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第一我不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28本章字数:2087字

    “状元:王帆,仓位0成仓,账户余额159万美金。”

    “榜眼:叶博,仓位0成仓,账户余额25万美金。”

    “探花:陈铎,仓位0成仓,账户余额3万美金。”

    其余之人就惨了,从第四名开始,账户余额别说一万了,5000以上的都没,至于最后一名,此刻已经被打回原形,甚至于连最初参赛的1000美金都不到了。

    “不可能,我不信,他们绝对作弊,我要求彻查他们,凭什么他们能做空,而且王帆的账户能变成这么159万美金?我不信。”刚刚已经被打击的失去理智的陈东,此刻整个人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样,神色狰狞的看着左边角落的王帆和叶博。

    右手指着他们,手背之上的青筋如同一条一条暴起的青龙一般,恨不得下一刻就从手背之上飞出,过来勒死王帆两人。

    “胡闹,金融市场不是做多就是做空,什么叫不相信,人家有本事看出来要做空是人家的本事,你为什么看不出来?”刘朴眼见陈东此刻失去控制,猛地大喝一声,同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这一声冷喝,惊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丝毫不敢触及对方半天霉头。

    但是已经失去理智的陈东哪能想到这些:“好你个老东西,我早就察觉到他们两个不对劲,还专门安排在一起,这里面肯定有鬼,我要给学院告状去。”说完一踢凳子,就打算从教室内走出去。

    刘朴一把年纪的人,在学院可以说威名赫赫,甚至于整个陕西,整个金融圈子,都是有着无上威名之人,此刻一个小辈如此不敬,脸上一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整个人如同怒目金刚一样,冷冷的看着陈东:“你去,你去告一个试试,我今天话放在这里,我刘朴做事,一向问心无愧,我看看财院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你。”陈东死死的瞪着刘朴,右手食指指着刘朴,整个人气的都颤抖了起来。

    “没点教养的东西,丢人现眼,还不给我滚过去给老师道歉。”此刻高峰站起身来,望向陈东,不怒自威的冷哼一声。

    陈东脖子一梗还打算说些什么,随后鼻子重重的出了口气,从座位上不情愿的走到刘朴的讲坛前,没有丝毫真诚的弯腰鞠了个躬:“对不起,老师,是我错了,希望您大人有大量。”

    刘朴深深的看了一眼陈东,而后向高峰的位置上扫了一眼:“多亏你有个好朋友我告诉你。”随后看也不看陈东,把对方晾在那里。

    陈东见刘朴没有标明态度,低着头目光微微扫了一眼班里的学生,发现在座的所有人都神色复杂的看着陈东,一瞬间他本消下去的一些火气再次蹭蹭蹭的往上冒。

    刚欲说话时,察觉到高峰那冷漠到极点的眼神,想到高峰的大哥陈铎即将归校,而且以后来者居上的姿态,强势占据第三,硬生生把这股怒气给忍了下去。

    “我发誓我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让人群看我笑话的杂种跪在我脚下。”陈东低着头,双眼之中闪过一丝极为怨毒的神色。

    “下去吧,记得,以后出了校门如果这么任性,别人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的。”刘朴看都不看陈东,淡淡的开口,而后管也不管他想着教室内的所有人说道:“这一次在我看来,不是坏事,你们或许遇到过这种黑天鹅事件,但是可能没有这一次这么触目惊心,一是杠杆的原因你们损失惨重,而是今天的排名像极了日后你们参加工作的绩效考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希望各位能从这次的失利中吸取教训,知耻而后勇。”

    “明白了老师。”教室内的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毕竟大多数同学都是十分的尊敬刘朴的,不论是学业上的教导还是人生道路上的指引规划,刘朴总是在一一的指点着他们。

    “老师,我能否问您个事。”就在所有人都当鸵鸟,不愿意第一个打破这种气氛时,王帆站直了身子,以响亮的嗓音直接开口。

    “你说,什么事。”刘朴眼见自己最喜爱的学生此刻站了出来,各种滋味充斥心头,有欣慰,有满意,更多的却是安心。

    “我现在如果出掉账户的资金,是否按照剩余资金来重新计算排名?”王帆直接扔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句话如同平地的惊雷一般,直接炸响在所有人的耳旁。

    “什么,他疯了吧?按照这种情况,只要他不作死,稳稳的第一,他想干嘛?”

    “我看这个王帆想出风头是想疯了。”

    “换我我也出这么个风头,反正这一次足够证明自己了,将近160W的资金,这明显是重仓然后不停补仓的结果,换你你敢做吗?”

    “是啊,可笑有的人早上还在嘲笑王帆错失了那一次傻瓜都能看出来的多单,而我们这些所谓的聪明人,下午就被打脸了。”

    “对啊,这哪是王帆傻,明明是对方早已看透行情,知道要下跌,一直在等待机会。”

    “王帆不简单啊,我早说他是个人物,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敢正面跟陈东和高峰较量呢?”

    “王帆这一次可以说一炮打响了自己的名号,未来跟我们恐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此人的这句话语刚刚开口,无数人心底就开始揣摩了起来,毕竟王帆从这次考核开始,一直以惊艳的表演不停的刷新着所有人的认知,如果说前面惊艳四座的超短线交易时开场戏,那么今天这一笔重仓空单,可以说在西安,甚至于全陕西,整个中国,都给所有的金融从业人员,上了一堂生动却又震撼的史诗级的课。

    刘朴此刻听到王帆的话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虽说不解王帆为何此刻选择出金,但是那毕竟是王帆的事情,也不好过分询问或者劝导:“没错是这样的,但是我还是劝你仔细斟酌一下。”

    王帆点了点头,而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转头看下坐在座位上低着头的陈东,此刻似乎陈东也察觉到了那来自四周无数道注视的目光,内心无比羞愤的他,此刻却不敢抬起头正眼和王帆对视一眼。

    陈东的头埋的更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