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他娘的谁暗算老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8本章字数:2602字

    “你……你干嘛拿枣核砸我?”李雯清涨红着脸。

    “嘿嘿,我在上面吃枣,这下面过路的人多了去了,我咋没听见别人说我砸他们?偏生你打下面过,我就砸你了?”马小伍嬉皮笑脸地盯着李雯清的胸膛,出言轻薄。

    “你!”李雯清不会吵架,又怕被乡亲看见,再生出闲话来。一跺脚,往前走去。

    可是她一偏身,马小伍便挡住她去路;她让开,他又挡住她。

    “你想怎样!”李雯清往后退了一步,拿包袱挡在胸前。

    “我想怎样?我能怎样啊?我又不能搞大了你的肚子叫你偷偷生出个女娃儿来!”马小伍看她示弱,一边说,一边伸手就朝她胸口抓去。

    “哎呀!”眼看那只脏手就要伸到她胸前,马小伍突然身子一歪,他的手捂着后腰,转身看向后面,大骂了起来:“他娘的谁暗算老子!”

    “噗噗”,又是两声破空之声,马小伍膝盖似是被什么东西打中,“扑通”就跪在了李雯清面前。

    李雯清不知所措的站了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夹紧包裹逃也似的走了。

    “哎呦哎呦……”马小伍已经倒在地上不住的呻吟着,远处树荫下,站着一个柱着拐杖的男人,头底带着一只大大的斗笠,遮住了面目,他的身子佝偻,正冷冷看着马小伍。

    李雯清往前急走,她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

    到了镇上,她先到绣坊里交了做好的活计,将老板娘给她的撒碎银子包好,塞进了怀里。

    她想到镇上给李钏儿扯些花布,天气渐渐热了,李钏儿长得太快,去年做的褂子,已经遮不住肚皮了。

    还要再买两只鸡,这是早就答应了李钏儿的,可是手里一直没有闲钱,现在好了……她摸着怀里那包碎银子,还有那一锭银子,唇角浮起一抹笑容。

    李雯清在镇上逛了一圈,再回家里,两只手已经拎满了东西,快走到自家院门时,她把手里的鸡笼放下,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却看见隔壁王太婆家的房门大开着,门口放着一辆板车,几个人正在往屋里卸家什呢。

    李雯清觉得奇怪,王太婆的儿子在镇上做生意赚了钱,就把老太太接了去,村里的房子已经空了好几年了,今天怎么会有人往里搬呢?

    “娘……娘!”来不及思量,李雯清听到身后传来李钏儿的声音,笑着转过身,看见李钏儿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书包拍在身后,啪啪做响。

    “你下学了?累不累?饿不饿?”李雯清一边说,一边从包袱里拿出个油纸包着的东西,笑盈盈地递给李钏儿。

    李钏儿接过去小心翼翼的把油纸揭开,两只眼睛放光,惊喜的叫起来,“糖葫芦!”

    她像拿着串珍珠一般,把糖葫芦举在阳光下,晶莹的糖衣透着光,李钏儿的眼睛里全是满足,“娘,你吃一颗!”她把糖葫芦递到李雯清面前。

    “娘不吃,娘买给你的。”李雯清推着女儿的手,笑着说。

    “娘先吃,娘吃了钏儿再吃!”李钏儿固执的对李雯清说,李雯清心里一软,咬下一颗山楂含在嘴里。

    “娘,甜吗?”李钏儿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

    “好酸!”李雯清捂着半边脸皱着眉,酸得牙都倒了。

    “哈哈哈……”李钏儿大笑着,咬下一颗山楂,蹦跳着往家跑去。

    李雯清又拎起鸡笼,喊着跑在前面的李钏儿,“钏儿,你慢点跑,小心别摔着!”

    王太婆的屋子里坐着一个男人,刚刚那一幕,尽数被他看在眼里,他的唇边,也浮现出一抹笑意来。

    李雯清回到家,把鸡笼放在院子里,一边问着李钏儿今天在学堂里学了什么,一边生火准备做饭。

    她一个人在灶前絮絮叨叨,不见李钏儿回话,拿着锅铲走到门口一看,却看见李钏儿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把两只鸡放了出来,李钏儿正上窜下跳的捉鸡呢。

    “钏儿!你把它们放出来干什么啊?还没养熟,它们会跑的啊?”李雯清举着锅铲走到院子里。

    原本已经被李钏儿赶到角落里的一只黄鸡,看见又有一个人加入战队,扇开翅膀扑腾了两下,一个飞跃,就上了墙头。

    “哎!小黄,你回来呀!”李钏儿蹦跳着想要抓在院墙上踱步的鸡,无奈个子太矮,怎么也够不着,她回头瞪着李雯清,“娘,都怪你!我本来都跟小黄说好了的,它乖乖听话,我就给它好吃的!”

    李雯清此时也将那只白鸡抓进了鸡笼,笑着对李钏儿说:“好好好,是娘不对,娘不该打扰你跟小黄做朋友,那你现在到是把小黄叫下来呀!”

    “你先进屋!你进屋!”李钏儿赶着她,一本正经地说。

    李雯清走进屋里,躲在门后看着,李钏儿双手背在身后,学着学堂里先生的样子溜着墙根来回的走,一边走一边还用商量的口气说:“小黄,你乖乖下来,咱们不是说好了嘛?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奈何她在下面踱步,墙头上的小黄鸡也在上面踱步,李钏儿说了一笼筐的好话,那小黄鸡也没有下墙来的意思。

    “扑哧……”李雯清忍不住笑了,从墙下取下簸箩,就准备出去帮李钏儿把鸡抓住。

    突见墙那边伸出一只手来,轻轻一扣,就抓住了黄鸡的翅膀,那鸡“咕咕”叫着,翅膀无法动弹,一味的扭动着脖子。

    “哎呀!你小心点!不许伤了我的小黄!”李钏儿闻声,抬头一看,蹦跳着就想往墙那边看。

    墙那边现出一个男人的手,将鸡递了过来,“还没养熟呢,它会怕人。等养熟了再放出来,到时它听到你的声音自会跟着你的。”那男人慢吞吞地说。

    李钏儿蹦了几下,可是个子太矮,便回头看着自己的娘亲。

    李雯清忙放下簸箩,走到墙根下接过黄鸡,一边对那新邻居说:“谢谢您了……”

    那男人却没答话,只是嗯了一声,佝偻着身子朝屋里走去。

    李雯清扫了他一眼,看这男人大概有四十上下,形容消瘦,脸色很苍白,似是生了什么大病,走路弯着腰,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她把鸡重新放进鸡笼,看着李钏儿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觉得好笑,摇摇头,又回到灶前做饭去了。

    回家时看见门鼻上挂着的那条猪肉,她心知是徐大壮留下的,可是既然不打算再跟他往下处,还是不要收人家的东西好。

    所以她差遣李钏儿去把那条猪肉送到吴嫂家,教她跟吴嫂说:谢谢她的好意,她们家心领了。

    可是李钏儿看见猪肉,想起昨天的雪菜炒肉丝,就馋了,不依不饶地非要李雯清把肉收下。

    李雯清没奈何,只得把肥肉割下来又炼成了一小碗猪油,那点肉皮则留下来,打算做几块肉冻,瘦些的肉,她切下一半来,打算中午炒一些出来,留下那一半腌了,好保存的时间长一些。

    她舀了半碗水,打算和点面,中午给李钏儿做肉丝面吃,把面和好醒着。她又把肉丝切好,码在盘子里,又从院子里的小菜院里挖出藏着的白萝卜,也切成丝备用。

    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她先舀出一壶来放在桌上,等李钏儿渴了喝。

    又把醒好的面擀成细细的面条下进锅里,等面条煮好了,她就把面条捞进冷水盆里冰着,这样面条就不会坨了。

    她把锅里的水倒掉,又洗了一遍,放在火上等锅烧干之后,挖了一勺猪油放在锅里,又把切好的辣椒丝扔进锅里爆香,又把肉丝倒进去翻炒了几下,放入萝卜丝,她盖上锅盖,抹了抹额头的汗,转头看见李钏儿还在院子里逗弄鸡笼里的小黄和小白,还在叽叽咕咕跟它们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