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胡婧琳突然降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482字

    调研座谈会比较顺利,也达到了林飞扬想要的目的,认识了工青妇等一批工作在一线的工作人员,对青南大学的历史和现状也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伴随着了解的同时心中也就更多了一份责任和担当。通过调研,林飞扬知道这学校曾经辉煌过,曾经是一所省市领导委以教育重任的市重点大学。也正是因为学校一度声名在外,是个很不错的单位,不知道从哪个领导开始,学校开始安排进关系户,一些领导的子女、老婆,七大姑八姨,甚至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开始频频照顾安插进学校的不同部门,这些人员倚仗着关系和背景,于是管理越来越不规范,工作人员的真实水平也越来越参差不齐,引进高端人才变得越来越困难,教育和科研水平随之越来越低,恶性循环在这所昔日曾经辉煌的学校里不断上演,因为影响不好,一度生源逐年下滑,生源质量也开始降低,到了非大动筋骨的地步,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林飞扬被空降到了这里。

    因为想着优盘里录音的事情,下午调研座谈会结束之后林飞扬推掉了一切合理的和不合理的邀约,早早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草草地吃了一些东西,他找出来手机里录下的曹云飞的录音片段,又用电脑打开了优盘里的录音,反复比对,还是觉得录音里的声音不是曹云飞的声音。这个结果其实也是林飞扬希望的,你想啊,如果说一个学校里的纪委一把手垮掉了的话,那就意味着这所学校在反腐败领域根本没有多少监督可言,也就一意味着这所学校的问题不止是管理混乱的问题,而很可能是大批学校干部违法犯错的问题!那样的话,想想就让人心痛。

    既然基本可以排除是曹云飞的问题,那么曹云颖有没有可能呢?录音里面提到的“曹某人”到底会是谁?这所学校里面到底还有多少个姓曹的工作人员,或者准确一些说是掌握着某些权力的姓曹的干部有几个呢?因为从录音判断,这个“曹某人”不可能是个籍籍无名之辈。可是有些遗憾,当时去调研时也想把曹云颖的话录下来的,但因为当时曹云颖坐的位置比较靠前,再加上当时的情形,一忙后来就给忘了。仅凭记忆的话的确不好说,但从说话风格上判读应该也不是曹云颖,他本人说话挺和声轻柔的,与录音里有些颐指气使的风格截然不同。

    林飞扬又想到了自己办公桌子上的那份干部名单,但白天一直忙忙活活的调整还真没来得及细看。他觉得可以从这份录音和那个女生作为切入口,及早把应该交给法律去惩办的人揪出来,免得他们一直在暗地里腐蚀青南大学本就羸弱的肌体!

    一直也没有收到尤丽珂的汇报,医院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她看没看到监控录像?看看时间还早,林飞扬就再次拨打起尤丽珂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尤丽珂就接起了电话。

    “呵,这次接电话怎么这么快?”林飞扬想起中午的电话就对电话那端的尤丽珂说到。

    “距离短呗,中午接你的电话在医院,现在接你的电话就在离你几座楼的距离。”尤丽珂的话听起来很在理,但显然是玩笑话。

    “什么意思?你现在在哪里?”林飞扬一言就听出来尤丽珂应该是就在他所居住的院落里或者附近。

    “你猜猜我在哪里?”尤丽珂有些调皮地反问了一句。

    “你在我住的这个院里?”林飞扬稍微有些犹疑地问到。

    “可不咋地,我临时有事,找曹书记一趟,他不是就住在这个教工区嘛。我呢这是刚从他那里拿了他上次开会捎回来的资料,他当时回来直接回家了,材料就忘家里了。明天他又要出差,所以让我抽空过来取回去好找机会组织大家好学习。”尤丽珂解释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怎么?听这口吻是没有想让我过去坐坐的意思啊?”尤丽珂用略带戏谑的味道问到。

    “看你这话说的,过来吧。我现在在住所,正好有些事情咱们当面谈谈。”林飞扬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起身急忙收拾了一下刚才吃东西时没来及收拾掉的垃圾。当然他也完全可以不用收拾,尤丽珂过来一准会帮他收拾,但林飞扬可不是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所以他挂了电话后,第一个想到就是收拾好一切,省得到时让尤丽珂麻烦。

    很快,林飞扬住所的门就响了起来,尤丽珂应声出现在了门前。

    “快进来,进来。”林飞扬开门把尤丽珂迎了进来。

    “怎么样?对这里的一切还满意吧?”尤丽珂边往屋里走边四下瞅着问林飞扬。

    “嗯,挺满意的,谢谢你。”林飞扬此时突然觉得这里有些熟悉的味道应该和尤丽珂有关系。

    “谢我?谢我什么?”尤丽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谢谢你帮我布置的这里呀。”林飞扬用手四下指了指屋里的一切。

    “不过,我有个问题,说实话我调任这里挺突然的,你怎么会知道我会来这里住?”林飞扬的确觉得有些不太明白这个问题。

    “我知道?我哪里知道,我是在党办他们帮你准备的时候,当时好奇新领导会是谁,无意间问到的。因为有两三套房子可以备选,因为不是同时建的,每一套都不太一样,我就主动请缨参与其中了,帮你选了这套住,和党办他们一起打扫布置的,觉得你会喜欢。看来我是选对了。”尤丽珂解释着,显得很高兴。

    “嗯,是的,我的确挺喜欢的。当时搬进来时我就觉得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还纳闷怎么会这样,原来还真是有原因的。”林飞扬表达着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现在明白了吧,肯定是有原因的。”尤丽珂眼神含情地盯了一眼林飞扬,林飞扬见状急忙将目光转移开来。

    “对了,喝绿茶还是红茶?我从济北来时各捎了一罐。”林飞扬起身准备去卧室的行李箱李找茶。

    “不用了,晚上我不喝茶的,喝了睡不着。”尤丽珂及时制止了林飞扬。

    “说吧,是不是想问我关于那个女学生尤丽珂的事情?因为到目前也没什么实质性收获,所以才没跟你汇报。”尤丽珂明白林飞扬的心理,及时将焦点转移到了工作上。

    “是,说说到底什么情况?你有没有看到监控录像?”林飞扬问到。

    “看了,但一无所获,里面除了看到正常出入的咱们的工作人员,根本没看到什么可疑人员,所以现在根本无法判断尹丽桦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突然矢口否认一切的。”尤丽珂叹了一口说。

    “喔,会是这样。那她有没有收到什么匿名电话呢?”林飞扬听到这里觉得有些奇怪。

    “没有,录像里没有看到她接听什么电话。而且她的手机本来就好像出了故障。”尤丽珂的话让本来想要从尹丽桦那里突破些什么的林飞扬有些失望。

    沉默间,门铃再次响起。

    “会是谁呢?谁会在这个时间找自己?”林飞扬起身去开门,忍不住心里有些纳闷。

    门刚一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扑了过来。

    “老婆,怎么会是你?”林飞扬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惊讶地呆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