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喜怒无常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3本章字数:2375字

    “怎么不会是我?不会是我还会是谁?”胡婧琳的话问的理直气壮。

    “喔,是,是。可是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怎么也没有给我打个电话,好让我去接你去呀?”林飞扬当然明白胡婧琳为什么会这么做,问题是巧的很,尤丽珂正好在这里,这让他对接下来的情形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尽管事实是巧合,而且他们的确正在交流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你是这里的党委书记,我又是你老婆,我想打听你,没有那么难吧!”胡婧琳的回答的确合情合理,党委书记的妻子打听一个学校的党委书记的住处应该不难。

    “是嫂子吧?您好,嫂子,我是青南大学的纪委副书记尤丽珂。”循声出来的尤丽珂看见面前的情形甚是尴尬,但她还是及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心态,大方地走到胡婧琳的身边,伸出手,欢迎着胡靖琳的到来。

    胡婧琳绝对没有想到林飞扬的住处此时还有人,而且还是个女人!她听到尤丽珂的声音时本能的吓了一跳,但扭头看清尤丽珂后,立即上下打量起来。

    “你就是尤丽珂?我给我们家老林第一次打电话时是不是你接的电话?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充满了怀疑的语调,然后又用充满疑虑的目光看了看林飞扬。

    “我过来汇报工作,准确地说是到我们学校纪委书记那里取资料,顺道来林书记这里汇报一下工作。”尤丽珂没有直接回答第一次接到胡婧琳电话的事情,那件事情她毕竟有些心虚,当时的确是故意为之。

    “汇报工作?这个时候能汇报什么工作?”胡婧琳的话里有话,听上去极不友好。

    “汇报工作就是汇报工作。你呀那么远的赶过来累不累?快进屋里,休息休息,我给你倒杯水去。”“对了,尤副书记,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呀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研究。”林飞扬一边扯着胡婧琳的手往客厅里走,一边示意尤丽珂离开。

    尤丽珂虽然心中极为不快,甚至因为胡婧琳充满质疑而觉得委屈,“我倒是想和林飞扬有些什么事,多年前就想,可能吗!林飞扬怎么样一个人你作妻子的还不清楚!竟然还怀疑他!”为自己委屈的同时竟然还忍不住替林飞扬打抱不平,当然只是在心里面而已,她还是极为识相地及时离开了林飞扬的住处,免得造成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以后毕竟还要在一起工作呢,也难免还会再碰到林飞扬的妻子,尤丽珂不想让自己,确切地说是不想让林飞扬太为难。

    尤丽珂刚一出门,胡婧琳就开始发作起来。

    “你说,林飞扬,他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她不就是小飞说的那个狐狸精吗?这么晚了,怎么会在你住的地方?”胡婧琳开始有些不依不饶。

    “有些过分了哈,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是在汇报工作,她刚才告诉你的也都是实情,她去学校纪委书记那里取些材料,顺道跟我汇报一下工作上的事情。以后不准喊她什么狐狸精不狐狸精的,女儿的话你也相信,跟着添什么乱。”见尤丽珂已经离开,胡婧琳的表现让此时的林飞扬有些压不住心里面的气。

    “好啊,你竟然还替她说上话了,我看这里面一定有鬼,你说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凭我的直觉,我根本就不相信她只是你的同事,你们之间一定还有其他关系。”胡婧琳非得没有听从林飞扬的话,反而有些更加生气。

    胡婧琳的直觉是对的,可是林飞扬忍了再忍,觉得从长远来考虑还是不要告诉妻子胡婧琳关于他和尤丽珂之间的过往为好,那样的话估计让人不产生联想都难。

    “随你怎么想,我说了没有任何其他关系就是没有任何其他关系,我们只是普通的同事,只是凑巧学校发生了重大事件,需要她配合我的工作而已!”林飞扬故作坚定地回应着胡婧琳的质问。

    “好,你不承认是吧,给咱们女儿打电话,听听她是怎么说的,说你们每天中午都在一起吃饭,她还知道你最爱吃什么,还不让女儿吃你爱吃的菜,这是普通同事做的事吗?啊,这是一般同事之间该做会做的事吗?”胡婧琳拿起电话就要给女儿打电话。

    “我说你真是疯了,你也不看看表,都几点了?这个时候还给女儿打电话!你能不能冷静冷静,一起这么多年了,你老公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你的所作所为真是让我伤心!”林飞扬一把拦住了想要给林婧飞打电话的胡婧琳。

    也许是林飞扬的话起了作用,抑或是确实感觉到了自己行为的非理性,胡婧琳听了林飞扬刚刚的话,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是啊,我们都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你林飞扬怎样一个人我还不清楚?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会骗我的,你绝对不会在外面胡乱包养情人找小三的!”胡婧琳的话虽然是对林飞扬为人做派的肯定,但内容却让人听起来十分的刺耳。

    “哎呀,我求求你老婆,这种话咱千万不能乱讲出口!你到底还想让不让你老公做这个党委书记了?这种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你说后面的工作我还怎么开展?”一听胡婧琳的话,林飞扬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又飞快地跑到窗户边关上了窗户。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干么还关上窗户?”胡婧琳的情绪的确显得有些喜怒无常,让林飞扬有些哭笑不得。

    “我怕什么鬼敲门?这可是干部楼,这里住着大小干部几十口子人呢!你说你刚才说的这些话万一被谁不小心听到了,以讹传讹,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洗不清啊。你不知道,这个青南大学的前任书记就有这方面的问题,我要是被传了这种事情,那麻烦可就大了!”林飞扬压低声音却又十分严肃地跟胡婧琳讲到。

    “是这样?还真有这样的事?”听了林飞扬的话,胡婧琳这才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的严重后果。

    “老林,不,老公我不是故意的,我吧,就是因为突然知道你调到这边工作,又没跟我商量,气不顺,心里一直在生你的气,所以才会这样的。”胡婧琳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有些小鸟依人地走到林飞扬身边,依偎在了林飞扬的怀里。

    “我就说嘛,我老婆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嘛,这才是我心中的琳琳!”林飞扬及时用手揽住了胡婧琳,他知道此时是化解因为尤丽珂带来的一切矛盾的最好时机,也是理顺胡婧琳心中因为自己没有跟她商量工作调动而生气的最好时刻。

    “你坏,这都多少年没叫人家‘琳琳’了!”胡婧琳在林飞扬的怀中像个小女人般用手轻轻捶打着林飞扬依旧坚实的胸部,脸上漾着幸福的微笑。

    一时间,林飞扬的屋里从刚刚火药味十足的氛围开始变得爱意满满,甜情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