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我不想看见你再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8本章字数:2526字

    李雯清身子一僵,急忙从他手里抽回手,“我想谢谢你,所以给你做了碗抻面鸡汤蛋。放到这会儿,应该已经凉了。”

    “我想吃,你去端过来给我。”男人突然像个孩子,冲她撒起娇来。

    “那我端回去热热吧……”李雯清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不敢与他的目光直视,站起身来,端着水盆往外走。

    “不!我就要吃凉的!”男人声音里全是笑意。

    李雯清瞟他一眼,叹了口气,走到门口将那盆血水泼在院里,回身走到桌旁,把水盆轻轻放在桌上。

    她两手轻按在桌面上,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脸上的泪水汩汩而下,她哭得肩膀抽动得不停,却不敢发出呜咽之声。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抑制不住的想哭,好似忍了多年的委屈还有悲凉,就因为这个男人的笑,还有他刚才将她的手轻轻一握……便把她冰封了好久的感触全都打开了。

    “雯清……”屋里的男人突然叫着她,“你在干嘛?”

    “哦,没什么。”她慌忙扯着衣袖擦去泪水,端着托盘,掀开布帘走了进去。

    走到床边,她把托盘朝他一送,“喏,你吃吧!”

    男人挪动着身子,似乎牵扯了伤口,痛得皱起了眉。李雯清只好坐下,一手端着托盘,一手拿起汤里的勺子,“还是我喂你吃吧。”

    男人又笑了起来,“那可真好啊……”

    李雯清又白他一眼,用勺子在汤里搅了两下,虽然已经凉了,那香气却窜入了男人的鼻端。听到他咽口水的声音,李雯清觉得好笑,“你就这么饿吗?”

    男人抿着嘴,用玩味的眼光盯着她,“你说呢?”

    李雯清不再理他,用勺子舀着面汤,送到他嘴边,他盯着她,喝了一口,似是无穷回味的闭着眼睛,“好喝好喝,你怎么这么会做饭啊,昨天送过来的面也好吃极了。”

    李雯清轻轻一笑,“好喝你就多喝一些,赶紧把身体养好。”

    男人盯着碗里的面片,“我要吃面片!”

    “你怎么跟钏儿一样!”李雯清嗔怪道,说完这句话,似是觉得不妥,赶紧闭上了嘴。

    “呵呵,是啊,我到是真羡慕钏儿啊,有个这么好的娘亲。”男人却不以为意,大口的吃着面汤。

    喂他吃完了饭,李雯清又扶着他躺下,将他的脏衣服和被褥都收拾起来,准备拿回家里去洗。

    男人一直躺在床上看着她不停忙碌,直到她端着一盆子脏衣服往外走。

    “霁清……”他突然叫住她。李雯清一手端着盆,一手掀着布帘,站住了,却没回身。

    “你别再哭了,我不想看见你哭,你相信我,以后会好的……”男人一字一句的说着。

    李雯清的身子一震,呆了片刻,便朝外走去了。

    忙活了一个上午,李雯清终于将男人换下来的衣服被褥浆洗完了,她站在院里,看着竹竿上晾着的衣物,阳光下,衣角上的水珠不住的往下滴落,看起来晶莹剔透。

    她捶着后腰,脸上带着莫名的微笑。

    “娘!”李钏儿手里抓着一把野花,一下子窜到她身前,把她吓了一跳。

    “钏儿下学回来了?你看你这一头一脸的汗!”李雯清拍着胸口,一手抚着女儿额头的汗珠。

    “洗这么多衣服呀!”李钏儿在湿衣服之间钻来钻去,有些水珠滴进她的脖子里,她缩缩脖子,笑得十分开心。

    “刚洗好的,别在里面钻来钻去,瞧你身上的土,再给弄脏了!”李雯清嗔怪着她。

    “咦?这不是咱家的衣服啊!好像是男人穿的!”李钏儿似是发现了什么,瞪着大眼睛,瞅着李雯清。

    李雯清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她的眼神四下看着,不敢与女儿对视,讪讪地说:“你郑大叔受伤了,我早上过去看了看,伤得挺重的……”

    话还没说完,李钏儿扔下手里的野花,就往院外奔去,一边还大喊着:“郑大叔?郑大叔?你怎么样啊,有没有事啊?我娘说你受伤了!”

    李雯清僵在当地,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扑哧”笑了起来,摇摇头,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原本就什么都没有的事啊?怎么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这么难为情?好像做贼心虚一般呢?

    她把那把野花拣起来,走进灶间找了个陶罐,又弄了些水进来,把花插进去,把陶罐放在院里的石桌上,愣愣的看着那把花,耳听着西隔壁的堂屋里传出阵阵李钏儿的笑声,不由又发起呆来。

    “雯清?雯清?”吴嫂的声音将她拉了回来,李雯清转过身,看见吴嫂站在矮墙那边,也是盯着院里晒着的男人衣服,一脸的狐疑。

    “钏儿回来了吗?你洗衣服了?”吴嫂试探着问。

    李雯清点点头,转身往灶间里走。

    “雯清……”吴嫂紧抿着嘴,似是寻思了一番,终究还是问出了口,“这是谁的衣服呀?怎么挂在你家?”

    “哦,是隔壁新搬来的郑大哥的,昨天钏儿去他家,非要拉着人家教她画小鸡,结果把墨泼了人家一身,我实在不好意思,只好帮人家把衣服洗干净了。”李雯清从容的说。

    吴嫂皱着眉,脸上全是怀疑,想了一想,却又换了笑容,“昨天你大哥从镇上回来,说是徐大壮又找他了,叫你大哥问问你的意思,你要是愿意,不日就找媒人上家来提亲,你看如何?”

    李雯清一脚已经迈进了灶间,听到这话,又把脚收了回来,她走到矮墙下,一脸歉意的看着吴嫂,“嫂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不愿意拖累人家,我一个女人带着个这么大的女儿,就算人家不嫌弃我,我自己也觉得低人一等啊……”

    “话不是这么说的……”吴嫂插口道。

    李雯清却不等她说下去,打断她接着说:“再说钏儿这么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愿意她跟着我受委屈,一家人过日子,哪有牙齿不咬着舌头的道理,钏儿性子硬,脾气也大,给我自小惯坏了,我也怕那位徐大哥受不了,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说完,不待吴嫂回答,李雯清便快走进了灶间。

    “雯清,雯清!”吴嫂在矮墙那边喊着,喊了两声,见李雯清不再搭理她,只好跺了跺脚,嘴里絮絮叨叨的回了屋。

    李雯清靠着木门,心下十分过意不去,她知道吴嫂是为她好,可是那徐大壮确实入不了自己的眼啊!

    不是说人家不够好,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呢?李雯清自己也说不清。难道人跟人之间真的讲究眼缘?就比如跟他……

    想到这儿,她的眼睛瞟向西隔壁,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听到那院里的笑声,她觉得自己的心仿佛生了翅膀儿,恨不得也飞过去,跟钏儿一样,坐在床边,看着那人的笑脸,跟他说说自己这些年受的委屈和开心的事。

    可是不行,不行……

    李雯清叹了口气,取过火折,开始生火做饭。

    刚把糙米蒸上,李雯清切着后院摘的辣椒,便听见李钏儿的脚步声奔进了院子。

    “娘……娘……”李钏儿叫得很急,好像是出了什么事。

    莫不是他的伤口又裂开了?我早就说我缝得不好,他还非要我缝!李雯清一边念叨着,一边把刀放下,出了灶间。

    李钏儿正往灶间跑,一头撞在李雯清的胸口,把李雯清撞得险些跌倒。

    李雯清来不及喊疼,拉着女儿焦急地问:“钏儿,你郑大叔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