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斗智谈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3本章字数:2201字

    “那她住在哪里?你们最近还有联系吗?”虽然几乎可以肯定林思嘉那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很可能已经死去,但为了了解更多一些信息,林飞扬有些忍不住继续问到。

    “咦,到底有什么事情嘛?我看书记您怎么还想打破砂锅问到底呢?”林思嘉似乎不愿意回答林飞扬再次提出的问题。

    “对了,你知不知道你的好姐妹尹丽桦最近怎么样?”见林思嘉似乎真的不想多聊她那位同父异母的妹妹,而且有想离开的意思,林飞扬不得不岔开话题,拿尹丽桦说起事情来。

    “怎么啦?她怎么啦?我回家有些日子了,最近一直忙着出国的事情,好些天都没有跟她联系了。”根据林思嘉的现状,她说的应该都是实话。

    “你还不知道吧?她最近住院了。”林飞扬想了想,决定跟林思嘉说出尹丽桦事情的原委,看看林思嘉会有怎样的表现。

    “什么?她住院了?到底怎么回事?”林思嘉果然对尹丽桦的事情一无所知,听到她住院的消息显得有些惊讶。

    “她呀,是因为咱们学校前党委书记靳式栗才住的院。”林飞扬说这句话时紧盯着林思嘉的脸。

    “是吗?喔,她是因为他住的院呀?怎么,他打她了吗?”林思嘉显然对尹丽桦和靳式栗的关系应该有所了解,从林思嘉听到消息后的反应应该能够判断出一二。

    “怎么?你不觉得你的好姐妹与咱们学校的前党委书记扯上关系让人很惊讶吗?”林飞扬直接将问题抛给了林思嘉。

    “惊讶?”“喔,当然,当然让人很惊讶了!书记你说,尹丽桦是不是让靳式栗给打了?如果真是这样,我找他算账去!”林思嘉随后的一系列说辞让人觉得表演的成分要大于真实的情绪反应。

    “你是不是也很熟悉靳式栗?”林飞扬继续追问到。

    “熟悉,当然很熟悉了,他是咱们学校的党委书记嘛。前任,前党委书记,当然熟悉了。”林思嘉有些慌乱的语气和一直闪躲着林飞扬的眼神表明她的确应该与靳式栗也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你不是回家有些日子了吗?你怎么知道他已经不是咱们学校的党委书记了?”林飞扬不愿意放弃任何可以让林思嘉能够多透露些信息的机会。

    “这个我一回来就有人告诉我了。再说了,有你这个党委书记在我面前,他当然应该算是前任,前党委书记了。这点智商我还是有的吧。”林思嘉开始有些故意打乱林飞扬问话的逻辑。

    “谁告诉你的?”林飞扬不愿意放过任何可以抓住的话柄。

    “你看看你这个人到底想知道什么?学校的候秘书啊,她找到我时就跟我说了,说是现任党委书记要见我。我就问了,问靳式栗去哪里了,她都跟我说了。我跟你说,如果是他打了尹丽桦,让尹丽桦住的院,我跟你说双规就对了!”看来林思嘉已经知道了有关靳式栗的一切。这个候秘书也是,怎么可以乱讲呢!

    “我到底想知道什么?我是想让你知道,尹丽桦说了,她恨你,她说是你把她坑了!”林飞扬不得不把尹丽桦的话搬出来,看一直有所防范的林思嘉能否有些失态。

    “什么?她这个人还真是的,如果不是我,她呀还一直被别人欺负呢!我帮她争取到多少演出机会,她钱也没少挣呀,她这个人真是没良心!”林思嘉听了林飞扬的话果真有些生气。“不过,这是她的原话吗?”随后却又开始警觉起来。

    “我这么大个人,怎么,还会骗你?”林飞扬听了林思嘉的问话有些哭笑不得。

    “那可说不准,靳式栗就会骗人,他还说过会给尹丽桦好日子呢,结果呢,还不是把尹丽桦给整进医院了!”林思嘉话一出口,似乎立即意识到了不妥。“我是说,你看看尹丽桦竟然现在在医院。对了,她在哪家医院,我去看看她去。”说着,就有些想溜。

    “你给我站住,把刚才的话解释清楚,什么意思?你知道靳式栗和尹丽桦的关系?”林飞扬喝止住了想要走的林思嘉。

    “没什么,我只是瞎想的。对,我是知道,我知道靳式栗和尹丽桦私下里在交往,靳式栗曾带着尹丽桦去过外地。有一次,学校的文艺队去外地演出,那次我也去了,我听到过他跟尹丽桦的对话。”林思嘉的话不知是真是假,但听上去倒也合乎目前靳式栗和尹丽桦之间的关系。

    “那这么说来,也就是说你知道靳式栗和尹丽桦之间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林飞扬知道即使这一点也很重要,因为现在尹丽桦根本否认她和靳式栗之间的关系。

    “对,我知道,我私下里听尹丽桦说过,靳式栗和他的夫人之间的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只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而已,他们两个早就没了夫妻之实!”林思嘉在靳式栗和尹丽桦的关系上果然知道的不少。

    说到靳式栗的夫人,林飞扬立即想到了刚到学校后,在召开二级学院一把手见面会时碰到的意外一幕,那个看上去有些养尊处优,高呼要为靳式栗平怨的女人,也就是靳式栗的夫人羊爱薇。

    “人家有老婆,怎么可能?”林飞扬没忍住嘟囔了一句。

    “别提了,靳式栗他老婆有洁癖,爱干净的厉害,根本不允许靳式栗近身!”林思嘉看来对靳式栗了解的还真不少。不过,说到这点,林飞扬突然意识到这一切似乎有可能都是真的,他想到当时那次意外之后,羊爱薇在离开的时候,总爱拿手绢不停地抽打自己的身上!好像生怕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她当时的穿着也的确干净的厉害。

    “那你敢将你知道的这一切当着纪委工作人员的面都说出来吗?”经过斗智般的耐心谈话,林飞扬开始往核心问题上引。

    “干嘛要我说?尹丽桦不比我知道的清楚?”林思嘉立即反问到。

    “她要是配合不就好了吗?我三番五次地做她的思想工作,她就是不配合,还矢口否认她和靳式栗有任何关系。这不,都有些日子了,对靳式栗的调查据说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那她为什么不说?难道她还真就爱上了靳式栗这个老头子?不可能呀!”林思嘉有些不解。

    她哪里知道已经发生的一切呢!有些直率的林思嘉还不知道有些人已经开始盯上了她,甚至不惜牺牲她的性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