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尹丽桦矢口否认一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420字

    等结束和济北大学党委书记,也就是自己的前任领导于庆祝的谈话后,已经基本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此时的林飞扬心中充满着某种莫名的勇气和力量,这是前任领导给予他的信任带来的心理变化,“我相信你,你也一定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会行的!”这是于庆祝挂电话前的最后一句话,这是两个人几年搭档下来,于庆祝在充分了解对方的基础上给予林飞扬的肯定。林飞扬又何尝不是如此,正如林飞扬出发来青南大学前心里面想到的,虽然工作变动事发突然,走的匆忙,但林飞扬觉得济北大学有于庆祝在就没有什么可过于担忧的,他值得信赖!有他在,济北大学发展的基调和方向就错不了!

    此时办公室里的座机响了起来,林飞扬的心变的淡定,也就没有了一开始接起于庆祝电话时的匆忙和草率。他看了看座机显示屏上的号码,是内线号码,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便沉稳地拿起了话筒。

    “林书记,我是小郝,郝浩然。根据工作安排,您今天下午有个对学校工青妇等党团组织负责人的调研座谈会,座谈会下午3点正式开始,我打这个电话是例行提醒一下您,别忘了下午座谈会的时间,待会我会到办公室找您,咱们一起去会议室。”因为受上午事情的影响,郝浩然说话似乎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好,谢谢你的提醒。要不我一会去找你吧,反正去开会也要路过你的办公室,省得你来回折腾。”虽然中午让有些任性的女儿闹的有些不愉快,也听出了郝浩然因为当时在场目睹了一切,应该是给他多少带来了一些尴尬,但林飞扬作为领导,还是有意的忽略掉了这些,只字未提中午的事情。

    “这不太好吧,原先有什么事情都是我到靳书记那里准备好一切,替他想周全了,他才出发的。”郝浩然后面的这句话反而让林飞扬听起来有些不舒服。

    “好了,就这么定了,咱们走到今天下午调研座谈的会议室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林飞扬没再给郝浩然多说话的机会直接问到。

    “很快,几分钟就能走过去。”郝浩然听出来了林飞扬口气中的不高兴,便急忙回答说。

    “好,那我过一刻钟就去找你。”林飞扬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扣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林飞扬本来对郝浩然还不错的印象突然间有些变了味,“看来他之前挺维护靳式栗,对靳式栗应该是言听计从的类型呀!”不过想想也很正常,哪个做下属的不都得捧着自己的领导,领导可是今后升迁调动的第一关口!这个关口没处理好,许多事情就不好办。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一切关键还在于领导,在于靳式栗的官僚作风,估计大事小情都习惯于让别人为他打理好,习惯于别人唯命是从听他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今天犯事那肯定不是一天两天才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的!

    一想到靳式栗,林飞扬突然想到下午尤丽珂会到医院探望那个和靳式栗有着密切联系的学生尹丽桦。看还有一点时间,就忍不住拿起手机打起尤丽珂的电话,想了解一下情况。

    电话响了好几声,尤丽珂才接起电话来。

    “怎么样?你现在到医院了吗?”林飞扬没有客套,直接问尤丽珂到。这其实也是林飞扬的一个整体风格,不到万不得已,他一贯不喜欢说太多的客套话,凡事不喜欢拐弯抹角。

    “喔,路上比较顺利,我已经到有一小会了。不过,现在情况有些糟糕。你等着,我一会出去跟你说哈。”电话那端,尤丽珂似乎捂着话筒在和林飞扬说话,声音压的低低的,一边说话好像还一边在走路。

    “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怎么还有些糟糕?”林飞扬听的有些纳闷,本来打这个电话是希望能够听到一些有利于解决事情的信息的。

    “好了,我从病房里出来了,现在方便说话了。是这样,你听我慢慢说哈林书记,现在那个叫尹丽桦的学生态度十分的不配合,还不如一开始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还肯承认和靳式栗有关系,还说什么她和靳式栗是真心相爱的。现在呢,现在她矢口否认与靳式栗有任何关系,说她只是知道靳式栗是青南大学的党委书记而已。我们问她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说完全和靳式栗没有任何关系,孩子的爸爸根本不是靳式栗!这中间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一天过去,她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尤丽珂充满忧虑地说。

    “是吗?竟然有这种事情?现在那个尹丽桦对自己说的话完全不承认了吗?那之前那个学生说的话有没有录音?”林飞扬听到这种情况后也觉得甚是诡异,那个女生怎么这么快就会完全否认自己之前说过的话?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没有录音啊,你也知道那种情况下,当时情形比较紧急,光顾得担心学生本身了,那个时候哪里会想到那么多,谁还会去录音!”尤丽珂说的倒是实情。

    “那不对啊,这其中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一个人好好的,怎么可能说变就变,直接否定自己刚刚不久前说的一切呢?”林飞扬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知道这个情况后心里正盘算着该如何是好呢,这不你就打过来电话了。”林飞扬的话也正说出了尤丽珂心中的疑惑。

    “那你看没看值班表,这中间都有谁值的班,是不是哪个时间段,有什么人接触过那个尹丽桦的学生?听了你说的这些情况,我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人私下里接触到尹丽桦,给她本人施加了什么压力,才让她会发生如此大的改变。”林飞扬继续分析到。

    “嗯,是,我觉得很有这种可能。但看值班陪护名单的话也看不出来什么,安排的都是党政办公室的正式工作人员,现在说谁都不太好说,妄下断语也不负责啊。我正想是不是调取监控,看看有没有可能从监控上看出点什么。”尤丽珂附和着林飞扬的话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这个办法可行,你看看附近有没有监控,我觉得从监控上应该可以看出点什么?那里是咱们学校的附属医院,应该可以方便调取。”林飞扬听了尤丽珂的提议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好,那就这么办,可是这么做能行吗?”临挂电话前,尤丽珂又忍不住问到。

    “怎么不可以,有什么事情我担责。咱们本来就有义务做一些有利于事情进展的事,凡事要想在前面做到前面。你抓紧做,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好到时候给市纪委的同志提供一些实质性的帮助。好了,我听到郝浩然喊我了,下午还有个调研会,先不跟你多说了,有什么进展随时跟我汇报。”林飞扬看看表已经过了和郝浩然约定的时间,看到郝浩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门前,正示意他开会时间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