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暂时的平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2本章字数:2211字

    胡婧琳很是忐忑不安,她多么希望此刻老公林飞扬就在身边呀!不过,她知道,无论如何都要确保靳式栗的人身安全,所以听从了车站医护人员的建议,随他们一起及时将靳式栗送去了就近的一个医院进行全面检查。

    等确认靳式栗的危险情况终于可以排除了之后,胡婧琳已经甚是疲惫。正在她觉得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省纪委的同志应该已经开车赶过来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她没看号码就以为一定是老公打过来的电话,但没想到接通后是个女的,而且一听就听出来是在老公寓所碰见的那个姓尤的女人。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你老公林飞扬给我的你的号码,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所以只能由我陪着省纪委的同志一起过来抓靳式栗回去。不过听说你们去了医院,现在在哪里?我们马上过去接。”尤丽珂的话比较得体,说的似乎也很合乎情理,老公自己总不可能跟着过来吧。

    虽然的确很失望,甚至本能的又有些不高兴,可是工作是工作,尤丽珂因为工作需要赶过来,总不能情绪用事不告诉她吧,所以,胡婧琳便及时将靳式栗所在医院的地址告诉给了尤丽珂他们。

    等尤丽珂和省纪委的同志终于赶到医院后,尤丽珂和省纪委的同志本意是想让胡婧琳跟着一起再回青南市的,好协助多了解一些情况。

    “真的,我没什么要多说的,说实话这是老公要求我做的,我只是不想让老公失望而已。真有什么事情问我老公吧,发生在车上的情况我都跟他说了。”胡婧琳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但也有些故意的成分,她一句一个老公的说着林飞扬,就是希望面前的尤丽珂能明白老公林飞扬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她胡婧琳是林飞扬的妻子!

    尤丽珂当然明白这一切。

    “那好,嫂子,你多保重,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我们和省委的同志就先回去了。”“咱们后会有期。”临上车前,尤丽珂又忍不住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胡婧琳没有应答,心中却忍不住想“谁愿意和你后会有期!你只要不打我老公的主意就行!”

    但胡婧琳就是有一种直觉,有一种尤丽珂十分了解自己老公林飞扬的一切,和老公林飞扬绝对不止只是同事关系的直觉!

    “但愿这种感觉是错的吧!”看着载着靳式栗的车渐渐远去,想着临上车前尤丽珂的神情,胡婧琳禁不住在心中祈祷。

    终于再次坐上了回家的车,想着此前发生的一起,胡婧琳渐渐的打起盹来,车载着睡意朦胧的胡婧琳快速驶向济北市。

    “怎么?她没跟着回来?”等安排好一起回去复命的尤丽珂来到林飞扬面前时,林飞扬第一句话就问到。

    “没有。是不是让你失望了?今天这是可我第二次说到‘失望’了,当时她也是这么问我的。哎,你们还真是两口子,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不过我可是极力劝她跟着一块回来的,当时省纪委的同志说想跟她多了解一些情况,可是她说该问的你都知道,她没必要再跟着回来,所以拒绝了。”尤丽珂多少有些吃味地回复说。

    “没回来也好。整件事情确实是因我而起,是我要求她协助跟踪靳式栗的,中间还一波三折跟丢了。我当时都没好意思跟你们多说,中间我还一味地抱怨过她,她不但没有放弃,还最终将靳式栗给抓住了,想想平时的她,当时一定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也的确是难为她了。”林飞扬后面的话让尤丽珂更加吃味。

    “嗯,她是挺能干的。靳式栗暂时需要调养两天,一旦他的身体适合,省纪委的同志会抓紧跟进审问的。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本来还想与林飞扬多说些什么的尤丽珂听了林飞扬的话突然觉得没了任何想在林飞扬面前多表现的欲望。

    “好吧,回去好好休息休息,这么辛苦的赶路,你也跟着受累了。”林飞扬觉察到了尤丽珂情绪当中的变化,但看着已经有些疲色的尤丽珂发自真心地说到。

    看着尤丽珂消失的方向,想着她刚刚的表情,林飞扬似乎多少有些不知所以的感动。他当然感觉的到尤丽珂依然对自己存有某些喜欢甚至是爱的情愫,这么多年过去了,从情感的角度说,至少是很难能可贵的。但理性一再告诉他,他绝对不可以有丝毫放松自己的念头,他需要理性,需要将他和尤丽珂的关系摆的清清楚楚,他们之间只能界定于同事关系,最多也就只能比普通同事关系多一层师兄妹的关系,仅此而已。

    正在林飞扬有些思绪纷飞之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飞扬看了看手机,是妻子胡婧琳打过来的,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想给她打个电话的,急忙接起了电话。

    “哎呀,对不起老婆,我一直想给你打个电话的,一忙就忘了,这会到家了吧?”接通电话后,林飞扬忙不迭地道歉说。

    “有什么对不起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嗯,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到家了,你专心忙你的事情吧,我也只能帮到这里了。”胡婧琳似乎显得十分大度,并未介意林飞扬没有主动给她打电话的事情。

    “老婆大人辛苦了,今天你立了大功,我没在身边,买些好吃的好好犒劳犒劳自己。”林飞扬的确是这么想的。

    “有什么好犒劳的,是呀,你又不在身边,再好吃的东西也没滋味咯。”胡婧琳的叹息让林飞扬有些过意不去。

    “真是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林飞扬再次道歉说。

    “有啥对不起的,只要你人好好的,老老实实干工作,就没什么对不起我的!”胡婧琳话里有话,这一点林飞扬当然听的出来。

    “放心老婆,老公别的不说,这一点保证让你放心。”林飞扬刚刚捋顺了一遍思绪,十分肯定地回答说。

    “那就好,你忙吧,放心就是了,反正我已经到家了。”然后就主动挂了电话。

    整个屋里再次安静下来。但林心扬的心里却没有平静下来,整个事情似乎又暂时陷入了僵局,靳式栗虽然逃而复得,但截至目前,依然没取得任何实质性的突破。还有收到的优盘,里面究竟是谁还是不得而知,还有郝浩然究竟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存在,目前也是毫无头绪。一时间,林飞扬有种不知从何处着力的茫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