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尹丽桦初启心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2本章字数:2189字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是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我跟你们说,你们没有这个权力抓我!你们抓我也没有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在林飞扬决定把尹丽桦带到收拾好的房间准备作一次深沟通时,不明所以的尹丽桦一开始十分的不配合,试图挣脱郝浩然和一起抓住她手的沈珮琳。

    “放心,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只是给你换换环境,交交心聊聊天,希望你能积极配合。我们都是你母校的工作人员,怎么可能会伤害你,这一点我以人格保证。”跟在后面的林飞扬安抚说。听了这些话,扭头看了看林飞扬的眼神,尹丽桦这才最终放弃了挣扎。

    要谈话的房间环境很舒适,显要位置处,一盆生命力极为旺盛的绿萝伸展着枝叶,油光绿亮,让人见了心情不自觉间会舒缓下来。

    当几个人将尹丽桦从病房引领到郝浩然找好的房间里面后,林飞扬示意他们离开了房间,屋里只剩下林飞扬和尹丽桦两个人。

    林飞扬此次吸取了上次尤丽珂她们的教训,及时悄悄地开启了手机的录音功能,这才开始了和尹丽桦的对话。

    “你好,小尹,咱们也算有过一面之缘了,只是那次比较匆忙,你当时的状态也不好,恐怕都不记得我了。现在我就正式的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林飞扬,先前在济北大学工作,济北大学的校长,党委副书记。目前系青南大学的党委书记,也就是接替的靳式栗同志的工作。”提到靳式栗时,林飞扬故意放慢了语速,看了看尹丽桦的反应。

    “按说我这是升了呢,但其实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愿来。我之前在济北大学干的挺好的,老婆孩子都在那里,嗯,不对,现在孩子平时倒是在这里上大学念书。所以,我其实一点也不愿意离开那里,这一点我想你应该能理解,就像你不想离开家,离开自己的亲人一样。”“你离开家有多久了,想你的爸爸妈妈吗?”林飞扬开始打起亲情牌,想让尹丽桦能尽快地配合自己,多说出些她所知道的情况。

    “我的孩子是个女儿,其实和你差不多大。不过我要孩子晚,推测起来,也许我还会比你的爸爸大上个几岁。看见你我就会想到她,想到我的女儿,就会忍不住想如果我的女儿出了这种情况,我这当爸爸的该会怎样,真是想都不敢想,我想我会心急死的!”“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一直还没敢通知你的家人,担心你的爸爸妈妈会受不了打击,出什么意外。”林飞扬见一直是自己自言自语,尹丽桦始终缄默不语,决定稍微给她施加一些压力,就变通了一下没敢联系尹丽桦家长的初衷,从家人的角度希望能打开这种沉默的局面。

    还别说,林飞扬的话此时开始触动了尹丽桦的心。

    “别,千万别,你们千万别把我的事情告诉给他们!我爸妈可不比你年轻,他们都挺大年纪了!”林飞扬的话音一落,尹丽桦有些惊恐地说到。

    “我,我可没你女儿那么幸运,有个当大学党委书记的爸爸,还这么年轻。”她终于开始讲到与她自身有关的事情。林飞扬及时给予温暖和鼓励的目光,希望能打开这个看上去温柔美丽娇俏的女孩子的心扉,听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我在家里倒是老小,上面还有两个哥哥,爸妈勤劳能干,按说也应该挺幸福。可是家里的二哥后来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把家里折腾的很不安生,都跟着倒霉。我爸爸年纪大了,前两年被他气出了毛病,一直卧床不起。我妈因为照顾他,加上还得劳动,这两年身体也一直不太好,生活的十分不容易。”说到这里,尹丽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里噙满了泪水。

    林飞扬见状,急忙将旁边桌子上放的抽巾纸拿到了尹丽桦的身边。

    “谢谢!”尹丽桦边取抽巾纸边言说着谢意。

    “真是个不容易的孩子!”这是林飞扬的心里话,他出身平凡普通的家庭,深知从这样家庭走出来的孩子真的很不容易。可是即使再不容易也不能成为自甘堕落的理由!

    “你一定会想着我一定是个攻于心计自甘堕落的女孩子,所以才会想着找捷径高攀咱们的靳式栗书记?”尹丽桦说到这里,无奈地笑了笑。当然,此时的笑比哭还难看。

    “其实,我从未这么想过,从来没有!从未想过靠自己的姿色谋取些什么。我因为有艺术特长,专业一直比较突出,我一直想着靠自己的实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庭的命运!”尹丽桦再次陷入沉思,突然又再次缄默起来。

    林飞扬知道此时尹丽桦的内心一定会极端的复杂,从刚才她的话判断,一定是什么事情促使她改变了初衷,才会出现后面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催问她,起身去桌子边给尹丽桦倒了杯茶。

    但转身回到尹丽桦身边时,她已经痛苦地抽泣起来。林飞扬忍不住抚摸了一下她的肩膀,瘦俏惹人怜爱!可怜的孩子一定是遇到了大事才会如此伤心泪雨!

    尹丽桦痛哭了一阵子之后,才开始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无助。

    “不愿说可以不说。”林飞扬此时真有些不忍心再追问什么,看着面前和自己女儿几乎同龄的尹丽桦,恻隐之心让他真有些不忍心再追问任何其他让她伤心的信息,至少此时是这样。

    “不,我一定要说!这些天我也反复在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到底要不要说出来?说出来会不会像他们原先警告我的那样?即使那样又如何!”尹丽桦说着说着,反而开始变得越发的坚定。

    “我希望靠自己改变什么,却没曾想自己实在是太弱小了。也许正是因为希望靠自己能改变些什么,所以对一切机会格外的渴望吧,但正是这种强烈的渴望让我无意中走进了迷局,走进了同学给我设置的迷局。我有个学声乐的女同学,也算是好姐妹吧,可是我没想到她会害我,把我给坑了!而且坑的这么惨!”

    听到这里,林飞扬多少有些迷惑,怎么说了半天没有提到任何跟靳式栗有关的事情?难道靳式栗是被冤枉的?他和面前的尹丽桦的关系根本不是一开始想的那样?这怎么又出来个女学生?而且听情况还是尹丽桦发生变故遇到问题的关键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