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暗自施压鸿门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2本章字数:2217字

    听着尹丽桦的话,林飞扬的心中充满了各种疑惑,他甚至想主动问一问她是不是在有意回避问题的核心?是不是受到过靳式栗的威胁?所以才不敢提及他,才会避重就轻地想要转移视听?正在靳式栗充满各种想法,还未来得及向尹丽桦问出口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林飞扬扭头一看是郝浩然!

    早不进来晚不进来,偏偏这个时候进来,连门也没有敲!林飞扬心中充满了对郝浩然的不满。可是当着尹丽桦的面又不好发作。

    “怎么啦?怎么突然进来了?有什么事吗?”林飞扬低沉着声音,尽量不表现出自己的生气情绪。

    郝浩然没有答话,而是直接走到了林飞扬的身边,低头耳语起来。

    “林书记,刚才接到省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市长曹英敏那边打过来的电话,说是他要到我们学校,院办秘书候娜娜刚才打电话说的。”

    “什么情况?都这个时间了怎么还会去咱们学校?张校长没在吗?”林飞扬非常不解地问到。

    “不知道啊。在,他在,刚才我就问候娜娜了,我还说让张瀚来校长接待不就可以了吗?他说,曹市长说了要亲自见见你,说是此行主要是为了见你。”郝浩然解释说。

    “是这样。”林飞扬思忖着,又看了看尹丽桦,不知何故,尹丽桦似乎听到了“曹市长”后,神情显得有些慌张,身子也紧缩了起来,显得更加惹人怜惜。这让林飞扬甚为奇怪和纳闷,他又想到了不久前和沈珮琳聊天时听到的一些信息,“难道面前的这个尹丽桦真的会和曹市长曹英敏有着什么某种联系?”这个问题一想起来就觉得不太真实不太可能!林飞扬及时否定了自己的念头,但也因此充满了想要见一见青南市的父母官,市长大人曹英敏的想法。只是想到尹丽桦后面可能会说出一些更有用的信息,而此时却不得不终止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有些遗憾。他甚至一度想到是不是让郝浩然继续和尹丽桦聊下去,看还会不会有什么其他收获。但想到郝浩然的种种表现,觉得还是以后有机会自己再和尹丽桦单独谈谈比较好。

    “好吧。”“小尹,今天呢,很高兴听到你说了许多心里话,我很愿意继续听下去,但现在事情临时有变,所以不得不终止和你的谈话。你回去后再想想,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知道的,你的事情我们知道了,也才好替你做主,帮助到你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你还年轻,后面的路还很长,一定要及时迷途知返,不要再做错事,等你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及时让你返校学习。”林飞扬用充满温暖的眼神看着尹丽桦说到。

    尹丽桦抬头看了看林飞扬,眼神中充满了惶惑。林飞扬不忍再多看,及时走出了房间,然后示意一直守在门外的沈珮琳进去和郝浩然一起再把尹丽桦送回专门给她安排的病房。

    等林飞扬和郝浩然匆匆忙忙的赶回学校,赶到一开始候娜娜说的第一接待室时,里面已经空空如也,服务员正在收拾学校招待用的水果餐盘和喝剩下的茶水饮料。

    “小贾,什么情况?人呢?刚才那些人他们去拿了?”郝浩然拦住一位服务员问到。

    “刚刚走了,没多久。具体去哪里我不知道,你这个党办大主任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那位被称作小贾的服务员显然和郝浩然比较熟悉,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正在郝浩然想要打电话的时候就接到了办公室秘书候娜娜的微信留言。

    “郝主任,郝主任,他们去咱们学校的酒店了,包房定在了‘清莲厅’,收到请回复。”青南大学自营酒店的包房是以各种花命或者植物名命名的,这一点郝浩然当然知道。

    “好的,收到,我们这就赶过去。”郝浩然及时给候娜娜留了言,然后两个人便急匆匆地赶往酒店处。

    “百合厅”、“夜来香厅”、“松节厅”,林飞扬第一次到学校自营的酒店用餐,当然本来有可能是第二次的,刚到那天就有人提议说是给自己接风洗尘的,应该就是这里。

    “清莲厅”位于比较靠里的位置,终于到了。林飞扬推门进去后,里面有校长张瀚来,纪委书记曹云飞还有几个根本不认识的。当然作为青南市的市长,林飞扬虽然没有面见过本尊,但还是从电视里见过,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哎呀,你可来了,刚才一直等你,你迟迟不来,所以我们就提前过来了。”张瀚来见状急忙起身,招呼林飞扬和郝浩然入座。然后便急忙向曹英敏引见。

    “哎呀,久仰久仰,百闻不如一见,今天见到林飞扬,林大书记果然气度不凡。”曹英敏起身,伸手和林飞扬握手寒暄,然后便一一介绍了跟随自己一同前来的人,有市委办公厅的秘书长高效年,市纪委的副书记廉志高,还有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潘安元等。

    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林飞扬根本没记太清楚,或者说无法完全对上号到底谁是谁,什么职务,记这些这也不是他擅长的事情。他的思维里是一心抓好学校的管理,为学校打造一个风清气正,学生能安心学习,教师科研人员能安心教学研究的校园环境,至于你是谁,你是管什么的,这并不是林飞扬考虑的重点。但因为人多,身体本身有些疲累,大家又都是第一次见面喝酒,你敬一杯他敬一杯,尽管包括张瀚来、曹云飞、郝浩然在座的几位学校里的同事尽可能的挡驾护着,但林飞扬还是喝多了,喝的有些不省人事。

    可是事后,第二天醒来时,却清楚的记得昨天晚宴的主题,分明就是给自己暗自施压的鸿门宴,还说什么边给自己接风洗尘,弥补不到,边谈工作两不误。先把自己抬一抬,再把自己压一压,最后暗示的意思很明显,他曹英敏已经给省纪委的同志打过招呼,说什么靳式栗他了解,给他一百个胆也不会做犯法的事,顶多是违规违纪,查清楚了就会立即放人。还说什么因为靳式栗已经临近退休年龄,绝对不会官复原职,最多提前办个退休。言外之意,好像他林飞扬青南大学的党委书记随时会被革职一样。但林飞扬其实又何尝不希望是这样,靳式栗最好是没有问题官复原职才好,自己也好回自己的济北大学,回到属于自己的熟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