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勇擒靳式栗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2本章字数:2291字

    从找到发现靳式栗时的心中暗喜乃至紧张,现在却突然发现靳式栗又不见了,胡婧琳立即有些沮丧。她毕竟也是个在纪检系统工作多年的人,知道像靳式栗这种人物的重大意义,像他这种人一旦有了问题,往往可能会牵扯到许多意想不到的人。

    “请问刚才在这坐的人去了哪里?”来不及多想,胡婧琳立即走到刚刚靳式栗坐的地方,对现在坐在那里的一个年轻男人问到。

    “什么人?我来时这里就是空的,正是看到没人坐我才坐的。”对方的回答让胡婧琳更加失望,看来靳式栗一准发现了什么?一定是在自己进卫生间之后立即就离开了自己的座位。

    “对不起,请问你看到刚才坐这里的人往哪个方向走了吗?”胡婧琳急忙又问起坐在他旁边的人。

    “没太注意,我刚才一直在打盹呢。”对方的回答让胡婧琳更加失望,也没再有心情继续多问。她左右看了看,自己刚才进了卫生间,从一般意义上来讲,对方更可能直接朝卫生间所在的另一个方向走。她便急忙朝自己座位的方向走去,不停地看着每一个出现在她视线里的男男女女。

    她连续走了三四节车厢也没有看到任何靳式栗的影子。

    “不行,还是跟老公及时汇报一下情况吧,再这样下去,估计也很难找到对方。”尽管心里很是害怕跟老公汇报这种情况,可是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胡婧琳不敢怠慢,还是决定把自己跟丢靳式栗的事情及时汇报一下。

    “对不起老公,靳式栗不见了!我一直在找,还没找到他”

    “什么?靳式栗不见了?你可真行,在车上竟然能把人跟丢!”果不其然,刚发过去靳式栗不见了的消息,老公林飞扬抱怨的话立即回了过来。他不知道具体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下,跟丢靳式栗也没有那么不可能吧!

    “继续找,我这边刚跟尤副书记联系上,她说已经把情况跟纪委那边的人汇报了,正在研究围堵靳式栗的方案,他们也正在联系车站方面的工作人员。”

    “什么?又是那个尤副书记!”一看到“尤副书记”几个字眼,胡婧琳眼前立即再次浮现出尤丽珂那幅不得不说算得上娇好的容颜,就忍不住来气,要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摊上这么不讨人喜欢的事情!

    “找?找什么找!让你那个尤物过来找吧!我这么笨,根本找不到!”气呼呼的胡婧琳忍不住回了一句不太理性的话。

    可是气归气,胡婧琳的理性中依然觉得这种情况下,找到并跟踪靳式栗的确是自己不可推辞的任务。一边生气一边又忍不住急匆匆地朝下一节车厢走去。

    路过一个卫生间时,卫生间的门紧闭着。

    “靳式栗会不会是躲进卫生间里了呢?”胡婧琳摸了摸卫生间紧闭的门把手,忍不住在心里面想,于是就停在了那里等着里面的人。

    可是很遗憾,很快,卫生间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个女人。

    她不得不再次继续往前走。

    “你现在变得真是不可理喻,心胸怎么会这么狭隘!我们只是同事,什么尤物?不用你找了,反正人已经丢了!”林飞扬随后发过来的话,让胡婧琳真心开始有些生气,便忍不住想要打电话过去,好质问林飞扬到底有没有良心,自己如此辛苦地找人,她竟然说自己不可理喻,心胸狭隘!

    可是这种情况下,现在跟他讲理显得自己还真是有些心胸狭隘了呢!算了,原谅他吧,毕竟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而自己的所作所为,还不都是因为爱他在意他林飞扬!胡婧琳极力开导着自己。

    正在此时,车里面播放起即将接近下一个站点的信息,这无疑对胡婧琳心中存有的希望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靳式栗既然知道了自己被跟踪的话,一准会利用这次靠站的机会下车的!

    这让心里本来存有一丝侥幸,希望能够再次发现靳式栗的胡婧琳有些焦急万分,列车员甜蜜的播音在她听来如此刺耳,此时,每一刻每一秒都显得如此珍贵!

    正在胡婧琳觉得毫无希望之际,在靠近另一节车厢的卫生间门时,那扇门先是开了一个缝,然后又迅速地关上了,似乎是在等着一个时机,一个合适的时机!胡婧琳注意到这些时,心中即将熄灭的希望之火再次点燃,她本能的觉得里面很可能就是她千方百计要找的人!既然到处再找也是枉然,胡婧琳干脆就站在了那里等着门开。

    当播音员再次播报即将到站的消息时,那扇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果然,正是躲藏起来的靳式栗!

    胡婧琳此时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虽然发现了靳式栗,可是此等情形下,如何才能抓住他才是关键!

    胡婧琳心急如焚,恰在其时,对面走过来一个乘警!在眼睛看到乘警的瞬间,胡婧琳灵机一动,她突然像疯了一样跑向想要朝车门口移动的靳式栗,然后狠狠地抓住了他。

    “你个臭流氓,我看你还往哪里跑!你别想再跑!”胡婧琳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劲地对靳式栗是又拉又扯。

    “疯子,你想干什么?谁认识你!”反应过来的靳式栗极力挣扎着疯一般的胡婧琳,想要脱身。

    “乘警同志,快点帮忙抓住他,他是臭流氓,不,他比流氓还流氓,他是罪犯!”胡婧琳毕竟是女人,靳式栗眼看着就要挣脱,胡婧琳大声喊到。

    乘警同志闻声已经来到两个人身边,一边抓着靳式栗一边问胡婧琳到底是什么情况。

    “放开我,她就是个疯子,我根本不认识她!”靳式栗努力挣扎着,想要挣脱已经抓住他的乘警的手。

    “千万别松开,他是罪犯,千真万确,他是在逃的贪污犯!”胡婧琳见乘警有些犹豫,急忙喊到。

    “别听她血口喷人,她就是信口雌黄!我绝对不认识她!”靳式栗没有放弃想要逃跑的想法,仍在努力挣扎。

    “我是纪检系统的,我有工作证!”情急之下,胡婧琳想到为了备不时之需,一直带着的自己包里的工作证。“你千万抓紧了他,我给你拿工作证!”一边叮嘱着乘警同志,一边急忙打开一直背着的包,快速地找出了自己的工作证。

    这招还真管用,乘警同志看到胡婧琳的工作证件后,相信了她的话,抓着靳式栗的双手更加用力。

    准备下站的乘客不明所以,当站起来陆续靠近的乘客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情况后,无不为胡婧琳和勇擒靳式栗的乘警鼓掌。

    “贪污犯最可恶,巧取豪夺,不劳而获,就是寄生虫!”一些大胆的乘客甚至忍不住想要揍靳式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