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没有爱错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2本章字数:2314字

    “你说现在这孩子怎么啦?怎么这么自我?说话也不知道顾忌别人的感受!”林飞扬无奈地摇头说到。

    “也别这么说孩子,我看小飞是个不错的孩子呢。她有这种表现其实我特别能理解。”尤丽珂说完这句话有些愣神。

    “还不错呢,你说咱们这都是正常的工作关系,她竟然能胡思乱想?小小年纪,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你呀,对她的话就要一个耳朵里进,一个耳朵里出,当成一阵风,千万别往心里去。”林飞扬看着有些愣神的尤丽珂,以为她是因为想起了女儿林婧飞之前和刚刚说的那些话而有些伤感。

    “没有,我真的觉得小飞这孩子挺好的,比较直接,也比较勇敢……”

    “什么?她这是勇敢?她这是莽撞!胡闹!”一听尤丽珂说林婧飞“勇敢”,林飞扬忍不住打断插话说。

    “你看看你,我这话还没说完呢就打断人家。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的话,她就是‘勇敢’,在她眼中我是‘狐狸精’,她生怕我这个‘狐狸精’把你拐走,她那是知道爱护妈妈,生怕你们之间出现什么问题呢!”说完这句话,尤丽珂忍不住笑说出了声。惹得林飞扬都有些不好意思,“孩子的话千万别当真,什么‘狐狸精’不‘狐狸精’,多难听。”

    “对了,你还没见过我那儿子,你不知道我那儿子,他如果真像小飞就好了。嗯,现在倒是好些了,”尤丽珂似乎陷入了回忆,然后继续说到:“刚一开始时,我和他爸爸闹离婚,闹的特别凶,当我说让他给我们俩评评理时,他竟然不以为然地说什么大人的事他不想插手,不管不问,让错本不在我的心里觉得很受伤,本来想为着孩子迁就着过的我最终下定了决心。当初如果他也能像小飞这样,一心向着我,多谴责谴责他爸爸,也许我们当初还真不一定就会走到离婚的地步呢。”尤丽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些伤感。

    “不过,现在好些了,知道了我这个当妈的不容易,也明白了更多的事理,现在说的话做的事有时候也多少能给我一写宽慰。”尤丽珂后面的话让有些忧心忡忡的林飞扬多少放心了一些。

    “就是嘛,孩子大了,自然会明白是非,自然会知道谁对谁错,谁是真心对他好的。”林飞扬本来想问问尤丽珂和她前夫究竟什么情况,到底是因为离婚的呢,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多问,婚姻本来就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至于谁对谁错,真离婚了还有什么值得深究的呢。

    “不早了,要不咱们一起去吃饭吧?”林飞扬看了看时间提议说。

    “不好吧,你女儿刚刚不是想和你一起吃饭的呢吗?给她打个电话,你们一起吃吧。”听了林飞扬的建议,尤丽珂有些不放心地提醒林飞扬说。

    “嗨,你还真把她的话放心里呀?我那个女儿我是了解的,跟她妈妈一个脾气,气不消了,别想让她好好理你!我这个时候要是给她打电话那纯粹是自找没趣,没有好果子吃。”林飞扬说着他的理由。“再说了,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一起吃个饭,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是,你不担心小飞她会有什么事吗?”尤丽珂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大白天的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了,她在咱们学校不是还有个小朋友呢嘛,那个叫什么来着?”林飞扬一时没有能想起林婧飞口中的男朋友的名字。

    “莫嘉宸!咱们学校医学院院长莫非的儿子,你看看你这记性!”尤丽珂有些揶揄地说到。

    “对,对,莫嘉宸。我猜想今天她说有什么事,保准那个莫嘉宸也回来啦,那个孩子还是比较靠谱的,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林飞扬分析说。

    “这倒也是。以前没太在意,就上次那事,感觉莫非的儿子还真是不错,小伙子长的不仅阳光帅气,还很稳重诚实。”尤丽珂听了林飞扬的话附和夸赞说。

    “对了,说到莫非,你对他印象怎么样?你不是说曾经去过他家里调查吗?”林飞扬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不好说,我也跟你说了,那次调查是因为有人举报他拿了学校购买医疗设备的回扣,可是经过一系列调查,根本莫须有,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你也知道我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没有事实根据的话,我可不好当着你这个领导再多说什么。”尤丽珂听了林飞扬的追问,开始变得有些谨慎。

    “那倒也是。好吧,不管怎样,我希望你这个青南大学的‘老人’可得多上心。我最近总是觉得没有眉目,有些心急火燎,既觉得有很多问题,又有些不知道从何抓起。”林飞扬的话倒十分贴合他此时的心理状态。

    “嗯,这个我一定会的。既然我现在知道了你的真实想法,那我就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尤丽珂以十分坚定的语气说到。

    “那走吧,冲着这点,今天上午这顿饭我请了。”林飞扬故作轻松地及时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吃饭上。

    “好吧,那我‘恭敬不如从命’,就跟着沾沾林大书记的口福。”说完,两个人便一起往外走去。

    已经时至正午,到了正常的下班时间,校园里到处都是下课的学生。离家近的有的忙着回家,住校的,三三两两去食堂吃饭。

    “看到这些,真让人觉得亲切!”走在旁边的尤丽珂触景生情,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是啊,在学校工作就有一个好处,能让人变得纯洁干净。”林飞扬紧跟着说了一句。

    “那是对你这样的人!本质上就好的人!再说了,现在的学校能跟我们那时候比吗?那时候学校就是‘象牙塔’,真正意义上的‘象牙塔,人与人之间多纯洁呀!现在恐怕不是吧?学生也没那时候的单纯,工作人员之间的关系更没那时候单纯,所以说‘一个学校就是一个小社会’一点不假,现在的学校可没那么简单喽!”尤丽珂没有附和林飞扬的说词,说了自己的一大堆想法。

    “是,你说的这些我都承认,毕竟社会在变,学校也难免会跟着受到影响。但我们要有意识要有信心,让学校变得更纯洁更干净,那样的话,学生才能更好地成长,教职工也才能更安心地工作,把主要精力放到为人民的教育事业服务上。”林飞扬紧跟着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得,来了,又跟我上起思想政治课了,我就知道这饭不是那么容易吃的。”尤丽珂抬头看了看身边的林飞扬,他还是那么正直诚恳,甚至因为岁月的洗礼,变得更加坚毅英俊。

    “没有喜欢错你!不,是没有爱错你!”当然这只是尤丽珂心里的话。然后,便紧迈两步跟上了一直往前走的林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