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食堂偶发事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2本章字数:2250字

    “放心吧,应该没事的,事情应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吧,尹丽桦和林思嘉是一个地方,她老家那里各方面条件应该比较落后,兴许只是因为没有信号的原因,所以凑巧无法联系上。”在回去的路上,看着心事重重的林飞扬,尤丽珂一个劲的劝慰着。

    “你不懂,昨天的晚宴你没有在场,从吃饭过程中,我嗅到的气息可是不一般,事情远比一开始我所能想到的要复杂,这其中牵扯到的可不只是一个什么靳式栗,我甚至觉得靳式栗在整个事件中,可能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是个牺牲品呢。”

    “能有这么严重?不至于吧?是不是你把问题想的太过于复杂和严重了?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尤丽珂似乎依然不太相信林飞扬的话。

    “哎,我说你这人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老是和我唱反调呢!怎么会没有那么严重,我哪里是想复杂了?是,这个世界上肯定是好人多,否则,还不完蛋了!但你想没想过,纪委那边为什么迟迟没有任何动静?难道靳式栗就那么嘴硬?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他不敢触碰和检举揭发的人呢?这些你都想过没有?还说我想的复杂,我看,正是因为你们纪委的人想的太简单了,所以才会让学校里有靳式栗这种事情发生!”林飞扬有些失控地对尤丽珂大声嚷嚷到。

    “咦,你这个人真是的,我看你很疲惫,这是好心开导你,你却当成是驴肝肺,还攻击人,真是不识好歹!我这心真是操的多余!”听了林飞扬的话,尤丽珂甚是生气,转身离去。

    意识到自己情绪上的失控,林飞扬本想追上去道个歉的,可是碍于面子,却终究没有抬腿去追,只能远远地看着尤丽珂消失在视线里。某个瞬间,他甚至又忍不住回想起校园里那次尤丽珂因为生气而气呼呼离去的情形!多年后,历史重演,只是他们都早已经不再是彼时的他们!

    人就是如此奇怪,可能更容易向自己心目中觉得值得信任的人表露真性情吧!尤丽珂离去后,陷入沉思和有些自责的林飞扬禁不住想着自己刚刚的表现,突然意识到,虽然没有和尤丽珂成为恋人成为一家人,但她的确始终在自己的心中,像个亲人般活在自己的心里!在和她重逢不长的时间里,那种感觉正日渐浓厚!

    本来还有很多话想和尤丽珂聊聊呢,因为自己的一时失态,不得不独自回返的林飞扬有些失落。看着学校里花开四季的美景也毫无触感。

    “半个世纪的美食,延展至今的朵颐”,林飞扬一抬头,无意间看到“青南大学第一食堂”的字样。虽然还没有到正式开饭的时间,但林飞扬却突然有些兴趣想要进去看一看这第一食堂的容颜。

    他慢吞吞地踱步走了进去,却没想到在进门的瞬间突然被迎面出门的一个年轻人撞了个正着,差点没有被撞倒!那位年轻人非但没有说抱歉,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当然不是在骂林飞扬。

    “什么东西!没有一个好东西!不就是仗着有背景,后面有撑腰的,有个姓曹的大官作后台,才敢这么漫天要价吗!不承包就不承包,还能把谁饿死不成?”那个人边骂边继续往前走去。

    “后面有撑腰的!有个姓曹的大官作后台!”那位年轻人骂出来的每一个字眼都深深地刺激着林飞扬的神经,他再次想到了那份优盘,那份优盘中的“曹”姓人物,而且也再次想到了青南市的父母官,青南市市长曹英敏!这中间是否有什么联系?到底有没有直接关系?

    顾不得被年轻人撞到的胸口的疼,林飞扬急忙转身追到了年轻人的身边。

    “请问你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着急忙慌的?”林飞扬有些气喘吁吁地问着刚才的年轻人。

    “你?你谁呀?”那位年轻人停住脚步,充满疑问地盯着林飞扬。

    “我?我是谁?”林飞扬一下子被问懵了,忍不住自己嘟囔了一句。

    “去,神经病!”因为林飞扬有些懵的表情,那位年轻人有些不屑地继续走去。

    “别,别走啊。我,我是承包这里食堂档口的一个客户。”林飞扬从刚刚的一些信息里已经揣测出面前的人应该是位承包食堂档口的人。

    “你是哪个档口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那位年轻人再次停下来,满腹狐疑地上下打量着林飞扬,表情中显得十分的不信任。“我看你根本不像什么干食堂的。”

    “你看看你这话怎么说的?难道干食堂的还都写在脸上‘我是干食堂的’吗?再说了,我干食堂也不一定非得自己亲力亲为吧?”“当然你不会见过我,我本来不是在这个学校干食堂的。”林飞扬也注意到了自己的穿着举止的确应该和干食堂不是太靠边,不得不极力牵强地解释说。还好,面前的年轻人似乎还真信了自己的话。

    “也是哈,不像我这苦逼的,干食堂就得亲力亲为。”他停了下来,开始和林飞扬攀谈。

    “怎么你想承包这里的档口?”他揣测着林飞扬的意图问到。

    “是呀,这不本来想扩大自己的营生,看能不能有机会在这里再承包一个档口呢。谁知道还没进去,却碰到了你。”林飞扬继续编造着尽可能合乎逻辑又能与面前的人可以继续交流下去的话题。

    “你呀,我劝你还是尽早打消这个念头吧。这里的档口承包费一年比一年高,因为消费的都是些学生,但最后卖出去的价格又不可能太高,根本没多少赚头了。”“而且这还不算每年你要给这里的头上供的财物。”面前的人说着林飞扬毫无概念的一些话。

    “怎么会这样?难道就没有谁管管这件事吗?”林飞扬真心有些不解地问到。

    “管?谁会管?谁敢管?这里的老大可是有背景的人。”年轻人有些气愤又无奈地说。

    “什么背景?怎么就没人管了?这里可是学校,怎么能允许人乱来?”林飞扬开始有些生气。

    “你还不知道吧,前面就有人因为真心管,就被免职的事情。你说后来的人谁还真敢管!”说完这句话,年轻人接到一个电话,边接听电话边径自往前走去。

    “哎,到底有什么人在后面撑腰?你还还没有告诉我呢!”因为事发偶然,刚才年轻人的话又深深地触动着林飞扬,林飞扬一时间有些愣神,他回过神来发觉年轻人走远了,突然想起来问到。

    “自己想去,往大了想!”那位年轻人听到林飞扬的喊话,转身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