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李钏儿又被欺负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8本章字数:3130字

    “李钏儿,你过来!”学堂里的几个大小子拦住了李钏儿的去路,大声朝她喝斥着。

    李钏儿捏着自己的书包带子,胆怯的看着他们,脸上的汗珠越发的多了。

    “我娘说你是拣来的!还说你娘是个大闺女没嫁过人就养着你?是不是?”王家的小子用手里的柳条儿一下下打着李钏儿的小辫子,嘻笑着问她。

    李钏儿瘪着嘴,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她的双脚在泥地上跺来跺去,想要跑,却没有勇气。

    “你说,你是不是你娘偷生的?她跟野汉子相好,把你生下来了,骗村长说是拣来的?”宋家的小胖子拣起地上的石块,朝李钏儿扔过去。

    李钏儿头一偏,石块擦着她的眉毛飞了过去,尖角划在她太阳穴处,雪白的肌肤立时现出一道血痕。

    “哇……”李钏儿终于大声哭了起来。

    “谁又在这欺负李钏儿呢!”学堂里的苏先生听到哭声,柱着拐杖从里面走了出来,朝那群坏小子喝着。

    坏小子们一哄而散,苏先生朝他们的背影“啐”了一口,走到还在大哭的李钏儿身边,捏着衣袖擦着她的小脸,一边安慰着:“莫哭莫哭,快回家吧!你娘在家等你呢……”

    懂事的李钏儿抽噎着点点头,转身要走时却被苏先生拉住,把一包绿豆糕塞在她手里,然后冲她摆摆手,又柱着拐杖慢慢的走回了学堂。

    李钏儿吸着鼻涕,一边走一边打开那包绿豆糕,用手指粘着油皮掉下来的碎屑送进嘴里,吃了两口,脸上现出了笑容来。

    到了家门口,李钏儿赶紧把绿豆糕又重新包好,用袖子在自己脸上胡乱抹了两下,这才蹦蹦跳跳的进了屋。

    “下学回来了?饿了吧?”李钏儿的娘李雯清从绣架后站起来,笑盈盈地迎着自己的女儿。

    “喏!”李钏儿举起手里的绿豆糕,献宝似的递给自己的娘亲。

    “哪里来的?”李雯清接过绿豆糕,放在桌边,走到缸前打了瓢水倒进木盆里,拉过女儿给她洗脸洗手。

    “苏先生给的。”李钏儿应道。

    “你又要苏先生的东西!”李雯清嗔怪着,叫女儿仰起小脸,拿着手巾帮她擦着。

    看见李钏儿太阳穴处有一道伤痕,李雯清的手停住了,瞪着眼睛问:“脸上怎么弄的?是不是又是王家的小子欺负你了?”

    “娘……”李钏儿搂住娘的腰,把脸贴在她胸口。

    “看我们孤儿寡母好欺负是不是?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找他们说个清楚!”李雯清推开李钏儿,把手巾甩在水盆里,拔腿就往门外走。

    “娘……不要去!”李钏儿奔过去,扯住娘的袖子。

    李雯清被女儿拉住,脸上的泪汩汩流下来,打湿了胸口的衣襟。

    “雯清,这是又怎么了?”矮院墙那边伸过来隔壁邻居吴嫂胖胖的脑袋,她看见李雯清正站在院里哭,皱眉问道。

    “吴妈妈,我被王小宝欺负了……”李钏儿细声细气的回答着吴嫂,一边拉着娘的手,把她往屋里拉。

    “娘,回屋吧,吃绿豆糕。你别哭了,等我长大了,我就去学功夫,我打他们!报仇!”李钏儿气鼓鼓的挥着小拳头。

    李雯清看着女儿稚嫩的面孔上一本正经的表情,破涕为笑了。

    她看着一脸担忧的吴嫂,“吴嫂,没事儿了,是我一时没忍住气……”

    她对吴嫂笑笑,拉着闺女进了屋。

    饭菜是在她估算着闺女该下学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的,一直就在锅里热着。

    她洗了手,叫李钏儿先坐在桌边吃绿豆糕,去到厨房将热在锅里的两碗稀粥和小菜放进簸箩里端进了屋里。

    李钏儿一看饭来了,放下绿豆糕,便朝着母亲跑过来,一眼望见只是一盘炒白萝卜丝和一盘腌咸菜,便撅了嘴,自己个儿坐在一边生起闷气来。

    李雯清将饭菜摆好,逗着闺女,“钏儿,怎么了,为什么生气呀?”

    李钏儿气鼓鼓的说:“又是萝卜丝儿,又是腌咸菜!又是稀粥……每天都是吃这些!”

    李雯清陪着笑脸,“钏儿乖,等娘把这次的绣活儿赶完了,卖到镇上绣坊里,收了银子回来,娘就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还带你去镇上逛逛,给你买糖葫芦吃?”

    李钏儿一听,脸上现出笑容来,想了一想,又故意板着脸,“娘你又骗我,上回你就这么说,可是你把银子拿回来,却给了吴大婶,你也没给我买糖葫芦呀?”

    李雯清听了心酸,“上回不是你病了咱们请大夫嘛?借了吴大婶家的钱,当然有了钱咱们要先还人家呀?”

    李钏儿微微侧着头,好像是在思考,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嗯,苏先生教了,欠了人家的债,是一定要还的!”

    随即她又朝母亲举起小指,“你要跟我拉勾,这回不许再骗我了,等你把银子拿回来,一定要带我去镇上吃糖葫芦,还要给我买好吃的!”

    李雯清笑着跟女儿拉了勾,一大一小这才坐下来吃饭。

    天色暗了下来,李雯清将桌上的油灯点亮,看着李钏儿呼噜呼噜扒着碗里的稀粥,鼻尖上渗出汗珠来。

    她心疼的拿起蒲扇帮女儿扇着,女儿身上的褂子又小了,去年做的鞋子也顶脚了,一转眼,她已经八岁了,小孩子长得太快,衣裳都来不及做新的。

    想起八年前的那个风雪之夜,她在路边拣到一个绸布包裹时,她可不知道这里面是个小小婴儿。

    风雪太大,她又急着赶路,等到抱回家,打开时,她吓了一跳。

    那小婴儿粉装玉琢,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看着她,吮着自己的手指,却是不哭。她立时就放不下这个孩子了……

    那包裹里有一对金镯子,还有一条绣着字的锦帕。李雯清是绣女出身,她一看那绣工,便知道不是凡品。

    可是她从小家穷,读书少,并不知道那上面绣着的字是什么。后来李钏儿一天天长大,她也给苏先生看过,苏先生说那帕子上绣的是个谢字。

    谢?是这孩子的姓氏吗?可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孩子,是谁忍心在风雪之夜把她抛弃的呢?就不担心她冻死饿死吗?

    “雯清。”正思忖着,自家的木门被推开了,吴嫂端着碗走了进来。

    “嫂子?”李雯清赶忙站起身来相迎。

    “你大哥今天帮人杀猪去了,人家送了他一斤猪肉和一些猪皮,猪皮我已经煮上了,明天作些肉冻来给我们,今天我们炼了些猪油,你平常炒菜时放些进去,孩子正长身体,好歹菜里见些荤腥。”吴嫂从端着的簸箩里拿出两只碗,放在桌上。

    一只碗里盛着已经凝固的猪油,一只碗里是雪菜炒肉丝。

    虽然那雪菜炒肉丝里的只有几根细细的肉丝,可是李钏儿已经站直了掂着脚尖,试探着把筷子在空中舞来舞去,不住的咽着口水。

    李雯清把她教得很好,在外人面前,娘不发话,她是不敢妄动的。

    “看把钏儿馋的,好孩子,快吃吧!”吴嫂把碗推到李钏儿的面前。

    李钏儿看着自己的娘亲,李雯清朝她莞尔一笑,“还不快谢谢吴大婶!”

    “谢谢吴大婶……”李钏儿忙不迭的吐出这句话,就夹了一筷子雪菜炒肉丝塞进嘴里,大嚼了起来。

    “慢点吃……”李雯清嗔怪着女儿,转头对吴嫂说:“嫂子你帮我谢谢大哥,这些年,多亏你们家对我们母女俩照应着,要不是有你们,我们这日子还真不知过成什么样儿!”

    “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吴嫂笑道:“我家老大老二身上脚上的、穿得戴的,还不都是央你做的,我人胖手又笨,做不来这些细活计,还不是多亏你帮忙?再说这邻里乡亲的,多多照应也是应该的嘛。”

    吴嫂一边说,一边朝门外走去,李雯清送着她,送到门口,吴嫂又转头看看低头大嚼的李钏儿,拍拍李雯清的手背:“上回你大哥说的那个人,你可相中了?”

    李雯清一听这话,顿时臊红了脸,低下头来也不言语。

    “哎,那人虽然长得糙点,可是人是老实本分的。他在咱们邻村杀猪,还在镇上开了个铺子,手里也是有点积蓄的。你大哥把你这头的事情都跟人家说了,人家也没嫌弃咱不是……”吴嫂语重心长地说。

    李雯清的头更低了,紧抿着嘴,也不说话。

    “钏儿眼看一年大似一年了,这女孩嘛,识得几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也就罢了,你让她上学堂,又有什么用呢?她又不能金榜提名给你考个状元回来呀!你就听我的话,答应了这门亲事,以后你和钏儿的日子也好有个依靠啊!”吴嫂观察着李雯清的表情,又在她手背上连拍了两下。

    “嗯……我知道嫂子是为我好,我再想想,这两天答复您,您看成不成?”李雯清抬起头,对吴嫂说。

    她的眸子清亮,趁着月色佼佼,宛若两颗星子。

    吴嫂叹口气,雯清若真许给那杀猪的糙汉,真真是造孽啊!可惜她命不好,生下来便死了娘,爹爹把她拉把到十六岁,便也病死了。

    她自己做绣娘勉强支撑度日到二十岁,却又好死不死拣了一个李钏儿回家。一个黄花大闺女,抱着个奶娃娃,这一转眼,已经八年了!

    这样的家境,也就只能应了那糙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