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纪委突然来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3本章字数:2426字

    “说心里话,我现在一点也不恨他。”出乎林飞扬的意料,尤丽珂说出来的话和她说话时的淡然表情都大大出乎林飞扬的预期感觉。

    “是不是让你失望了?”尤丽珂看了一眼林飞扬,然后继续说了下去:“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事后我一直反思,我到底爱不爱他,是真心喜欢他本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因为到这了年龄,我们都应该明白,爱一个人不仅仅爱他的外在,虽然外在也很重要,但其实更在乎他的内在,他的灵魂是否与自己契合,是否与自己有共同语言,这才是两个人是否可以长久生活在一起的重要决定因素。再美的外表终究会有让彼此审美疲倦的时候,而灵魂的相投则让两个人会不断地发现生活的无穷乐趣,总会有交流不完的话题,共同的爱好也才会让两个人有共同去探究生活的触动力,消解掉生活本身的平庸。但我发觉我和他在很多方面根本不同步,他喜欢热闹喜欢夜生活,抽烟喝酒样样都不拉下。我喜欢安静喜欢大自然,更讨厌抽烟喝酒,尤其是抽烟,百害无一利。所以我们两个人越走心越远,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真的符合情感的逻辑和规律,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说,如果你再主观上一味的去恨对方又有什么意义呢。”“说实话,我甚至有些感谢他,感谢他让我更加理智、理性和勇敢,能更平静地看人生中的得与失,看待生活里的爱与恨。你看,我现在的生活不也挺好吗?”尤丽珂的话处处透露着尤丽珂对情感问题的深思熟虑,让林飞扬听的内心不无佩服,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一个离了婚又独自带着孩子的女人能这样冷静理性地评价曾经伤害过他的那段感情那个人的话,真的是位了不起的女人!

    “对了,光听我在这说话了,赶快吃饭吧,一会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来,吃块鱼,尝尝到底怎么样?”看着听的十分投入一时有些沉默的林飞扬,尤丽珂忙不迭地用自己的筷子为林飞扬夹起一块鱼放到了他的面前。

    “嗯,吃菜,吃菜。”其实林飞扬内心十分佩服现在的尤丽珂,可是又觉得不知用什么话如何去表达此时的心情,所以尤丽珂的举动正好缓解了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尴尬,急忙低头吃起菜来,边吃边忍不住夸赞起尤丽珂做的菜。

    “嗯,真好吃,比我对象老胡她还做的……”说到这里,林飞扬似乎才突然意识到不太妥当,话说半截就停在了那里。

    “好吃你就慢慢吃,也没谁跟你抢,我去盛汤。”尤丽珂许是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就找借口起身去了厨房。

    “嗯,是真比胡婧琳要做的好吃呢。”见尤丽珂去了厨房,林飞扬终于把想说的话小声嘟囔了出来,然后又快速地吃了两块。

    一顿普通的午饭,对于林飞扬和尤丽珂却意义非同寻常,这是经历过多年生活风雨后的两个人的一次纯粹私人化的再聚首,而且异乎寻常的平静,没有电话,没有公事烦心,没有人打搅,没有人叫尤丽珂“狐狸精”,两个人终于吃了一顿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安安稳稳的午饭!两个人心知肚明,这种饭其实并不可能经常有,甚至有可能是只此一次!

    “你不用出门,不用送我,这里离学校又不远,我认路的。”吃完饭收拾好,因为离下午上班还有些时间,尤丽珂提议说让林飞扬在家里休息些时间,两个人一起去学校的建议被林飞扬坚决否定了,他坚持要先回学校。尤丽珂当然明白他的心思,他一准是顾及到影响,所以也就没有坚持挽留。

    “好,那你路上注意些,我到点再过去。”说完就及时关上了门,她不忍多看林飞扬眼中有些复杂的眼神,她怕被林飞扬看穿她其实还是那么的在乎他的心!

    其实林飞扬又何尝不是如此,尤丽珂一关上门,他就快步往楼下走,他怕被尤丽珂看出来内心况味良多的复杂的想法,他怕被尤丽珂追问“你真的从来没有爱过我吗”的话,因为他知道不管结果如何,尤丽珂其实是介意这一点的!而他也是最难回答这一点的!真爱过又如何?假爱过又怎样?一切早已无法回到过去!

    虽然吃饭期间,林飞扬有好几次想和尤丽珂谈谈工作上的其他事情,可是他的确有些不忍心,因为在学校他就尽可能地避开和尤丽珂去触及过多私人化的东西,如果在她家里这种私人场合再谈工作上的事情,尤丽珂该多伤心啊!自己已经无法给予她任何东西了!这难得的一次午饭所以还是应该多一些温馨才好,因此后来两个人一起吃饭时就聊了许多学校时的老师和同学,林飞扬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讲给尤丽珂听,尤丽珂把自己熟悉的一些情况告诉给林飞扬,整顿午饭回忆起来真的充满了满满的阳光感!

    回到办公室的林飞扬踱步来到窗前,看着校园里三三两两走动着的学生,加上和尤丽珂午饭时聊起的各种回忆,眼前仿佛再次回到了当年的求学时代,心中禁不住慨叹:“多美好的时光啊,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珍惜!”

    看了看时间,有些疲惫感的林飞扬决定稍微打个盹,好迎接很快就要到来的工作时间的时候,静默了许久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看手机号码,是尤丽珂的电话,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尤丽珂担心自己会迷路。林飞扬不禁笑了笑,“真是把我当孩子了,我早到了!”然后便接起了电话。

    “怎么,你还担心我会迷路啊,早到了。”林飞扬接通后笑意盈盈地问到。

    “谁有那么矫情,还会担心你个大书记会迷路!”尤丽珂直接否定了她这个电话的用意。

    “我呀,是因为刚刚突然接到纪委来的电话,说是让我下午一上班就过去一趟,我问对方什么事情,他也没有说,说是下午过去就知道了。我本来想等到知道了什么情况再跟你汇报的,但还是忍不住想先跟你说一声。”尤丽珂随后解释了电话的真正用意。

    “是这样,那你从对方电话里听出来有可能会是什么情况了吗?”林飞扬预判着纪委那边可能的情况。

    “这个不好说,听对方的意思好像是想再问我一些事情。”尤丽珂不很肯定地回答说。

    “那就实话实说吧,如果他们知道了什么或者是需要人证,就按实际情况讲。目前最有可能涉及到的两个学生的情况也如实说明,我觉得真想找到林思嘉和尹丽桦的话,恐怕光我们校方有可能会耽误事情的处理。”林飞扬快速地思忖着事情的状况,然后叮嘱尤丽珂说。

    “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到时什么情况再联系吧。”尤丽珂然后就挂了电话。

    纪委这个时候突然打电话联系尤丽珂,按道理应该会是靳式栗的审讯有了进展,需要进一步佐证或者怎样,但到底是不是如此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满脑子的问号顿时涌了出来,一时间林飞扬倦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