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靳式栗逃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2本章字数:2258字

    失眠多梦的一夜终于过去,林飞扬第二天醒来时,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妻子胡靖琳她怎么样了?昨天晚上到底去没去女儿那里?现在人在哪里?他一度拿起电话想要给胡靖琳打个电话问一问她的情况。可是拿起电话后,又有些犹豫,昨天晚上给胡靖琳发过去的短信消息没有收到任何回音,心里就有些嘀咕,她一准还在气头上,所以犹豫之后决定放弃,毕竟今天还有一大摊子工作等着自己去做,一早惹来不痛快可不是太好。

    打定主意吃了些东西去上班的林飞扬路上突然收到了女儿的语音微信,他急忙打开听了听。

    “爸爸,首先声明我很生气,生你的气,昨天晚上竟然让妈妈一个人出来!不过,谁让你是我爸爸,生气归生气,还是想告诉你,妈妈昨天住的我们学校的酒店,我偷偷跟你说一声,她不让我跟你联系,说是故意让你着急,我怕你一直担心,所以才告诉你的。不过,她说她要回去了,说你跟她道歉了,她原谅你了。得亏那是我妈,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没有原谅你呢!你一定得离那个女人远点!”

    “这个死丫头,心里终归还是有他这个老爸的!”这个消息发来的太及时了,心里面潜在的焦虑和担忧一下子舒缓开来。然后及时拿出手机给胡靖琳发了条短信,字字句句都是他此时内心的真实想法。

    发完短信,刚走到办公室门前,就见尤丽珂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看就是昨天晚上也没有休息的样子。

    “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匆忙?”见尤丽珂小跑着过来,林飞扬有些奇怪,于是边开着自己办公室的门,一边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可是他自从来到这里见到尤丽珂之后,第一次看见她如此惊慌失措般慌乱。

    “进屋再说,到屋里再告诉你。”尤丽珂左右环顾着看了看走廊,有些神秘地对林飞扬说到。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如此神神秘秘!”进屋后,林飞扬有些不解地再次问到。

    “不好了,飞扬,我跟你说出大事了,靳式栗他逃跑了!今天早上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尤丽珂的话一出口,的确让林飞扬也是大吃一惊。

    “别慌,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一大早我就收到了纪委同志打过来的电话,说靳式栗在凌晨时分,趁一个看守闭着眼睛打瞌睡,另一个看守不知去向的时候趁机逃了出去。那个时候因为工作人员进出,两道铁门也都打开了。看回放录像,靳式栗当时应该觉得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根本没有任何犹豫,迅速推开门,跑出了纪委的大院。”尤丽珂复述着她早上听到的内容。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情?靳式栗同志这是在犯浑,竟然如此糊涂,敢私自逃跑!再被抓住的话,岂不是会罪加一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道理他还不懂嘛!”“对了,听说审出来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没有?”听到这个消息的林飞扬有些痛心疾首,然后又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好像没有,事发突然,我没有来得及多问,纪委的同志打这个电话主要是告诉我们,一旦发现靳式栗的任何蛛丝马迹,要立即通知他们。但听他们的意思,应该没有审出什么特别关键的信息,否则的话,估计就会提交检察院进行立案处理了。”尤丽珂分析补充说。

    正说话间,郝浩然突然走到了林飞扬办公室的门前,他见尤丽珂在,又折身要走,但被正对着门说话的林飞扬看到,便及时出门喊住了他。

    “怎么?浩然主任你有什么事吗?”

    郝浩然听到喊话后及时停了下来。

    “喔,没事。我本来是想问问你今天上午9点的党务专项调研会议是否如期进行?是否还有其他事项需要准备。”

    “尤副书记又不是外人,怎么还直接走了?”林飞扬多少有些不理解地问到。

    “嗨,主要是看还有些时间,看你们在聊,我就想待会再来一趟。”郝浩然的回答倒也在情理之中。

    “对了,浩然,昨天中午吃完饭你又去医院了吗?”林飞扬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尤丽珂汇报的情况,又想到今天靳式栗突然逃跑的事情,加上刚才郝浩然刚刚多少有些闪躲的举止,突发奇想,突然发问到。他其实就是想通过这种突然袭击的方式,看看郝浩然会有什么反应,他与原党委书记靳式栗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

    由于林飞扬的问话实在出乎意料,随后跟到门前的尤丽珂都觉得林飞扬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怎么可以这么直白地就问郝浩然这个问题呢?

    郝浩然果然呆住了,林飞扬的问话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他直接愣在了那里足足有好几秒,然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不,嗯,是的,我昨天吃完中午饭是又去了一趟医院。”他开始试图否认,但随即就又肯定了自己去过医院的事实。

    “大中午的你还去那里干嘛?”此时的尤丽珂看到郝浩然的表情,忍不住在后面追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记错了,我以为下午是我的班呢,但走到后才发觉记错了。”“对了,林书记还有其他事吗?没事的话我先回办公室整理一下待会开会用到的资料。“郝浩然解释说,然后想急于离开。

    “是这样,那好吧,你先回去吧。”郝浩然的回答从逻辑上似乎也说的过去,林飞扬就让他先回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你怎么就这样让他走了?”见郝浩然走开后,尤丽珂有些不解地问到。

    “怎么?不让他走还能怎样,你还想就此从他嘴里套出些什么?不可能的。我刚之所以如此做,才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看看他是不是能毫不犹豫地回答他的所作所为,但事实证明他心里的确有鬼,至于这个‘鬼’是什么,没有证据肯定是不可能问出来的,但他刚才的一些表现已足以说明以后有些事情还是要小心问好。”林飞扬解释着自己的做法和判断。

    “嗯,真没想到,看不出来,这个郝浩然还真有问题,明明他刚值过班,怎么可能记错?不过,这样一来,岂不是打草惊蛇,会不会让他意识到什么?”尤丽珂突然有些担忧地问。

    “这正是我想要的,对方只有被惊到了,才会有所行动,这样一来也才可能会露出一些破绽,后面的工作也才能好做一些。”林飞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对,有道理,这靳式栗一逃跑,相信那些藏起来的狐狸尾巴一定快露出来喽。”尤丽珂忍不住赞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