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我要找到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0本章字数:2403字

    2016年12月20日冬至夜的上海,寒风凌冽得刺骨。

    静安区一处弄堂角落里,对着墙壁撒尿的猥琐男正擦亮火机时,侧后方瞬间一道灵光乍现,接着一声震天响雷——打火机刚刚擦出的火苗,火星子突然像礼花似的四处喷射——

    什么情况?

    猥琐男刚想熄灭重点,突然,喷射而出的火星子变成了导弹,朝同一个地方飞射、集聚——顺眼望去——一个身穿一席咖啡色露背、无袖连衣长裙的女人——冷滟——腿撇一字叉地立于另一处墙边。

    猥琐男迅速抖了抖还没尿尽的老二、并塞回裤子里,朝她走过去——正巧看见冷滟将一条大白腿从墙边收回来,心里叹道:这么晚跑出来,还穿得这么露骨、摆出这么风骚的姿势,八成是找生意的!

    “美女,收多少钱啊?”猥琐男语气轻浮地问道。

    冷滟有些恍惚,感叹着时隔三年多了,我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回到这凡尘俗世的阳间了!她看了看周围,却不太确定阎王把她丢在了哪里?

    冷滟朝他瞄了一眼,冷冷回道:“我有现金吗?我只收冥币!”

    这时,一束月光恰巧打在她脸上,苍白的脸在月光的映衬下更显朦胧——

    冥币?今天是冬至夜——

    “鬼啊——”猥琐男惊声尖叫,刚刚憋回去的尿全撒在了裤裆里。

    冷滟瞥了他一眼,刚转身调了个方向,旁边墙壁上一张印着“44-新闸路”的绿色铁皮像灯泡似的闪了一下。

    44号-新闸路——冷滟记起了什么——被扔回来之前,鬼差曾询问过“投掷”地点,当时自己只说了句要找叶浩文——随后她耳边伴随着“上海市——静安区——新闸路44号”的声音——就嗖——地一下出现在了这破旧的弄堂里......对,就是这里!

    冷滟刚钻进入户门,一扇门向她打开,灯光直射脸庞。

    “你是——冷滟?”叶浩文懵了,张着大嘴说不出话。

    “叶浩文——”冷滟避开刺眼的灯光认出他,长吐一口气,“快让我进去!”

    愣住的叶浩文把冷滟迎进门,这才缓过神看清了失去三年多联系的冷滟:苍白的脸,刚刚过肩的中长发,眼神黯淡没有一丝生气,双唇也没有血色,身上一席和季节、天气完全不搭的修身连衣裙,虽然这晚礼服穿在她身上性感极了,但看上去总感觉像刚从棺材里爬出来似的让人心疼。

    “你还是单身狗吧——厨房里肯定有泡面——”冷滟一边玩笑,一边打量四周,随后径直往厨房走去。

    叶浩文跟在后面,不自觉地掏出手机,将镜头对准冷滟迅速按下快门。

    嗯,有脚——轮廓清晰没有重影——旁边也没有可疑的模糊雾气——嘘——他长吐了一口气。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冷滟拿了一盒面走过来,边拆着外包装的塑料袋边问。

    “哦,没事。”叶浩文赶忙把手机塞回口袋里,“你失联一个多月后我去你家找过你,隔壁的说你们搬家了,还,还说——”

    冷滟一听,双手停了下来、脸也僵了。

    “还说,你,你自杀了——”叶浩文的舌头有些打颤。

    “你以为见鬼了?”冷滟故作轻松地说道,“也对,今天是冬至夜——很多游魂野鬼在外面游荡呢——”她朝叶浩文做了个鬼脸,转身又钻进厨房。

    叶浩文搞不清状况地挠了挠头,跟着进了厨房又询问道:“对了,和你三年多没联系,我搬了两次家,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刚刚听到敲门声,我真以为是半夜鬼敲门——”

    冷滟一听又愣了,敲门?我哪有敲过门?

    转念一想,这阎王老头还真是没话说,手下的鬼差几乎精准无误地把自己“投掷”到这儿,还帮忙叩响叶浩文的房门,靠谱——

    “恩,要打听一下有什么难的!”冷滟把开水倒入杯面中,继续说道,“哎,我找你,想你帮个忙——”

    “什么忙?除了娶你、和你生儿育女之外,其他的我都义不容辞——”叶浩文笑着耸了耸肩。

    冷滟白他一眼,开门见山道:“我要开个咖啡吧,你来帮我!保证比你现在赚得多!”

    “咖啡吧?”叶浩文瞪大眼睛满脸疑惑,“你还要开咖啡吧?那会儿你开的咖啡吧,貌似没多久就夭折了——而且我听说,你,你自杀就是因为开那咖啡吧欠了钱还不上——”

    “今时不同往日——我已不是当年的我了——”

    “那,那他们说的——”叶浩文惊异地盯着冷滟。

    “别人说你就信?我还听说你爱上男人了呢!”冷滟不依不饶,“我不装得像一点,那帮没人性的讨债鬼怎么相信?怎么撒手?”冷滟嘴里说得斩钉截铁,心里却在滴血。

    看到冷滟胸有成竹的样子,再想到自己天天两点一线、暗无天日的上班、加班,叶浩文也觉得应该要改变一下现状!

    “你开口,做姐妹的——不,做兄弟的,我必须鼎力支持啊!说吧,打算怎么弄?”

    “明天就行动!”冷滟眺望窗外,眼珠子放着光,像两道激光束。

    ......

    后半夜的时间眨眼就过。

    天刚亮冷滟已经从客厅的沙发上跳起来,并把房间里正在做梦的叶浩文也叫醒,迅速洗漱随便吃了点就出门找店面了。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租到个位置好、价格低、人气旺的铺位基本上就是不可能!

    转了几个小时,他们才找到附近华征医院门诊楼一楼挂号大厅里,一个不到30平的空间。

    冷滟当机立断付款租下。

    接着,他们一边去工商、税务等把一系列手续办齐,一边找来装修队把店铺照冷滟的想法做了简单装修,从外看通透明亮,而身在里面时又让人感觉隐逸、舒适......

    就这样没几天,咖啡吧已经开业在即了!

    “奇幻咖啡吧?”叶浩文若有所思地仰头看着招牌,“这咖啡吧开在医院里,我们是不是应该提前做些宣传?”

    “不,不需要!”冷滟否定了叶浩文的提议,“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但,现在这社会,酒香也怕巷子深呐——叶浩文心里嘟囔着,却没有说出口,“那为什么叫奇幻?”

    冷滟心思凝重地仰头瞻望,叹道:怎能不奇幻?我师傅风宁可是被称为鬼无忧的“奇幻王子”!他调制的咖啡能让阴间一切鬼怪一喝便有地狱升入极乐的快感!连阎王爷也拜倒在他的咖啡杯下,任他为御前一品咖啡师。

    作为他唯一的关门弟子,又是对他忠贞不二的热恋狂徒,我一定要用他传授的咖啡技艺、让全世界顶礼膜拜!

    想到这儿,冷滟又不禁感怀起来,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都模糊了?为什么我好像完全没有印象了?难道,难道还阳前我喝了孟婆汤?不对,如果我喝了孟婆汤,为什么还记得风宁?

    冷滟紧紧咬牙暗下决心:

    风宁,师傅,我最亲爱的,无论我还能否记起我们在一起生活的片段?无论你现在投胎到了哪里?就算历经九九八百一十难、甚至八千一百难,我都一定要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