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与全世界为敌又如何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8本章字数:2045字

    “怎么回事啊,我说王帆,要不咱出掉吧,这个位置该反手做多了。”叶博眼见账户里的空单此刻已经有了微幅的盈利,一直提心吊胆的他忍不住低声开口提醒王帆。

    毕竟这一单在他看来,利润和风险实在不成正比,有一种傻瓜的意味存在。

    “急什么,我给你说,653不是低点,甚至于这一波651也不是终点,你安心拿着。”王帆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叶博:“你可以在这里加仓做空,甚至于满仓都行,我反正满仓了。”

    “我的哥,你心可真大,我不锁仓都是好的了,还敢满仓,我这心脏可有点受不了。”王帆一句话,把叶博堵了个半死。

    王帆无奈的摇了摇头,深深的看了叶博一眼,却没有说话。

    行情在653美金这个位置纠结了几分钟之后,2点45分时,15分钟线刚刚一收,K线图上略微跳空低开了0.1美金,而后行情毫无波动,硬生生的横在了那里,正是这0.1美金,使得王帆的心绪再也无法平稳下去。

    “很罕见的出现了一个缺口啊,黄金市场有缺必补,如果回补一下继续往下拉,这一波真的就稳了。”随着行情走的越发诡异,王帆对于上一世的记忆已经慢慢的忘记,转为从彻彻底底的技术面来剖析这一波行情。

    就在王帆心底刚刚想完不出片刻,黄金价格迅速往上冒了个头,而后如同水银泻地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向下打压价格。

    呼吸之间黄金拉出一根实体覆盖了前方数十根阳线的大阴线,价格也随之到达了651美金这个位置。

    “就是现在。”全班剩余几个忍住653美金这个位置没做多单的人,此刻毫不犹豫的选择多单入市。

    西安市高新区高新路十字,地标建筑对面的一动大厦里,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占据了整整五层楼的位置,此刻在三楼走廊最靠内侧的一间办公室内坐着一名年轻的男子。

    此子的年岁看起来有些模糊,过高的发际线和短发,加之一身干练的西装,虽说整个人显得气场十足,但是却有些老气。

    明明有着一双看起来还较为清澈的双眼,透过眼神可以看出对方的年龄不大,但是一脸的老态却又让人有些摸不透对方的年龄到底几何。

    “有意思,这行情有意思,看来651不是低点啊,估计还得往下走一波。”此子看着屏幕,大有深意的一笑。

    却说此刻长安县大学城内的财经学院,正在经历考核的经管系大四学生,所有人的心脏刹那间提到了嗓子眼。

    许是因为对于实战过分的熟悉,加之熬了差不多四个小时,大家目不转睛的看着行情,价格终究到了所有人的心里点位。

    所以基本都选择没有犹豫的进场操作,毕竟他们很是清楚,投资最忌讳犹犹豫豫摇摆不定,机会和最优质的价格总是在人不经意间从指缝溜走。

    而进场之后发现没有所谓的触底反弹,冷静下来的人们心里满满的蒙上了一层阴影。

    “还不出?651美金了,早上那一波没抓上的多单,利润已经补回来了。”叶博再次以询问的口气看着王帆,甚至于他都没有发现,在操作方面慢慢的已经被王帆抓走了主动权,甚至于当初说的让王帆抄袭他的事他早已忘记,而且两个人还互相换了下角色,变成他叶博在跟着王帆做单。

    “不急,我说了651不是终点,这一波行情,我们兄弟两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王帆靠在椅子上,心情已经变得无比的轻松,甚至于话语都有些开玩笑的意味存在。

    叶博看着账户上的盈利,一咬牙一狠心,也懒得去管其他:“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信你。”

    随后在王帆诧异的目光下,直接关掉了显示器的屏幕,临末了还小声嘟囔了一句:“这样玩更刺激”

    叶博刚刚关掉电脑超不过一分钟,行情突变,价格从再次出现波动,此刻教室内很整齐的传出了一声:“呼”。

    那是接近所有人放心的声音,叶博扫视了四周一眼,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一个不好,随即立刻打开电脑,发现行情已经从651涨至652.5附近。

    “尼玛,果然刺激,卧槽,王帆怎么办,出不出,拉上来了,现在反手做涨还来得及。”叶博眼见行情开始反转,心绪大急之下再次忘记了刚刚王帆让他等待的决定。

    王帆摇了摇头,示意其不要着急。

    “终于上来了,这一波行情可以确定了,现价加仓。”教室里迅速传出了噼里啪啦敲打键盘鼠标的声音。

    而众人刚刚补完仓,价格也迅速从652.5附近拉升至653美金,叶博此刻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消失了,耳朵里传来的除了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声之外,再无它物。

    等他回过神来时,觉得耳中嗡嗡作响,刚看向王帆时,王帆这次主动看了过来,一脸认真的看着叶博:“最后一次机会,不补仓真的就得当个看客了,你那点仓位太轻。”

    叶博只觉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到电脑屏幕人,如果被其他人听到两人的对话,恐怕惊的下巴都能掉一地,在100倍杠杆的黄金市场里,五成仓的仓位还叫做轻仓?

    尤其是这种逆势的单子,可以说你让个亡命徒过来,他都会心惊肉跳,头皮发麻的看着行情。

    “如果不是我对你知根知底,恐怕我会怀疑你就是来害我的,哎呀我这个心脏,刚才觉得都停止跳动了两秒钟。”叶博长长的出了口气,眼见平仓王帆也不让平,甚至还不停的劝着自己加仓。

    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于是乎心本来就大的他,直接开起了玩笑。

    王帆眼见叶博的状态好了许多,歪着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叶博:“如果说账面的盈利是金融市场的江山,那么当兄弟的我,就送给你一副如画的山河,供你登临巅峰。”

    “你对我太好了,我无以为报,我们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吧。”叶博同样十分认真的看着王帆,满脸煞有其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