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胡婧琳忿然出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1本章字数:2078字

    “谁呀?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胡婧琳裹着条浴巾,搓擦着自己的头发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林飞扬有些匆忙地在收放他的手机,忍不住问到。

    “喔,没事,工作上的事情。这不刚刚过来嘛,事情有些多,刚才又有急事。”林飞扬尽量平和轻松地应答到,他意识里闪了一下尤丽珂的身影,但一想到刚刚胡婧琳对尤丽珂的敌意,还是有些含糊地没敢明说是尤丽珂的电话。

    “是吗?那也不一定非得这么晚吧,也太不分时间了,就不怕你睡了,影响你休息?”胡婧琳似乎有些不相信,走到林飞扬身边就要拿手机查看。

    “我都说了是工作上的事情,你这人怎么还不信人了?”林飞扬对胡婧琳的举止有些生气,语气不觉间也就重了一些。

    “吔,你看看你这个人,我看看怎么了嘛!既然是工作上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看的?你不让看,心里就是有鬼!”林飞扬的话反而激起了胡婧琳的好奇心,她拿起手机就要查看林飞扬刚刚是和谁通了电话。

    “看,看,给你看吧,真是不可理喻!”林飞扬“啪”地一下把手机放在了胡婧琳的面前。

    “看就看,这可是你让我看的。”胡婧琳竟然真的翻看起林飞扬的手机来。

    林飞扬看着胡婧琳一举一动内心十分的生气,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通过手机通话记录,可以清晰地看到刚刚林飞扬和尤丽珂通了电话,而且是林飞扬主动打过去的,通话时长竟然有10几分钟。

    “好啊,我冲个澡才冲了几分钟!我是不是一进卫生间你就给她打电话了?你们倆到底什么关系?一打电话还打这么长?”胡婧琳一时间有些情绪激动,十分生气地质问起林飞扬。

    “你到这里是专门来找事,气我来了是吗?刚才是她给我电话,我没接,但又害怕有急事才又打回去,而且她刚才也的确有急事。我明确地告诉你,我们之间就是同事关系,因为最近有些事情,她需要向我汇报工作!刚刚打电话也纯粹是因为有工作确实需要沟通!”林飞扬非常生气地解释着。

    “鬼才相信你说的话!工作白天不可以汇报吗?不可以在工作时间汇报吗?还非得到住处非得这么晚沟通吗?我这是来了,我要是不来,她是不是现在还在这里汇报工作呢!你们是不是准备沟通一晚上呢!我看她纯粹就是个狐狸精,专门勾引你这种单身独居的男人!”胡婧琳一时间臆想联翩,有些口无遮拦。

    “啪”一个耳光就落在了胡婧琳的脸上,“我看你真是疯了!”胡婧琳的话一下子触怒林飞扬,情绪瞬间失控,直接打了胡婧琳。

    “好,林飞扬,你从来没打过我,今天你竟然打我!你竟然为了一个刚刚认识的女人打我!”胡婧琳有些委屈难过,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然后看也不看林飞扬,直接飞奔进了卧室。

    林飞扬呆愣在了那里,他有些懊悔,觉得自己做的的确有些过分。可是胡婧琳这是怎么了?她怎么会变得如此疑神疑鬼?胡乱猜忌?这和他一直以为的胡婧琳的确有些区别!可是他哪里知道女人到了一定年龄,身体发生的变化的确会让人变得患得患失情绪有些异常呢!

    正在林飞扬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之际,胡婧琳已经快速地穿好了衣服,从卧室里拎着自己的行李包飞奔了出来。

    “婧琳你这是要干什么?都这么晚了!”林飞扬甚至没反应过来,胡婧琳已经跑到了门口。

    “我在这碍事,好给你空间,好给你那位‘同事’汇报工作的空间!”然后急转身开开门就疾步走了出去。

    林飞扬跑到门口,胡婧琳已经走到楼下。他本想喊住胡婧琳,走道里静悄悄的,在这个时间的确有些顾忌影响,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胡婧琳消失在了楼梯间。

    返回屋里,屋里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林飞扬着急地来回踱着步,他想给胡婧琳打电话,但又觉得这个时候打电话的确不合时宜,胡婧琳正在气头上一准不会接。

    随她去吧,反正她对这座城市也不陌生,送女儿上学时,就是她独自一人过来的,当时她们母女还到处玩了两天,拍了不少照片。本来说好两个人要一起送女儿林婧飞的,当时因为自己忙于工作,最后不得不食言,为此,女儿一提及此就会给林飞扬脸色看。林飞扬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胡婧琳很可能会去找女儿林婧飞,就忍不住找到手机要给女儿打电话,可是拿到手机又犹豫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11点了,女儿应该已经睡了。再说了,万一胡婧琳不去女儿那里,打给她估计只会再找气受,女儿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一定也会指责自己的。所以,想了想,林飞扬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

    给胡婧琳发条信息吧,发条信息,至少让她知道自己在担心着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林飞扬走到卧室,坐到床上,觉得还是应该做些什么,便及时给胡婧琳发了条信息:“首先我给你道歉,今天是我的不对,我无论如何都不该打你!我,唉,怎么说呢,我可能其实是因为工作压力的缘故,你这么一闹腾,所以才会忍不住动了手,请你理解我原谅我。另外时间这么晚了,一定要及时找个地方住下,你最近身体本来就不好,又那么远过来,一定要及时休息。”“对了,我对天发誓,我和那个尤丽珂绝对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林飞扬发完第一条短信,又及时补充了一条。他看信息都发送成功了,这才脱衣躺到了床上。

    辗转反侧,林飞扬的脑子里一会是妻子胡婧琳失魂落魄在大街上走动的影子,一会是同门师妹尤丽珂意味深长的眼神;一会是胡婧琳早些年知冷知热春风化雨般的温柔,一会是尤丽珂上学时关爱有加疾风劲草般的热烈。

    外面的灯光依次暗了下来,夜已趋深。但对于林飞扬,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