突然就清晰地再次出现在了林飞扬的脑海里。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过去了,今天尤丽珂的身上依然存在着昨日尤丽珂身上的率真、直接,而且似乎比过去的她更加有女性魅力。

    林飞扬忍不住回想起第一次看到尤丽珂时的情形,那次他到导师家的时间比较早,就和导师顺便聊起自己论文的进展情况和遇到的一些问题。他看到了随后来到的尤丽珂,细心的林飞扬很快注意到了尤丽珂看自己的目光,尤其吃饭时,尤丽珂时不时看似不经意的注视却难逃开林飞扬的观察,她特别注意自己,好像是在关注自己到底喜欢吃什么菜!一想到“吃菜”这一点,林飞扬就又忍不住回到了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上,他一下子靠到了椅子的靠背上,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真是难为她能这么长情的记挂着自己!”

    就在林飞扬依躺在那里想要就此休息眯瞪一会之际,他的手机却意外地响了起来。

    他一个激灵,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一看竟然真是自己妻子胡婧琳的来电!本来还想尤丽珂一定是过滤了,自己的妻子还不至于这么锱铢必较。此时的林飞扬却不得慨叹:“看来女人的心都是相通的,尤丽珂的直觉还真是对的!”

    林飞扬有些迟疑到底接不接这个电话。可是不接的话,岂不是更容易让妻子胡婧琳产生误解?

    那就直接告诉她自己和尤丽珂的师兄妹关系?这样也不太好,似乎也很容易让胡婧琳产生误解,毕竟师兄师妹这种关系本来就容易让人产生遐想。

    接起电话的瞬间,林飞扬的脑子里思忖着究竟该如何才能妥善地解释清楚他和尤丽珂之间的关系,又不至于带来后续的麻烦。

    “喔,老婆大人怎么这个点打过来电话了?人家正在休息呢!”林飞扬故意装作有些慵懒的状态,还是先接起了胡婧琳的电话。

    “吆喝,是不是打扰到你的好事了呢?”胡婧琳话里有话地回应说。

    “这是什么话?我能有什么好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学校的状况,问题一大堆都在那等着呢!”林飞扬所答非所问地试图转移胡婧琳的本意。

    “是嘛,是问题一大堆在那里等着你呢?还是有位知冷知热的红粉佳人在那里等着你呢?”胡婧琳的话一听就是在讽刺和挖苦林飞扬呢!

    林飞扬本能的有些生气,可是一想到他因为对女儿生气带来的“恶果”,所以觉得还是要克制一下自己想要发怒的情绪,就尽力装作和颜悦色地说到:“老婆真会开玩笑,我有你这一位红粉佳人就心满意足矣,哪还有什么其他非分之想。你以为你老公还是当年那位金枪不倒的英俊青年呢?我都成了你口中的小老头了。”林飞扬起身走到门口看了看,毕竟还没到上班时间,此时外边走廊里静悄悄的,又想到临来时晚上妻子胡婧琳的话,就压低声音和她用有些玩笑的口吻说到。

    “别跟我在这打哈哈,我是你妻子,你的老婆,不是什么红粉佳人,所以你才会想着你那红粉佳人。说,你到底和那个尤丽珂是什么关系?”胡婧琳没理会林飞扬的话直奔主题发问起来。

    “我们能是什么关系?你可千万别信咱们女儿的话,我们就是工作关系,上下级同事关系呀!”林飞扬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只把他和尤丽珂界定在工作关系最好。

    “你以为我是傻子啊?我不相信女儿的话我能信谁的话?信你的话?林飞扬我告诉你,你这次不跟我商量直接去青南大学工作的事就足以证明你根本没有把我这个妻子当回事,这么大的事情你都能不跟我商量就自己做决定,你说,你的话我还能相信吗?”胡婧琳再次拿工作调动的事情说起事来。

    “可是不跟你商量我是有苦衷的,这件事情事发突然,我是老党员,又是多年的干部,你说上级的决定我能不服从吗?你也是个干部,也是一名党员,这点你还能不理解吗?”林飞扬有口难辨,只能拿这些听上去有些冠冕堂皇却是事实的话去回应胡婧琳的抱怨。

    “嗯,就你有能耐,就你行,离开你那个学校就不转了呗!”没想到胡婧琳非但不予理解,反而更加抱怨。这让林飞扬有些忍无可忍。

    “真是不可理喻!”说完,林飞扬忍不住直接挂了胡婧琳的电话。

    屋里再次回到了有些死寂般的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