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没成亲便生了个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2509字

    “啊!”李雯清惊呼一声,往后退着。

    “嘿嘿嘿……”门外传来奸笑声,听这声音,不是马小伍,还能是谁?“嘿嘿,小娘子,你快开门啊!你哥哥我来安慰你来了……”

    “你!你想干什么?”李雯清退到了床边,却不敢大声说话,惟恐惊醒了床上的李钏儿。

    “你说我想干什么!这大半夜的,我来扒你家的窗户,我还能干什么啊,我来教教你怎么生娃娃啊!”马小伍似是已经到了门前,他掏出来一柄小刀,伸进门缝之中,正一点点的拨着门栓。

    “你快走!不然我喊人了!”李雯清左右瞧着屋里,想找件东西防身,可是找来找去,却什么都没有,想了想,她奔到绣架前抓起自己做活时用的小剪刀,横在胸前。

    “你喊啊,你到是喊啊!你喊个试试,村子里谁不知道你一个黄花大姑娘,没成亲便生了个奶娃娃,你当大家都傻呀!你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你装什么清白!你的床头都被那些野男人给踩塌了吧,你装什么装!”马小伍一边拨着门栓,一边骂骂咧咧。

    眼看着门栓就要被拨开,李雯清急得哭了出来,她呜咽着,将剪刀逼在自己脖颈间,“你再进来,你再进来我便刺死我自己!”

    “刺死你自己?你死啊,你这大.婊.子死了,留下你家小婊.子,我看她怎么活!”马小伍嘴里喷着粪,李雯清听了,只觉得心如刀割。

    她心一横,将剪刀举在胸前,尖头朝着门口,便走了过去。

    拉开门栓的同时,只听得门外一声闷哼,便跌进来一个人。

    “啊!”李雯清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那人刚好扑倒在她脚下。

    “咳咳……”有人在门外咳嗽,李雯清抬头看去,居然是隔壁的那位郑大叔,月光下他的脸色更加惨白,手里没有拐杖,一手捂着腰间,一手还是出拳的模样,似是刚刚出手打晕了马小伍。

    李雯清看到他的腰间正往外渗出血水,失声叫道:“是你?”

    郑大叔身子晃了两晃,朝她虚弱的一笑,摆了摆手,转过身蹒跚的朝墙边走去。

    李雯清顾不得脚下的马小伍,迈过他奔到院门口,开了门锁,羞怯地说:“郑大叔,你走大门吧,你伤还没好,翻墙不方便。”

    郑大叔折返回来,一边往院外走,一边说:“多谢你了。”

    李雯清让开身子,低下头,“不不,应该我多谢你才对!”

    郑大叔一笑,不再回答,扶着墙出了院子,李雯清呆呆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月光下他身形瘦削,看起来是那样的虚弱,李雯清不知怎地,心里隐隐疼了起来。

    “哎呦!”趴在地上的马小伍呻吟起来,他慢慢的起了身,似是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晕倒的。

    李雯清举起手里的剪刀,护在胸前,瞪视着马小伍。

    “我怎么会在这里?”马小伍呆愣愣的环顾四周,皱眉思索,想了一会儿,他指着李雯清,一脸的害怕,“鬼!你是个鬼,你家有鬼!你全家都是鬼!”

    话没说完,他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朝院外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鬼呀,有鬼呀!”

    东隔壁的吴嫂家听到了声响,打着油灯从屋里出来,站到墙头,正看见马小伍鬼吼鬼叫着往院外跑。

    “雯清?这是咋了?”吴嫂问道。

    李雯清忙把手里的剪子收起来,凄然笑道:“吴嫂,没事儿,是个小贼!”

    吴嫂抿着嘴,“哎,雯清啊,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女人家带着个闺女过活,终究不是那么个事儿!这要是家里有个男人,那些偷鸡摸狗的能天天晚上来敲你家的窗户吗?徐大壮虽然人长得丑些,到底是个老实汉子呀!”

    李雯清一听吴嫂又提起了徐大壮,皱了皱眉,脸上却还是带着笑,“吴嫂对不住,扰着你家了,快些回去睡吧,明个儿还得早起呢!”

    说完便去锁了院门,再也不看吴嫂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摸着黑躺到床上,李雯清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想起马小伍说的那些话,字字句句像刀一样割在她的心上。

    虽说一个二溜子的话不必放在心上,可俗话说的好,无风不起浪,若不是全村的人都这么说,一个二溜子怎么可能编得出这种有凭有据的话来?

    她又看一眼熟睡的李钏儿,轻轻理着她额头的乱发。她不怕自己受委屈,这么些年了,什么样的委屈没受过呢?她的心早已经坚硬如磐石一般了。

    可她怕的是,李钏儿受委屈。每次学堂里的孩子欺负她,说她是个没爹的野种,她哭着回家来时,李雯清都觉得心如刀割。

    这些大人、这些孩子,为什么敢欺负她们母女俩,不就是因为家里没个作主的男人吗?可是要真的跟了那徐大壮,能行吗?

    李雯清想想便觉得心如死灰,现在的日子虽然苦着,可是母女俩相依为命,也是有不少开心的时候啊。

    她就这么想着、哭着,眼见天光渐渐亮起来,身边的李钏儿扭动着身子,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叫道:“娘,我想尿尿……”

    李雯清抹了把眼泪,拉着睡意朦胧的李钏儿,“乖钏儿,下床去尿,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还像小时候尿床呀?”

    李钏儿吭吭唧唧地不愿睁开眼睛,终于憋不住了,还是下了床。

    李雯清已经穿好衣服,打开屋门,屋外已经大亮,小黄和小白在鸡窝里“咯咯”叫着,似是在讨食吃。

    李钏儿一边慢悠悠的穿衣服,一边揉着眼睛往外看,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娘亲眼睛肿得像两只桃子。

    “娘啊,为啥咱家小黄和小白不像吴婶家的大红那样会‘喔喔喔……’的叫啊?”李钏儿问正给自己梳辫子的娘亲。

    “小黄和小白是母鸡呀,娘买回来,是为了下蛋用的,鸡蛋给你吃,你就能又高又壮实了,就没人敢欺负你了呀!”李雯清柔声说道。

    “哦,那大红是公鸡嘛?公鸡不会下蛋,才‘喔喔喔’的叫?母鸡会下蛋,才会‘咯咯咯’的叫吗?”李钏儿细声细气的问。

    “对呀,母鸡只会在下了蛋之后才‘咯咯’叫,是为了告诉主人,它下蛋了。”李雯清回答说。

    “哎呀!那小黄和小白是不是下蛋了?我得去看看!”李钏儿站起来,就朝院里跑。

    “哎……哎!小辫还没扎好呢!”李雯清还抓着她的头发,怕她痛,赶紧松了手。

    李钏儿蹲在鸡窝边摸了半天,果真摸出两颗鸡蛋,她高兴的叫起来,“娘,快看,小黄和小白真的下蛋了!”

    不等李雯清回答,她又奔到墙根底下,跳着脚冲着墙那头的郑家喊,“郑大叔,郑大叔,我家小黄和小白下蛋了!”

    李雯清赶紧阻止她,“快别叫了,你郑大叔应该还没起呢!你快去梳洗,我给你做饭,吃了饭快去学堂去!”

    李雯清从她手里抢过鸡蛋,便往灶间走去。她打算用一颗鸡蛋给李钏儿摊个饼,另一颗留着,一会做碗抻面鸡蛋汤给隔壁端过去,昨天夜里看他流了这么多血,不知道要不要紧呢。

    伺候着李钏儿吃完早饭,又把后院刚摘的西红杮洗了两颗放进她的书包里,李雯清送她到院门口,看她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跑着,书包一下下拍在屁股上,不由笑起来,“钏儿,你慢点!你把西红杮给挤烂了,我看你怎么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