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小娘子脸皮薄害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8本章字数:3131字

    “汪汪……”谁家的狗叫得急,睡梦中的李钏儿想是被惊着了,闭着眼睛呜咽了起来。

    李雯清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又抹去她额头上的汗珠。李钏儿咕哝着,稍稍安生了些。

    “扑通”,李雯清突然听到院外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便是纷杂的脚步声。

    她心里害怕,披衣下床,拿起门后竖着的扁担,犹豫着要不要开门看个究竟。

    “啪啪……”外面传来轻轻的拍门声,李雯清攥紧了扁担,紧抿着唇,不敢说话。

    “救命……”那是个男人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然后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便无声无息了。

    李雯清一直站在门后,不知所措的听着这一切,站了有半柱香的功夫,这才慢慢的放下扁担,拉开了门栓。

    打开门的那刻,有个人软软的倒了进来,“啊”,李雯清惊呼一声,赶紧掩住嘴巴,回头看看床上的李钏儿,怕惊着了女儿。

    借着月光,李雯清看见一个满脸是血的汉子,一手捂着腰间,那里正不住浸着血水。

    李雯清不再犹豫,使尽了全力把他拖进屋里,转身关上门,点亮了桌上的油灯,又从床上拿起两件衣裳,撕成长条,拿瓢舀了些清水,先用手巾蘸着清水,帮他清洗了伤口,又去灶里摸了半碗草灰,敷在他的伤口上,用布条扎紧,算是帮他止了血。

    “水……水……”那汉子半眯着眼睛,喃喃地说道。

    李雯清从桌上的茶壶里倒出半碗水来,递到汉子嘴边,他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

    缓了一会儿,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谢谢……谢谢你……”他说。

    李雯清摇摇头,“你是哪里人?怎么会受伤的?”那汉子摇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李雯清将他的手臂搭在肩上,勉力把他扶到床上,他的身子很烫,想是因为失血过多发起烧来。

    她拉过被子给他盖上,又打了盆水,挤了块手巾,盖在他的额头。如此反复,她一直忙到鸡叫头遍,再摸摸那汉子的额头,烧已经退了。

    她这才放下心来,趴在桌上睡着了。

    “娘……娘……”李雯清被女儿推醒时,天光已经大亮了,李钏儿揉着眼睛,有些生气的看着她。

    “没有早饭吗?”李钏儿嘟着小嘴,气呼呼的说。

    李雯清心道不好,孤儿寡母的,早上醒来看见床上躺着个男人,这要是给邻里知道了,像什么话?

    她往床上看去,那男人却已经不在床上了,桌子上那只茶碗倒扣着,她把它翻过来,里面居然是一锭白花花的银子。

    “你什么时候醒的?”李雯清银子抓在手里,问正拿着手巾擦脸的李钏儿。

    “刚才呀,娘你怎么趴在桌上睡着了?有床你不睡,你还真奇怪咧!”李钏儿白了她娘一眼,还在为没有早饭而生气。

    “别气了!娘这就给你做!你自己梳头,误不了你上学堂。”

    李雯清刮刮女儿的鼻子,赶紧去灶间点了柴草生起火来,把锅子坐上烧着水,抓了把杂面放在面盆里准备着,去外面的小菜园子里掐了把带着露珠的小葱洗了,切成碎碎的小段放进面盆,又舀了勺昨天吴嫂送来的猪油,放一点芝麻盐进去。

    这时灶上的水已经半开,李雯清用木勺舀了半勺水,缓缓倒入面盆,一边倒,一边慢慢搅着面,等面糊和好了,她放在一旁醒着。

    又把烧好的水倒进桌上的茶壶,把锅重新坐在灶上,又舀了一勺猪油放进锅里,不一会儿,油的香味便散发出来,李钏儿耸着鼻子,抓着自己梳得歪歪扭扭的小辫走到灶台边,眼巴巴的看着。

    李雯清把和好的面糊缓缓倒进锅里,又晃动着锅子,好让面糊均匀的摊成一张饼子。

    “娘,是不是快好了?”李钏儿闻着香味,咽着口水问李雯清,李雯清一笑,又把摊好的饼子翻了个面,翻过来看那面已经是焦黄焦黄了,上面点缀着翠绿的葱花,看起来格外诱人。

    要是家里有只鸡就好了,还能给钏儿磕上个鸡蛋。李雯清在心里叹息着,可是李钏儿已经等不及了。

    “娘,好了没啊?”

    李雯清用木铲把摊好的饼子铲到案子上,又拿刀切成了四片,李钏儿忙不迭的拿起一块就往嘴里塞。

    “烫!”李雯清用木铲佯装要敲李钏儿的脑袋,李钏儿早已狼吞虎咽把那块饼子咽下了肚了。

    “好吃!”李钏儿烫得吐着舌头,可是眼睛却笑成了弯弯的月牙。

    李雯清用油纸把饼子包了起来,塞到李钏儿的书包里,“好了,赶得及上学堂,快去吧!”

    李钏儿对母亲一笑,转身朝外跑,跑了两步,又转回来,一把抱住李雯清的腰,“娘,你真好!”

    李雯清给她唬得退了一步,听到女儿这句话,心陡得就暖了起来。

    再回过神来,李钏儿已经跑得没影了,她呆呆看着前方,心里想,女儿啊,有你这句话,为娘这么多年受的这些苦,可没有白挨!

    李雯清抹了抹泪湿的眼角,把刚才的一应用具收拾干净,摸出刚才揣进怀里的那锭银子,坐在绣架后仔细的端详着。

    夜里太暗,她并没有看清那汉子的脸,只是他身上那股子汗气和血腥气,现在想想,还似乎萦绕鼻端。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呢?可是退了烧?身上的伤口还流血吗?打不打紧?他放下这锭银子,是为了感激她昨晚为他包扎伤口吗?

    “雯清,雯清!”外面传来吴嫂的声音,李雯清赶紧把那锭银子又揣进怀里,起身迎了出去。

    “你看谁来了……”吴嫂喜孜孜的转个身,朝身后那人招招手。

    “李……李大姐……”屠夫徐大壮手里拎着一条猪肉,腋下夹着两只果匣子,木讷的站在吴嫂的身后。

    看见吴嫂招呼他,满是胡茬的脸顿时红成了猪肝色。

    “大壮来看你来了,还不赶紧让人进屋?”吴嫂走过来扯扯李雯清的衣袖。

    李雯清脸上一红,“这……我们刚起,我才给钏摊了饼子叫她去上学堂,屋里还没收拾,要不,咱们坐院里吧。”

    “好,呵呵,好好……”徐大壮看见李雯清看着他,一双美目顾盼生姿,眼睛都直了。

    他把那条猪肉和两盒糕点塞到李雯清手里,“给,给闺女!”

    李雯清没提防他突然塞过来,一愣神,手没接住,糕点和肉都掉在了地上。

    “啊呀……”吴嫂夸张的叫了起来,嗔怪着李雯清,“雯清,你怎么不看着点儿?大壮好心好意的……”

    “呵呵……,没,没事。”徐大壮弯腰拣起猪肉,一提糕点盒子,下面的油纸全撒了,里面的糕点洒了一地。

    “啊呀,可惜了,这上好的果子哎!”吴嫂也去拣,李雯清手足无措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低下头却看见徐大壮半秃的头顶,不由闭了闭眼睛。

    “吴嫂,我今天还要去镇上送绣活儿……”她对吴嫂笑笑说。

    “可惜了这果子了……”吴嫂还看着洒在地上的糕点,一脸的惋惜。

    “呵呵,没事儿,买,再买!”徐大壮挠挠头,李雯清看到他指缝里的黑灰。

    “吴嫂,我要去镇上送绣活儿,晚了,就来不及了!”李雯清说完这话,闪身进了屋,收拾了个小包裹,出来就把门落了锁,留下吴嫂和徐大壮两人呆呆的站着,有点摸不着头脑。

    “吴嫂,我先去了,回来再说话吧!”李雯清并没有看徐大壮一眼,便朝院外走去了。

    吴嫂讪讪地,望着一脸尴尬的徐大壮,“小娘子,脸皮薄,害臊……”

    “嘿嘿,是呢,是呢。”徐大壮陪着笑,将那条猪肉挂在了李雯清家的门锁上。

    李雯清逃也似的出了家门,昨天给吴嫂劝了两句,原本已经下了决心,心想自己带着李钏儿确是日子不好过,女人总要找个依靠,听吴嫂的意思,这徐大壮也是个老实本分之人,李钏儿跟着过去,定不会受委屈吧,要不然就跟着徐大壮过日子得了。

    可是今天一看这人……她只要想想以后要跟这样的人一个锅里吃饭,一张床上睡觉,那心里便觉得冰凉冰凉,像是要死了一样。

    哎……她叹口气,看来这辈子注定是要一个人单过了吧,那就得多做些活计,手里多存点银子,娘俩儿的日子才能从长计议啊。

    她摸摸怀里那锭银子,想着一会儿交了绣活,就去镇上买只母鸡回来吧,下了蛋可以做给李钏儿吃,这孩子正长个儿,可不能委屈了她。

    她一边想,一边往前走。走到村口那株大枣树下,没留神被什么东西打了头。

    她仰头往树上看,却看见村里的二溜子马小伍,正斜躺在粗大的树干上,手里抓了一把枣子,吃一粒,吐一个核,刚好落在她的头上。

    她家里没有男人,并不敢跟这二溜子用强,她理了理头发,只当没看见,低下头往前走。却不想她不想惹事,马小伍却看见了她,把一把枣核悉数扔了下来,一颗颗全砸在她的头顶。

    “你干什么!”李雯清爱干净,枣核上竟是马小伍的口水,她一边理着头发,一边厌恶地说。

    “我干什么了?我干什么了?”马小伍从树上跃下来,落在李雯清的面前,眼梢挑着,上上下下打量着李雯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