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人生从来都很坎坷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7本章字数:2018字

    时间一晃就到了周一,许是到了大学之后,尤其是跟金融挂钩的学业,大多数人已经慢慢的去刻意结交对他们以后有所帮助的人群,虽说西安财经的学生较多,但是最终却出现了王帆这个穷小子的宿舍只有堪堪两人这种情况。

    和王帆同宿舍的是一名来自北京的官二代,名叫王博,按理说王博家在北京拥有根深蒂固的本土实力,要上学即便不是去海外留学,最起码也应该是中央财经大学的学子。

    偏偏王博不走寻常路跑到了西安这个地方,要知道北上广不管从方方面面的资源来说,都是完爆现阶段西安这个城市的,

    索性王博此人为人十分的和善,性子十分的洒脱,对于王帆也多有照顾,如果说没有王博这四年的帮助,可能王帆真的会出现吃不起饭,交不起学费而辍学这种情况存在。

    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从天际挥洒下来,此刻西安的冬日还没有雾霾,出现阳光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王帆起了个大早。

    在宿舍洗刷完毕之后,就早早的出了门:“去把这400块钱存到银行卡里,这笔钱就是我在资本市场谋取暴利的启动金啊。”

    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王帆今天的心情也十分的愉快,毕竟对于他们从事金融行业的人来说,对于周内是又爱又恨的。

    爱的是周内金融市场才开盘,代表的就是可以再其市场内大行其道,赚取不菲的资金,而恨的是则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心力去分析研判各种行情。

    王帆一路哼着小曲,走向财院门口的工商银行,这是他仅有的一张银行卡,每学期的奖学金正是发放到这个卡上,可以说上面每个月那穷酸的流水见证者王帆这三年的清苦时光:“哎呀,索性老天诚不负我,容我算算。”

    王帆双手插在那条已经被洗褪色的牛仔裤兜里,哼着小曲心里不停的盘算着未来的利润有多少。

    算着算着王帆的脚步慢了下来,神色也变得如同见了鬼一样,只觉得双眼都有些晕:“尼玛这有多少个0,十个?还是二十个?怎么数都数不完?”

    王帆停下脚步,揉了揉脑袋,只差喊一句:“快,护士妹子救我,我需要人工呼吸。”

    毕竟未来金融市场的走向都清清楚楚的印在他的脑海里,抛开什么石油,美指,欧美货币兑之类不说,单单就黄金一个品种,未来的利润就堪称惊天。

    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凭此契机造就一个全球一线的富豪也丝毫没有难度。

    “黄金也在不过600美金左右,石油60美金左右,次贷危机爆发之后黄金最高触及1900美金,一手需要的保证金60美金,每上涨一美金我的收益就是100美金,1300美金的话就是13万美金,如果10手的话。”

    “这要是做个几十万手的,我银行卡上余额的长度不是跟我小兄弟都差不多了?”

    一瞬间王帆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眼花的,简直不敢计算,毕竟一算吓一跳啊。

    到了银行之后王帆思索一番,存进去300块钱,留了100当做生活费,就在刚刚回到宿舍不久后,兜里的那个可以砸核桃的诺基亚响了,王帆看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内心一阵恍惚,按下了绿色的接听键:“喂,刘朴老师!”

    “王帆啊,最近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了刘朴爽朗的声音。

    “挺好的,老师,怎么了?”王帆语气十分的恭敬。

    “没什么事,就是看看你在学校没,在的话来我宿舍一趟,我给你说点事。”刘朴慈祥的一笑。

    “好的老师,您稍等,我等会就来。”

    如果说在西安这片冰冷的土地上有什么人是令王帆感到温暖的,那么除了王博之外,就只有刘朴老师了。

    在2007年能进财院经管系的,没有一个是学习不怎么样的,即便是存在一些品行上有问题的学子,但是也不能否认他们高超的智商,毕竟此刻能意识到往金融行业发展的人还是不多。

    尤其是在经管系这群学生中中,每一个都可以用人中龙凤来形容,在学校比王帆成绩更优异的学子也有,但是每学期王帆都能从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正是因为刘朴的鼎力推荐。

    可以说如果没有王博平时的扶持,王帆或许三天才能吃上一个馒头,但是如果刘朴不给他争取奖学金,那么恐怕早辍学回到汉中去了。

    王帆到不是没想过问远在汉中的父母要钱,但是曾经通过QQ视屏时,父母那鬓角的白发和眼角越发明显的皱纹。

    使得王帆沉默了下来,心中如同打翻一个调味瓶一样十分的不是滋味。

    他的父母在汉中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相反家庭环境很是一般,早年在一家小学附近开了一家文具店攒了些钱,本打算王帆长大后供他结婚用。

    谁料想从初中时王帆就表现出惊人的计算能力和对于数字的敏感度,醉心于金融市场的王帆,最终被财院录取,而父母拿出了半辈子的积蓄来让他安心读书。

    王帆很清楚的记得那是2004年的夏天,当时正是自己上大学的第二年,在刚刚开学不久后,王帆习惯性的从奖学金中拿出一大半寄给家里:“妈,这次我的奖学金多了很多,您就收下吧。”

    他的脸上洋溢着乖巧的笑容,在视屏的另一边,王帆的母亲沉默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王帆看到家人终于收下了自己寄回去的钱,只是喜悦之色还未在脸上挂的太久,王帆母亲眼角一抹化不开的惆怅使得王帆心里咯噔一声。

    “怎么了,妈?有事给我说。”王帆的母亲听到王帆的话语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强颜欢笑道:“没事,就是想我家帆帆了。”

    “等我毕业后就回来,您二老养育我这么多年,也该到享清福的时候了,对了,我爸呢?”王帆有些疑惑的开口。

    “你爸有点事出去了。”王帆的母亲脸色更加的不自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