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尤丽珂受到恐吓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3本章字数:2073字

    “哎呀,反正‘养不教母之过’,将来咱们的女儿要是不成器,可别怪我这个做爸爸的没提醒过你这个当妈的。”林飞扬有些无理争三分的态度对胡婧琳嘟囔到。

    “看看,看看,说不过人家就在这故意找茬了,连字眼都给偷换调了,一直都是‘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你这一换字眼,好像养不教全是我这个当妈妈的责任了!”胡婧琳极为认真地纠正说。“再说了,咱女儿现在已经是一名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了,再不成器还能不成器到哪里去!”

    “好吧,你一定是吃饱了,所以在这里说的那么理直气壮。你老公我呀,还没来得及吃饭呢,先不跟你聊了,我得赶紧吃饭了,否则,实在是有些太晚了,不利于消化。”林飞扬也的确再次感觉到了饥饿感,所以直接拿吃饭说起事情来。

    “什么?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还没吃饭呢?这也太晚了!你看看你,非得去那边上班干什么?要是在这里,我还能整天给你按时做饭,吃上可口的饭菜!”胡婧琳一听这么晚了林飞扬竟然连饭还没有吃,立即着急起来。

    “什么怎么回事,忙呗。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我非得到这里上班!你以为我愿意呀?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再说了,我毕竟是一名有着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了,上级组织有安排,我还能不服从呀。你也是一名老党员了,这点道理还是懂的吧!”林飞扬听了胡婧琳的埋怨非但没有领情,还开始说教起来胡婧琳。

    “真有你的,这关心心疼你吧还有错了,竟然还给我上起来政治课了。随你的便吧,爱吃不吃,身体出了毛病可别来找我!还有,也不准麻烦咱们的女儿。”胡婧琳一听林飞扬的说词难免会来气,直接就撂了电话。

    不过,林飞扬倒没真生气,他还听不出来这是胡婧琳在关心自己吗。但他知道也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胡婧琳如此干脆地结束他们之间的谈话。否则的话,还真不知道会说到什么时候呢!

    因为顾虑到和妻子之间说话的内容,其实在和胡婧琳打电话的过程中,林飞扬就已经打开门走到了自己的住处室内。放下电话后,因为时间的确不早了,也确实比较饿,可是拎了拎壶却空空如也,不得不急忙接水烧起水来。

    水烧开毕竟还得需要一些时间,林飞扬忍不住走进卧室,顺手又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来那份优盘,忍不住再次放了起来。听着优盘里的声音,他一遍遍地过滤着听到过的声音,但总觉得都不太像。看来优盘里的人物的确是另有其人!内容就是行贿受贿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优盘里的这两个人到底会是谁呢?到底是不是学校里的人呢?受贿人只知道是姓曹的,可是究竟会是谁?一时半会还真是毫无头绪。而且想办法投递这份优盘的人又究竟会是谁?他为什么不直接找到我或者直接找纪委反映情况呢?怕打击怕报复?还是怕其他什么情况?一时间,林飞扬的思绪翻涌,脑际不时闪现着各色他目前接触到的人物,连厨房里已经鸣叫了好几声的水壶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如果不是随后尤丽珂再次打过来电话,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丽珂啊,你待会哈,一会我给你打回去,我烧的水开了!”因为尤丽珂的电话,回过神来接通电话的林飞扬跟尤丽珂说了两句话就先挂掉了,急忙本厨房而去,厨房里水汽弥漫,炉灶上的水已经烧的有些过!

    “刚才水烧开有一会了,现在弄好了。说吧,什么事?”把泡面泡上之后,林飞扬急忙又给尤丽珂回拨了过去。

    “你自己在是吗?”尤丽珂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怎么了?我不自己在还能有谁?”林飞扬觉得这个时间还问是不是自己在显得有些多余。

    “你自己在就好,我跟你说,我刚刚接到一个莫名电话,说是让我们少管闲事,赶紧走人离开这里呢!说话人的口气特别凶狠吓人,说心里话,我到现在还有些胆战心惊呢!”尤丽珂的话让林飞扬也一惊,忍不住立即想到了走马上任的路上就接到的那个匿名的威胁电话!

    “那他还说了什么没有?”林飞扬急于想知道打这个匿名电话的人是不是就是曾经给自己打过威胁电话的人,所以急忙追问到。

    “他还说了,说他知道我的孩子在哪所学校读书上学,如果不乖乖地听他们的话,孩子就会有好看!到时候可能会再想见到孩子都会见不到了,吓得我刚刚就给儿子打了个电话,生怕一不小心被坏人给抓了!”尤丽珂似乎的确被惊吓到了,声音显得十分慌张。

    “别慌哈,沉住气,这个时候最关键,这个时候咱们慌张,其实他们打威胁电话,也正说明他们也快沉不住气了!也是狐狸尾巴容易露出来的时候。”听了尤丽珂的话,林飞扬心中已经可以断定对方应该是同一个人。但他们说的威胁的话应该是对的,他们一定是对自己和尤丽珂都进行了一番调查,所以才会对一些情况掌握的如此清楚!

    林飞扬安抚着受到惊吓的尤丽珂,内心也是充满了某些忐忑,他这种忐忑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目前对真实的情况毫无准确的概念,对方在暗处,而他们却在明处,一些事情上难免会被动。

    “飞扬,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是在这里坚守还是撤回去?”尤丽珂的声音里充满了对林飞扬的依赖。

    “这个,我再想想哈,看到底怎么好。”林飞扬一时间的确有些理不清头绪,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既觉得尤丽珂他们既然都过去了,就应该再多掌握些情况才好;另一方面又觉得真坚持的话,无疑是在拿尤丽珂的孩子做赌注,又有些不妥当,万一对方真采取什么极端行为,尤丽珂的儿子受到什么伤害的话,因为自己的坚持,到时一定会觉得愧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