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监控录像中有郝浩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450字

    平静地走出林飞扬住所的尤丽珂内心并不平静,她在林飞扬的楼下徘徊着却不愿离去。当林飞扬的窗户关上时,她不知道屋里的真实情形,只是觉得胡婧琳是幸运的!是幸福的!她有些羡慕嫉妒,甚至有些恨意!自己曾经那么努力地想要拥有这个男人,最后却还是属于了你胡婧琳!

    但想想明天工作上自己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理顺,尤丽珂不得不满腹落寞地走回了自己的家。

    孩子住校,屋里空落落的。在走进有些凄清的家门时,尤丽珂内心的落寞就变得更加强烈!

    第一次看见林飞扬时的情形再次闪现在尤丽珂的眼前,年轻英俊看上去亲和力十足的林飞扬第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之后就从来没有真正从她尤丽珂的心里面消失过。尤丽珂多想回到从前啊,回到最初碰见林飞扬的地方,一切从头开始!那样的话,一切是不是可以从来?一切是不是会和现在大不一样?记不得是在哪里看到的,也不记得是谁说的话了,大意是说我们无法拥有某个人是因为我们的渴望还不够强烈!那么面对年轻时犹豫徘徊的林飞扬,自己当时的渴望是不是还不够强烈?还没有强烈到能够拥有林飞扬?如果再执着再强烈再大胆一些,就像现在的年轻孩子,只要真心喜欢对方,管他是男追女还是女追男呢!再热烈直白一些去追林飞扬,是不是现在的林飞扬就会真正的属于她尤丽珂?

    往事徜徉,尤丽珂忍不住从抽屉里再次掏出来曾经一再翻看的影集,翻到她和林飞扬在一起时的照片,准确地说,是她们那一届和林飞扬那一届师兄妹们一起和导师集体游玩时照的集体照片。只是林飞扬当时站的位置就在尤丽珂的后面,二人紧挨着而已。但当时近在咫尺的美好感觉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尤丽珂的心里,成为了她心情晦暗伤心难过时的慰藉!但此时再看时,因为亲眼目睹了林飞扬的妻子胡婧琳的出现,和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时的情形,却似乎让尤丽珂变得伤感。自己身后的那个男人此时正在和别的女人缠绵!是的,尤丽珂自从见到林飞扬之后就情不自禁地把自己往林飞扬的女人的位置上靠,即使林飞扬的妻子胡婧琳在她眼里那也是别的女人!一时间顿觉心里面如打翻了五味瓶,实在不是滋味。她才发觉她远没有自己想象和表现出来的那么大度。她真的有些恨胡婧琳,甚至某个瞬间忍不住胡思乱想,你胡婧琳才是狐狸精,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林飞扬也许现在还会是单身!单身的自己说不定还会有机会!

    她甚至突然想到想要给林飞扬打个电话,当然这种电话显得很不合时宜。但尤丽珂此时就是想要给林飞扬打个电话,她不想让林飞扬的妻子胡婧琳可以如此安顺地度过这个只属于他们两个的晚上。

    可是以什么理由打这个电话呢?什么理由才会显得既不突兀又合乎情理呢?

    尤丽珂努力找寻着需要向林飞扬打电话的话题和理由。

    对了,林飞扬不是一直很关注那个女生的情况嘛,自己跟他汇报时,其实漏了一点,就是党办主任郝浩然曾经出现在监控录像中。一想到这里,尤丽珂才突然觉得有些奇怪,今天排班表上没有郝浩然任何事情,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监控画面中?而且中午他们不是还一起吃的中午饭吗?他怎么会又去了学校的附属医院呢?

    想到这些,尤丽珂突然有些坐卧不宁,她不再是故意要给林飞扬打电话了,而是觉得必须要给林飞扬打这个电话,及时向他汇报一下这个情况。

    尤丽珂不再管时间早晚,拿起手机拨打起林飞扬的电话来。

    第一遍响起来时,林飞扬没有接。尤丽珂多少有些不安,林飞扬是不是已经和胡婧琳上床了?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虽然的确是工作上的事情,可是怎么说也是可以明天再汇报的吧。

    正在尤丽珂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是不是第二次打给林飞扬时,林飞扬的话电话却回了过来。

    “怎么?尤副书记你还有什么事吗?”从林飞扬的口吻和称呼上一听就知道胡婧琳应该就在身边,她哪里知道是林飞扬怕他们之间真的走的太近。

    “对不起,不好意思,又给打这个电话,打扰到你和嫂子的好事了吧?”这句话倒是尤丽珂的真心话,但也是她的确想造成的效果。

    “什么话,什么好事不好事的,都多大岁数了!”林飞扬听了似乎有些不高兴,“有工作上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先挂了,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得上班呢!”林飞扬这是故意往工作上面引话题。

    “对,是,你看看我,你还别说,真是工作上的事情。林书记,我回来之后,又仔细想了想你问我的情况和你的分析,我突然想起来有个情况忘了跟你提及,就是监控录像中看到了郝浩然的身影。”

    “什么?谁?郝浩然?怎么可能?他下午一直陪我开调研座谈会呢!”林飞扬一听有些吃惊,立即反驳说。

    “是,我知道,我知道他下午一直和你在一起呢,可是他出现在监控录像中的时间应该是中午的时候。”

    “中午的时候?中午,我们不是一起吃的午饭吗?是不是录像不太清楚,你看错了?”林飞扬似乎还是不太相信尤丽珂说的话。

    “怎么可能?别人我有可能看错认错人,他,我们经常打交道,这么熟悉怎么可能会认错!”“中午吃完饭他不是提前走的吗?”尤丽珂坚定地回答说,然后提示到。

    “是,他是走的早一些。你是说他是中午离开之后,然后去的附属医院?”林飞扬又想到开会前对郝浩然产生的一些不太好的感觉,加上这个情况,他此时开始相信尤丽珂说的话。

    “对呀,如果打车的话,这中间时间完全来得及。”尤丽珂和林飞扬越聊越清晰,她脑子里甚至仿佛看到郝浩然匆匆忙忙走进病房又匆匆忙忙离开的情形,因为利用中午那段时间去学校的附属医院的确并不是太充裕,应该会很匆忙。

    “嗯,这是个重要的情况,千万不要鲁莽行事,既不要放过一个坏人,也一定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你从那个学生身上再做做文章,看能不能打探到郝浩然去那里究竟干了什么。我这边也旁敲侧击看看郝浩然的态度,侧面了解一些情况。这种事情一定要慎重再慎重。”林飞扬用低沉的声音叮嘱着尤丽珂。

    “嗯,我知道,一定会的。”

    “老林,都这么晚了,谁的电话?我洗完澡了!你还洗不洗?”尤丽珂刚回应完林飞扬的叮嘱,突然隐约听到电话那端胡婧琳的喊话声,刚才她并没在林飞扬的身边!本来有些平复的心情突然就被胡婧琳的话击打的七零八落。

    “就这样吧,是不是喊你洗澡了?你去忙吧。”然后不容林飞扬再多说话,尤丽珂便直接干脆地挂了电话。她方明白,再怎么努力也是徒伤悲,林飞扬这座楼台在胡婧琳那里,她又怎么可能近得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