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重仓乃是原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6本章字数:2012字

    “那好,亲爱的,我们周一见。”张璐甜甜的开口,如果不是王帆刚刚领教过张璐的嘴脸,恐怕都会被她精湛的演技骗了过去。

    挂掉电话后张璐的脸色犹如春季的天气一样说变就变,此刻的她不在似刚才小鸟依人的乖巧女孩,重新变化了那个盛气凌人的富家女:“怎么,站着这里不走是听到陈东打算收拾你害怕了?你跪下求我啊,说不定我还会考虑放过你。”张璐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

    “无知当荣誉,丢人当做官。”王帆懒得跟她在话语上继续争辩下去,总不能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双手叉腰站在这里跟她对骂吧,虽说自己不是个什么君子,但是总不能跟对方一样变成个泼妇啊。

    说罢王帆懒得管脸色气的通红的张璐,转身就离开了此地,赶往西安下属的长安县。

    长安县距离曲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两地距离十分的近,中午时分公交车上的人不算太多,王帆坐在有些颠簸的公交车上,神色有些迷惘。

    “来到这里是第二天了,没想到老天重新给了我的机会。”王帆看着窗外迅速闪过的风景,喃喃的开口。

    “上一世2015年前半年的大牛市冲昏了我的头脑,在5000点的山顶配资进场,卖房卖车四处筹钱防止账户爆仓,本以为2016年年初熔断机制出来后行情会有所回暖,谁料,天天都是千股跌停的行情,要怪,就怪我贪心,想我堂堂一个私募基金的技术总监,竟然死在了这种行情上,真是可笑啊。”王帆想起那一段不堪的回忆,脸色差到极点。

    毕竟当初因为他工作的原因,亲戚朋友都把资金交给他操作,也正是因为如此,背负太多太沉的希望,以至于行情开始回调时王帆的心态出现问题,最终尘埃落定时,一无所有,甚至背负巨额债务的他站在自己公司写字楼的楼顶跳了下去,酿成了这个惨案。

    “这一生,我发誓不再为案板上的肉糜。”

    “这一生,我发誓不再为人微言轻的蝼蚁。”

    “这一生,我发誓我进场操作的品种无论是谁也不敢坐我的庄。”

    “这一生,我发誓要实现入行时的梦想,那个看起来无比狂妄的梦想。”

    “我要开创一个专属于我的时代,我王帆惊艳全球的时代!”

    王帆捏的过紧的拳头,此刻指甲已经嵌入的掌心,刺痛之感状若无物,似根本没有察觉到一般。

    就在王帆离开张璐不久,张璐跟着其母张秀从曲江驱车赶往不远处的高新路。

    作为西安高新区地标建筑高新国际写字楼8楼,此刻英皇盛世金融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张璐没有了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一脸委屈的站在其母张秀的身旁。

    张秀年龄约莫四十出头,打扮比之张璐那种花朵绽放般的气息却又是另一种味道,一种熟透的果实一般十分诱人。

    身着黑色皮草的张秀皱着眉看向身旁的张璐:“把你那种臭脸收收,等会刘健律师就要来了,让外人看不到不好。”

    “知道了,妈。”张璐耷拉着一张脸,整个人都像焉了的小树苗一样无精打采。

    张秀看了一眼鬓角一缕酒红色头发,打着耳钉染着黑色口红的张璐十分的不喜:“女人,一定要学会投资自己,你这样子跟街边那种三教九流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张璐听到张秀的训斥声撇了撇嘴,转过头去,眼中的桀骜之色张秀清晰可见。

    “唉,你这孩子!”张秀无奈的叹了口气。

    就在此刻,“咚咚咚”三声简短有力的敲门声传了过来,两人闻声向门口看了一眼,张秀清了清嗓子:“请进。”

    走进门来的是一名一把年纪的老者,一身黑色的西装,加之一个金丝边框的眼镜,虽说满头的白发,但是打扮精干的他看起来精神头挺足。

    “刘健律师来了啊,快,这边坐,璐璐,去给刘健律师倒杯水。”张秀见来人正是自己盼星星盼月亮的刘健律师,不由得神色大喜。

    “张夫人,不用客气,我也是受人之托,前来了结剩余之事。”刘健律师笑着坐在了沙发之上。

    “您也上年纪了,一路过来辛苦您了。”张秀赔笑道。

    “无妨,正事要紧,喏,这是你老公的遗嘱。”说罢从包里掏出了几张纸质的合同:“根据张先生去世前所留的遗嘱,他在曲江那栋别墅和洒金桥的一套公寓由您女儿张璐继承,英皇盛世30%的股份由李女士您继承,至于其它财产由您和您女儿共同继承。”

    刘健律师看了看合同,确认无误后念了出来,而后把合同递给了眼前的张秀。

    “对了,根据当初英皇盛世的股东决议和公司章程规定,股东如无特殊情况,锁股期三年。”刘健似乎想起什么一般,一拍脑袋,连忙开口。

    张秀听闻此话,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下来,变得有些难堪,偏偏嘴角的笑容还没退去,整个人的神色看起来十分的奇怪。

    “三年?这个家伙死了都不让人安省。”张秀还未开口,张璐如同一条被踩着尾巴的狗一样尖声喊了出来。

    刘健似乎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眼观鼻鼻观心,低着头如同沉思一样。

    张秀神色有些不善的看了一眼张璐,却也没有开口训斥她,张秀长长的吸了口气,而后堆上满脸的笑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辛苦刘健律师了,您帮我们家处理事务这么多年了,我老公一直忙,也没有什么表示,既然他走了,这份心就由我来进。”

    刘健此刻一脸的茫然之色:“这是干嘛?我作为你们家的私人律师,这些事情是我该做的。”

    张秀见刘健这个榆木脑袋似乎不开窍一样,不由得内心暗骂:“好你个贪心的刘健,连多少钱问都不问,直接就拒绝掉了,你这是看我们孤儿寡母的,打算狮子大开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