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思嘉不辞而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3本章字数:2195字

    “怎么会呢!咱们女人就要对自己好点,保持好身材更有利于健康,不为悦人也会让自己开心的!”孟老师觉得话头是自己挑的,所以随后及时安抚说。“你说是吧林书记?”她后面的话却让林飞扬觉得有些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味道。不过好在孟老师打破了沉静又显得十分尴尬的氛围。

    “嗯,是,有个好身材很重要,让自己健康开心。”林飞扬有些应付差事似地点头回应着。

    “算了,算了,我这是怎么了,就是,好身材是自己的,干嘛非得让别人懂得欣赏!”“浩然主任给我那杯咖啡加些冰糖!”然后有些赌气似地又朝还在忙着的郝浩然嚷到。

    “你呀,这个得问林书记要,我看这里呀根本没有什么冰糖。”郝浩然是接触林飞扬和尤丽珂最多的人,虽然到目前为止,他不清楚二人之间的真实关系,也不知道他们曾经拥有的过往,但隐隐约约觉得尤丽珂应该是故意说给林飞扬听的,所以理解地回答说。

    “没有,加什么冰糖嘛!这些咖啡都是速溶的,本身都有些甜的!”林飞扬其实多少有些生尤丽珂的气,只有自己在时发发牢骚也就算了,当着自己的属下,还没完没了了,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就没好气地说。

    “听见了吧,可不是我不想给你加,是林书记这里根本就没有,这些热量你暂时是别想摄取了。”郝浩然说着将冲好的咖啡及时递给了尤丽珂,尤丽珂接过来之后,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林飞扬,林飞扬就装作没有看见。

    “你们几个快些喝,喝完咱们就去找那个学生林思嘉,免得时间太久,节外生枝。”为了避免尤丽珂不明所以的怨气再生出什么不愉快,林飞扬不得不拿工作说事。

    几个人也都听出来林飞扬话语中的不高兴,尤丽珂也意识到了自己当着郝浩然和孟老师的面,也有些过分,所以都没再吱声,默默地喝起了手中的咖啡。

    郝浩然还多少知道些究竟是为什么,至于林思嘉的辅导员孟老师就稀里糊涂的不明所以了,只想赶快喝完,离开领导的办公室,离开这个有些让人紧张尴尬的环境。

    “咱们就这么直接过去?”喝完咖啡后,见林飞扬已经提前站了起来,已经习惯了前任靳式栗的某些作风的党办主任郝浩然还在适应过程中。

    “怎么?不这么过去还怎么过去?难道还要安排安排?八抬大轿请过去吗?”林飞扬的反问让郝浩然立刻有些脸红。

    “我的意思是……”郝浩然想做些解释,却被尤丽珂用眼神制止了。“走吧,到学生宿舍也不是太远。”然后及时跟着说了一句。因为尤丽珂比郝浩然和孟老师都更知道林飞扬的脾气,此时再多解释什么是毫无益处的,只会容易让林飞扬更加生气。

    几个人很快走出了林飞扬的办公室,在去往林思嘉宿舍的路上,因为此前的氛围让大家都默不作声。

    “怎么样?你们几个还累不累?”林飞扬许是觉得自己也有些过了,毕竟几个人刚风尘仆仆地从外地赶回来,就这么被自己带着又去走访学生,就打破沉默有些关切地问到。

    “不累,我们几个又没开车。”孟老师见尤丽珂和郝浩然都缄默不语,便回答说。

    “还能不累?毕竟起的那么早,再加上估计昨天晚上也没休息好。这样,待会呢,一旦把需要问的问题了解清楚,你们几个就回去休息,到下午再正常上班。”林飞扬想了想又补充说。

    “谢谢领导,这会想到这些了,我们呀,还真的不需要了,我们就正常上班。”尤丽珂想到昨天晚上的担惊受怕和林飞扬的一些做法,此时没能忍住自己有些委屈的情绪,有些故意地回应着林飞扬的好意。害得走在她一旁的孟老师一个劲地扯她的衣角。

    “好,这是你说的,可别怪我这个当领导的不体谅你们。”林飞扬说完这句话步速更快了。

    郝浩然见状急忙跟了上去,然后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尤丽珂,心中忍不住有些抱怨尤丽珂:“今天你吃错什么药了?为什么这么总是和咱们的林书记过不去呀!好好的可以休息的机会都被你给挤兑走了!”

    “跟屁虫!”走在后面的尤丽珂当然知道郝浩然眼神的意思,心中也没好气地冲郝浩然嚷了一句。

    一路硝烟味十足。在孟老师的指引下,终于来到了林思嘉所在的宿舍楼。

    “要不你们还是等一下吧,我先上去一趟,待会把她叫下来。”考虑到宿舍的实际情况和可能会发生的尴尬,林思嘉的辅导员孟老师提议说。

    “也好,让尤副书记陪你一起上去,我和浩然主任在下面等着。”林飞扬这会不愿意让尤丽珂多待在身边,就建议尤丽珂和孟老师一起上去。

    尤丽珂此时巴不得呢,听到林飞扬的话,率先朝楼里走去,孟老师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今天尤副书记怎么了?怎么好像哪里不对劲呢!”见尤丽珂离开,林飞扬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能是昨天她受到些刺激,所以情绪不太好吧。”郝浩然揣测说。

    “不就是昨天被人恐吓了吗?”林飞扬因为已经听了尤丽珂的汇报,所以多少还是有些不解。

    “是,恐吓是一方面,主要可能还是对你没有及时告诉她林思嘉的真实情况有些耿耿于怀吧。”郝浩然的话让林飞扬恍然大悟,原来梗在这里呢!

    “可是我不是都跟她解释了嘛,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有我的考虑嘛!”林飞扬忍不住慨叹到。

    “是,你那么做肯定是有别的考虑,可是尤副书记毕竟是女人,女人嘛,心胸有时候难免会小那么一些。”郝浩然解释着自己的认识。正在郝浩然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林飞扬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看了看,是尤丽珂的电话,便示意郝浩然不要再说什么。

    “怎么啦?需要我们上去吗?”林飞扬接通电话后本能的以为是尤丽珂喊他们上去。

    “哎呀,不好了!不是让你们上来,是林思嘉不见了!她的东西也收拾的挺干净的,人好像走了!”尤丽珂随后的话让林飞扬大吃一惊。什么情况?难道林思嘉知道了什么?或者是别人知道了什么,对林思嘉做了些什么?她为什么要走?昨天晚上不还很正常还好好的嘛!为什么会突然不辞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