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关心,从未改变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7本章字数:2052字

    “嘤咛,你讨厌。”张璐瞬间脸色变得羞红,双眼都有些迷离,偷偷扫了一眼陈东那强壮的身躯,只觉得双腿都有些站不稳,内心一阵阵波浪冲击的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狗男女啊狗男女。”王帆看了一眼这两位有伤风化的人,不屑的笑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眼看距离刘朴老师打完电话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王帆紧了紧脚步,连忙赶往教师公寓楼。

    刚才和陈东还有张璐发生的事情,如同落在池塘中的一片树叶般,在他心底没有引起丝毫的涟漪。

    毕竟他两世为人,上一世干金融行业整整十年,碰到了多少的大风大浪,别说吵架了,就是在2008年股灾时被客户提着刀来他们公司他都碰到过。

    2011年时,漫长的大熊市当时他们每天平均要挨十几个人的骂,也正是因为这种高压的环境,造就了他那一颗波澜不惊的内心。

    在王帆看来,和陈东的这种小矛盾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而他,内心深处是不屑于对方真的比个高低的。

    毕竟凤凰的眼里从未有过土鸡,人的格局眼界一旦上去,就很难降下来。所以这一切不过都是他兴趣使然,解闷的同时顺道收拾一下张璐而已。

    很快王帆就到了刘朴的门口,王帆深深的吸了口气,而后平稳的敲了两下门。

    “来了。”屋内传来一声精神头十足的声音,“嘎吱”一声,门就打开了。

    王帆看到刘朴老师之后,深深的鞠了个躬:“老师好。”

    “来了啊,快,进来坐。”刘朴笑的十分的慈祥,连忙过来扶着王帆,看向王帆的眼神也跟看他的亲人一样。

    王帆进屋后的一刹那,只觉得有些恍惚,屋内的布置从他第一次来之后,就没什么变化。

    四十多平的单人宿舍,本应是十分的宽敞,但是客厅靠墙处摆着一个大大的书柜,上面摆满了各式的书籍。

    正中央摆放着一张桌子,三张沙发,书柜旁是一个不大的电脑桌,上面养着一盆青翠的君子兰。

    正对大门的那堵墙上挂着一副王帆托他爷爷从一位书法大家那里寄过来的书法,上面写着龙飞凤舞般的四个字:“君子坦荡。”

    王帆只觉得时间似乎回到了来财院的第一年下半年,自己第一次来刘朴的宿舍,宿舍内依旧是这般朴素的打扮。

    曾经的刘朴也是如同现在一样,一脸慈祥的看着自己,两个画面似在慢慢的重叠,王帆的眼睛也有些恍惚,似恍然间看到眼前的刘朴老师变得更加的苍老了。

    “小伙子,看到这幅字画,想到你家人了吧?”刘朴拍了拍王帆的肩膀。

    王帆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解释什么。

    “没关系,马上就毕业了,老头子我在西安还是有点关系的,如果你到时候打算定居西安,我找人帮你把你父母的户口也弄过来就行了。”刘朴轻轻的开口,似乎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王帆听到此话身子一震,头埋的更低了,如果说在外人面前,他王帆可以是桀骜不驯到老天来了也敢骂几句的话,那么在刘朴面前就一直是一个乖巧听话懂事的好孩子。

    “好了孩子,这些年你一个人孤身在外,吃了很多苦,不过我告诉你,男人从小累一点苦一点,对以后没坏处。”刘朴此刻不仅仅是一个学业上的老师,更是王帆精神上的指引。

    “谢谢您,老师,这么多年一直承蒙照顾,您退休之后,我会照顾您的,我父母那边您不用操心,我有安排。”王帆使劲的眨巴了下眼睛,努力让湿润的双眼不流露出异态。

    “等你们毕业后,我也就该退休了,这把年纪也确实经不起折腾了。”刘朴自嘲的一笑,如同一个迟暮的将军,而后一拍脑袋:“对了,你们论文和实验也基本都完成了,经过学院的商量,你们这一届最终的结业考核是一场为期一个月的实盘考核大赛。”

    “恩,我来的路上听到有的同学在说这事,已经了解了。”王帆点了点头。

    “王帆,我知道你的理论知识极为的出众,但是你一定得记清楚,实战和理论有着天壤之别,该下单时别恐惧,该收手时别贪婪。”刘朴循循善诱道,而后接着开口:“最重要的一点,市场欲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这次周期很长,震荡行情还好,一旦出现单边行情的话,不要抢次级趋势,在追随大趋势时,如果你觉得100%能赚钱,绝对没问题时,记那么这种想法就是最大的问题。”

    刘朴也无法把所有的情况都预料到位,毕竟资本市场虽说一直在不停的上演着历史,但从来都不是简单的重复。

    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技术虽说占据一部分,但更多的是心态的控制和仓位的配比。

    王帆认同的点了点头,毕竟他从业这么多年,单纯就说股市的大顶大底就见过三次,索罗斯曾说:“人的一生逃过三次顶,抄过三次低,即可实现财务自由。”

    在天朝这种政策市之下,王帆他们公司漫说在基金行业了,即便是沿海的一些敢死队游资中,也是声名显赫的存在。

    可以说王帆的操作手法已经熟练到漫说财院的学生了,即便是放在国内那些大型机构内,也是数一数二的人才。

    “对了,工作还没找好吗?”刘朴关切的看着王帆。

    王帆闻言神色一窘,遗憾的摇了摇头。

    “这群可恶的家伙,你放心,到时候这事我帮你解决,我有个朋友在高新开了家基金公司,到时候你过去就行。”刘朴十分的生气,毕竟自己十分看重的人才,却因为不同于其他学生家庭背景优良,以至于在这个十分看重人脉的行业竟然屡屡碰壁。

    要知道从财院走出去的人才都是各大机构争先抢后的招聘,毕竟现在太却专业的人才了,遑论中国这个金融正在高速发展的社会?他们财院经管系的学生,不说央行或者证监局了,但是最起码大部分金融机构进去还是没难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