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穷人,不配拥有爱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6本章字数:2029字

    2007年农历一月15号,这一天是中国传统的节日元宵节,也是王帆的生日。

    王帆在西安没有汤圆吃,也没有人张灯结彩替他庆生。

    西安市雁塔区曲江附近,郊区的空气比之市内要好上许多,最起码住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西安的精英阶层,衣食无忧的他们自然会追求高生活的品质。

    一处独栋别墅之外,一辆棕色SUV型的沃尔沃旁,站着一名女子。

    女子年芳二十有余,肤白貌美,下半身穿着黑色打底裤,上身紧身棕色皮衣的女孩看着眼前有些羞怒的王帆,满脸的鄙夷之色。

    “我张璐告诉你,人最重要的是要能认得清现实,瞅的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在这个社会,穷人,是不配拥有爱情的,无外乎其他,就是因为你穷。”张璐冷冷的开口,语气如同西伯利亚的寒流制成的冰刀一般,狠狠的刺向王帆的心底。

    张璐看着眼前有些恼羞成怒的王帆,心底十分的爽快,毕竟王帆可是西安财经学院经管系出了名的高材生,能欺负这种人,心底的成就感不是盖的。

    “哦,明白了,那你前几天当着你妈的面哭天喊地的要跟我在一起,也是为了戏弄我咯?”王帆深吸了口气,心绪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张璐看着眼前的王帆似有些陌生,不由得秀美微微皱起,如同一座拱桥一般:“戏弄你怎么了?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抛弃咱们班的陈东跟你在一起把?他们家可是在西安做着房地产生意,你一个小小的下人,瘦小的跟个弱鸡一样,你该不会痴心妄想到我会跟你在一起过着穷苦的日子?”

    说到此处张璐眼珠一转,似想通什么一般,眯起眼如同看一条狗一样看着王帆:“难不成你是惦记我们家的资产,想倒插门过来吃软饭吧?没出息的男人。”

    “哦,我明白了,今天刚好干够一个月,帮我结一下工资,我不干了。”王帆不咸不淡的开口,正眼都懒得看眼前的张璐。

    张璐听到此话有些错愕,歪着头如同从未见过王帆一样,仔仔细细左左右右的审查着他,过了一会冷笑一声:“我今天不给你钱又如何?”

    “中国是个法治国家,对于克扣工资这种事情,媒体很乐意替我报道,甚至我听说,最近你们集团股东层面似乎有些问题,如果这时候我往出去一捅,恐怕对你们家不利吧?”王帆低着头,似乎自己的手指上有着舞动的精灵一般,视线一直没有转开。

    “你!”张璐紧紧的咬着一口银牙,本秀美的容貌变得有些扭曲起来,看起来如同一个择人而噬的猛兽:“有你的,王帆,给,这是钱,拿着滚,我们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以后碰面的机会很多,你在学校给我小心点。”

    说罢从钱包里数出5张昝新的百元大钞,直接扔在了王帆的脸上,人民币砸在王帆脸上的一瞬间,随着微风缓缓的落在王帆的四周。

    恰巧有一张落在了张璐的脚下,张璐看了一眼,神色十分的恶毒的冷笑一声,抬起脚踩住了自己脚下的那张钱,静静的等着王帆的窘迫样子出现。

    王帆吸了吸鼻子,弯腰捡起散落在四周的钞票,随后看了一眼张璐脚下那张钱,摇了摇头站直了身子。

    这是他从今天和张璐对话时,第一次直视着对方,眼神无喜无忧的看着张璐,正是这种平静使得张璐不知为何觉得王帆越发的陌生,不在是以前那个懦弱的他。

    “今天你从我这里拿走一百块钱,想看我出丑,等来日我回来取钱时,你跪着给我,我也不会要,这一百块的利息会沉重到你无法接受,你记得我这句话就好。”王帆吹了吹钞票上的灰尘,似乎跟老朋友拉家常一般徐徐开口。

    张璐听到王帆的话语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而后想起自己刚才那一瞬间失态的表现,不由得肝火大动,想起以前说好听点对自己是唯命是从,说难听点连她们家养的一条狗都比不上,想的此处心底的怒气更盛一分,声线都提高了几分:“你敢威胁我?”

    “不,不是威胁,我是在陈述,陈述一个即将发生的事实。”王帆看到气急败坏的张璐,怜悯的一笑。

    张璐有些狰狞的一笑,抬起自己的手包就打算砸向王帆时,包中的电话响了,张璐狠狠的看了一眼王帆:“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而后从包中掏出电话,看了一眼来电之人,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瞬间挂上了一副苦瓜脸,而后按下接听键,直接哭了出来。

    那阵阵的呜咽之声和一副比窦娥都怨的样子看的王帆是一愣一愣的。

    只见张璐接通电话,而后哭的越发伤心了,甚至于王帆都看到了她眼角有一丝晶莹的泪水留下。

    “喂,亲,亲爱的。”

    “有人欺负,欺负我。”

    “他威胁说要让我好看。”

    “就是咱们学院的王帆,他向我示爱我拒绝了他,然后他就恼羞成怒的骂我,骂的可难听了,甚至连你都骂。”

    张璐说到此处,本已经消失的呜咽声音再次出现。

    王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张璐,心底浮现出一个念头:“此刻这个女人距离奥斯卡影后只差一部电影的距离,如果不是曲江这里路人稀少,恐怕此刻张璐跪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嚎叫,会有一群热心群众上来二话不说,直接把王帆按倒在地,扭送至警局,告他一个欺压柔弱少女的罪名。”

    此刻张璐再次开口,虽说哭腔基本没了,但是阵阵的哽咽之声端的上是我见犹怜:“那说定了,你到时候可要帮我,不然人家不依你!”

    刚才一瞬间听起来还是一副王帆杀她爹妈,夺她家产,逼她为娼的样子,似乎王帆对于她的欺压已经到了天理难容的样子,她对王帆的仇怨已经到了苦大仇深的地步。

    下一刻就换上了一副小鸟依人,居家好女人的口气,温柔到王帆的下巴掉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