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得而复失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2本章字数:2256字

    挂了林飞扬的电话后,胡婧琳深吸了一口气,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听了林飞扬的话,胡婧琳突然有种紧张感,这种紧张感来的有些突然,她没想到老公打过来电话竟然是有任务要办!而此时面临的情形让她觉得有些像电影中的场景,而且是那种要不露深色去跟踪人,跟踪一个厅级大人物,这可并不是她胡婧琳擅长的事情!

    稍稍平静下来后,她急忙打开微信,找到刚刚给女儿林婧飞发过去的那张照片,身后果然站了一个人!因为恰巧自拍时,那个人从旁边走过,虽然当时因为人多,那个人走的应该并不快,但还是有些虚焦,不过并没模糊到影响辨认效果的地步。她立时四下看了看,自己座位四周好像并没有那个人的影子。胡婧琳的座位靠近车厢的一头,然后她便站起身朝车厢里面走去。从道理上来说,既然那个人会出现在这里,他的座位应该就会在自己所在的车厢里。

    她四下瞅着整节车厢里的人,目光所及之处,人们总会投来一丝不解和厌烦之意,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平时从未做过此等事情的胡婧琳有些不好意思。找了三分之二的车厢后,正在胡婧琳开始有些失望,觉得是不是信息有误的时候,突然发觉有个人低着头,背影很有些像照片中的那个男人,也就是靳式栗。那个男人的座位靠近过道,从后面看头发夹杂着一些白发,已经有些稀疏谢顶。

    因为那个人一直低着头,似乎在打盹,无法看清脸。为了进一步确认,胡婧琳在路过那个人时故意踩了他稍微靠外的那只脚。对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抬头瞅了一眼胡婧琳,脸色显得十分憔悴,目光中无精打采,只是白楞了一眼胡婧琳,并未多说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踩到你了。”胡婧琳连忙道歉说。在道歉的瞬间,胡婧琳确认面前的男人就是老公告诉的在逃的青南大学前党委书记靳式栗。确认了这一点后,本来平静下来的她又开始紧张起来,连忙从靳式栗身边走了过去,装作要去卫生间。

    她走到前面卫生间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又回头瞅了瞅靳式栗。靳式栗似乎因为被胡婧琳打扰到没了睡意,开始左瞅右看。让胡婧琳意外的是,靳式栗竟然拿出了手机,而且似乎收到了什么信息,低头在看。趁靳式栗低头的瞬间,胡婧琳趁机抓拍了一张他的照片,虽然稍微有些远,但放大来看,认识他的人应该还是可以看到是他。然后她便迅速地将有关车次信息和那张照片通过微信发给了老公林飞扬。

    “真是太好了,果然是他!一定要看好了,千万别跟丢了。我这就联系学校去纪委的同志,看看他们下一步怎么做才好。”林飞扬的微信让胡婧琳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本来想进卫生间平息一下自己,但没想到里面有人,一直紧闭着门。而她有些局促不安的神情似乎已经引起了靳式栗的注意,他正一个劲地朝胡婧琳的方向看。

    胡婧琳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装作很想要进卫生间解决内急的状态,来回的踱着步,并不时的用手拽拽卫生间的门把手。

    卫生间的门终于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胡婧琳,胡婧琳顾不得理会他,急忙走了进去,顺手就关上了门栓,然后使劲地呼了一口气。

    恰在此时,手机响了起来,吓了胡婧琳一大跳。她突然有种切身的感受,看来干什么都不容易,平时电视电影里面看上去神通广大的便衣警探原来真正的滋味竟然如此难受,看来自己还真不是干这个的料!

    她打开手机,竟然是女儿的来电,她不是在上课吗?怎么这个时候来电话了?

    “喂,小飞你不是在上课吗?”接通后,胡婧琳压低声音问到。

    “这不是刚下课嘛。怎么?女儿关心一下你还多了?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哪了?”林婧飞的话合情合理。“对了我爸后来跟你联系了吗?”林婧飞后面的话让胡婧琳多少有些来气。

    “你不提你爸还好,一提他就让我来气!”此等情景下,倒真是胡婧琳的真心话。

    “怎么啦妈?我爸是不是又欺负你了?我说怎么刚才给他打电话老占线呢!他是不是又和那个狐狸精联系了?”林婧飞一听妈妈的抱怨话,立即又开始替胡婧琳打起抱不平来。

    “还不是都怪你!”转念一想的胡婧琳突然又开始抱怨起林婧飞来。

    “吔,我说你这人怪不怪,每次想给提气撑腰的时候,你就刀锋转向,开始朝向我,真不是不知道是该帮你还是不帮了。”林婧飞听了妈妈胡婧琳的话有些甚感意外地生气。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说说你,不是说好了不让你把照片发给你爸吗?你是不是没听话?是不是还是发给他了?”胡婧琳直接挑明了生气的原因。

    “嗨,原来是因为这个生气呀?不就是张照片吗?我那可是在帮你,想让我爸看到你美美的自拍,让他时时刻刻想着你!省得惦记那个狐狸精。我这么良苦用心,老妈竟然无法体谅到,真是枉费我的脑细胞了!”林婧飞听到这里急忙狡辩说。

    “你就不是找理说吧,你知道你的一番美意给我惹来多大的一个麻烦!”胡婧琳压低声音对林婧飞解释了一通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这回事?我爸也真是的,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一个去做呢?太危险了妈!我跟你说,你可得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就甭管他了,反正这又不是咱们应该做的事情。”林婧飞知道了妈妈面临的情形后也有些抱怨爸爸林飞扬,正像妈妈刚刚提到的,靳式栗又不是一般人物,万一外面再有什么人接应,岂不是很危险?

    “妈,都是我的错,这次女儿真错了。不过,我又到上课时间了,妈你千万小心哈,不行的话就撤,咱可不当什么英雄。”林婧飞不得不又匆匆忙忙地挂了电话。此时,胡婧琳也听到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应该是有人真想用卫生间了,她便急忙从里面走了出来。

    “真是的,竟然用这么长时间!”卫生间门外等着的应该是个真正内急的人,胡婧琳一出来就被抱怨了一句。她刚想反驳,斜眼瞅了瞅靳式栗坐的位置,那里竟然坐了另外一个人。胡婧琳使劲揉了揉眼睛,以为是眼睛花了,但千真万确,靳式栗的座位上坐的是别人!就这么一会功夫,靳式栗突然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