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把饭送给隔壁大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8本章字数:2531字

    锅里的香味散发出来,要在平时,李钏儿早就跑过来趴在灶台上等着开饭了,可是今天,因为家里添了小黄和小白的缘故,这孩子居然连吃饭都顾不得了。

    李雯清笑着摇摇头,掀开锅盖,又翻了两下,便把菜盛了出来。

    她把冰着的面条捞进碗里,把炒好的菜盖在面条上,然后又撒了把椒盐在上面,便喊着李钏儿过来吃饭。

    李钏儿应了一声,又蹲下身子朝着鸡笼里说了两句,这才蹦跳着跑过来。

    李雯清给李钏儿盛好了饭放在桌上,突听到墙那头传来一阵咳嗽声。

    她心念一动,想着回来的时候,并未曾看见新搬来的邻居家里有女眷出入,而且今天人家又帮钏儿捉住了小黄,便捞出一碗面来,又把萝卜丝炒肉舀了两勺盖在面上,想了想,又去后院黄瓜架下摘下一根黄瓜,洗干净了拍成小块拌了醋和酱汁,另盛在一个碗里。

    拿了家里的簸箩把面条和拌黄瓜放进去,这边看看李钏儿的面也吃完了,便笑着问女儿,“钏儿,吃饱了吗?”

    李钏儿抹着油嘴,“娘,真好吃,咱家能天天吃肉吗?”

    李雯清笑了起来,“天天吃肉啊?那过年的时候娘还能给你吃啥呢?把你的嘴都吃刁了,娘可就养不起你了!”

    “嘻嘻……娘,你怎么不吃饭?装在簸箩里干嘛?”李钏儿走到李雯清身边问。

    李雯清指指隔壁,“你把这饭给隔壁新搬来的大叔送去,我看他身子骨儿不好,而且家里好像没有女眷,今天人家还帮你捉住了小黄,你还没谢谢人家呢!”

    李钏儿接过簸箩,“是呐……那我去谢谢这位大叔,就说我娘做的面可好吃呢!”

    李钏儿抱着簸箩往外跑,李雯清在后面忙不迭的喊着:“你慢点跑,别把面洒了!”

    李雯清把剩下的面捞进碗里,拌着剩下的一点菜吃了起来。等她吃完了饭,把灶间都收拾停当了,却还不见李钏儿回来。

    她走到墙根底下,踮着脚尖探头往隔壁院子里看,敞开的堂屋门里,传出来阵阵笑声,那分明是李钏儿在笑。

    “钏儿!钏儿!”李雯清叫着。

    “哎……娘,我在这儿!”李钏儿从屋里跑出来,一手一脸都是墨汁,画得跟个小花猫似的。

    “你在大叔家干嘛呢?送了饭咋还不回家?”李雯清一看女儿那脏样,皱起了眉头。

    “大叔教我画画呢!大叔画画得可好呢!比学堂里的先生画得都好!”李钏儿笑嘻嘻地说,“娘,我以后能常来找大叔学画画吗?”

    “你要找人家学画画,也得人家愿意再行啊!你先回来!你看你那一头一脸的!”李雯清朝女儿招着手。

    “咳咳……”屋里传来那男人的咳嗽声,他慢慢踱到门口,站在了李钏儿身边,李钏儿抬头冲着他笑,亲热的扯着他的衣袖。

    “李家大嫂,多谢你叫钏儿送来的面啊,很好吃!”那男人惨白的脸上堆着笑,看起来十分勉强的支撑着身体。

    “大哥你是不是身体不好?赶紧回屋里歇着吧!”李雯清看他病怏怏的样子,有些担心,“钏儿,你快回来,别打扰大叔休息。”

    “不打紧的,我反正一个人在屋子里呆着也是无聊,有钏儿陪着说说笑笑,也好过一些的。”那男人虚弱地说。

    “哎……那好吧,钏儿,你再玩一会儿,一会记得把碗收回来!听到没?”李雯清看着那男人的样子实在难受,便朝李钏儿道。

    “是了是了,我一会儿就回去了!”李钏儿如得了大赦一般,扯着男人的袖子,也不再理李雯清,“郑叔叔,咱们进屋,你快点跟我说,那个小黄的眼睛该怎么画呀!”

    李雯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家的闺女跟这大叔认识还不到半天的功夫,便这般亲热了!居然连自己的娘亲都不理了!

    回到房里,李雯清又坐在绣架前,开始做绣活,耳听得院墙那边传来李钏儿和那男人的笑声一声高过一声,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到得日头落了西山,李钏儿才终于蹦蹦跳跳的回来了,奇的是,她那一头一脸的墨汁到是洗干净了。李雯清站起身来,拉着女儿上上下下打量着,好奇地问:“真是奇了怪了,我家姑娘居然知道收拾自己了!”

    李钏儿得意的朝娘一笑,蹦跳着又朝灶间跑去,“娘,我饿了,有没有吃的?郑叔叔说了,我是大姑娘了,要知道收拾自己,别给娘添乱!”

    李雯清听着心里一暖,跟着李钏儿也进了灶间,打算生火做饭,正犹豫着是否还要添一碗水多做些给隔壁送去呢,可是又觉得不太妥当。

    “娘,刚才有几位叔叔来找郑叔叔,看起来好生生猛啊!”李钏儿正用手指蘸着小碗里的椒盐粒儿,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说。

    李雯清听了,也不以为意,做了晚饭,跟女儿吃了,收拾停当,便锁了院门回了房。

    油灯下,李钏儿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张纸来,她正有模有样的坐在那里举着那张纸,歪着脑袋端详着。

    李雯清走过去一看,“扑哧”笑出了声。

    纸上面画着两只鸡,一大一小,肚子是两个大圆圈,下面画出两根小棍,小棍下面是三个枝杈,似是表示是鸡的爪子。大圆圈上面是两个小圆圈,嘴的地方伸出一个小尖来,小圆圈里头点着一个黑点,应该是眼睛。

    “娘,你看,这就是郑叔叔教我画的小黄和小白!”李钏儿一脸的正经。

    “是呀?这就是小黄和小白呀?”李雯清忍着笑,心想原本以为这位大叔应该是识文断字还会画画,原来就这般画功呀!

    “可是小黄和小白是有翅膀的啊?你画的翅膀呢?”李雯清指着两个大圆圈,问女儿。

    “啊呀!是呀,小黄和小白还有翅膀,糟了,不行,我得去找郑叔叔,教我给它们画上翅膀!”李钏儿说着边站起身来,往门外走。

    李雯清一把拉住女儿,“天都黑了,郑叔叔早睡了!你别去叨扰人家了,要去也得等明天呀!”

    “啊?是吗?也对哦,郑叔叔家里有人找,他想必也没有空吧!”李钏儿呆呆地说,又走到桌边,把画轻轻放下,一脸的惋惜。

    李雯清揪着女儿的小辫,“快些洗洗睡了,明儿个你下了学,回来就去找郑叔叔教你画翅膀便是了!”

    “哦……”李钏儿撅着嘴,由着母亲帮她拧手巾擦着脸,又把辫子解开。

    李雯清服侍好了女儿,自己也梳洗一番,便转身吹熄了油灯,也上了床。

    “娘……”黑暗里李钏儿突然叫着她。

    “咋了钏儿?”李雯清转个身,把女儿搂在怀里。

    “我爹长啥样啊?”李钏儿枕着娘的胳膊,瓮声瓮气地问。

    李雯清一愣,不知道如何问答,却又听见李钏儿说:“要是跟郑叔叔那样就好了……”

    “……”李雯清张了张口,思忖着怎么说,却听到李钏儿发出微微的鼾声,这才放下心来,她也闭上眼睛,慢慢的睡着了。

    朦胧间听到院子里传来声响,黑暗中李雯清睁开眼睛,突然想到昨天晚上那个受伤的男人,心想难道又是他吗?

    她把胳膊从李钏儿身下轻轻抽出来,披衣下了床。

    走到桌前打着火折,正准备把油灯点上,突然看见窗户纸上突然现出一个圆圆的洞来。

    李雯清慢慢走过去,俯身往外看去,洞外面居然是一个人的眼珠子!

    那乌溜的瞳仁不住的滚动,正往屋里探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