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不知他会不会生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2669字

    “啊?什么呀?”李钏儿举着手里的画,笑嘻嘻的说:“娘,你看,郑大叔教我给小黄和小白画上翅膀了!”

    李雯清虚惊一场,不觉已是一头的细汗,她赶紧转过身,掩示着自己的紧张,走到灶台前又拿起刀来切辣椒,“是吗?画得可真好……”

    “嘁……”李钏儿举着画,献宝似的伸到她面前,不满的说:“你都没好好看!郑大叔叫我问问你,晌午吃啥饭!”

    “什么?”李雯清没听清,顾不上看画,转头问道。

    “郑大叔叫我问问你,晌午你做啥饭?”李钏儿欣赏着手里的画,一点也没觉出异样来。

    “哦,我蒸了糙米,再把辣椒和剩下的那点肉炒个辣椒炒肉丝,还有新摘的黄瓜和西红柿调个凉菜,你去问问他,这样吃行不行?”李雯清心跳如鼓,却口气平淡的说。

    “哦……”李钏儿踢踏踢踏的又跑走了,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娘,郑大叔说,你做的什么都好吃!不过晚上他要吃抻面鸡蛋汤!他说这回要喝热的!娘,你啥时候给郑大叔做抻面鸡蛋汤了?还给他喝了凉的?”

    李雯清会心一笑,却扭过脸瞪着女儿,“别听他瞎说!什么冷的热的,他当咱家是饭庄啊,还点起菜来了!”

    “哦……”李钏儿点了点头,“就是!他还当咱家是饭庄了!我把这话说给郑大叔听,就说娘生气了!”

    李钏儿一边念叨,一边又朝外跑。李雯清把菜刀一放,追到门边,“钏儿,你回来!你不许乱说话!”

    李钏儿却已经跑的没了踪影,李雯清又呆呆的走回灶火旁,看着锅里冒出的热气,喃喃地说:“不知他听了会不会生气呀?”

    “娘!娘!”李钏儿又跑了回来,手里举着一锭白银,往李霁清怀里一塞,气鼓鼓地说:“给你!郑大叔说了,他不白吃饭!这点钱,算定金!以后一日三餐你看着办!”

    李钏儿拿眼瞟着李雯清,满脸的不高兴,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嘟囔着:“怎么这样啊!郑大叔吃个饭,还要收人家的银子!真是的!哼!”

    李雯清看着怀里的银子,被女儿弄得哭笑不得,她把银子放在灶上,呆愣愣地转过身,又看看那矮矮的墙头,“莫不是真生气了?”

    李雯清一边寻思,一边将笼屉从灶上拿了下来,放在一旁。看看已经见底的装猪油的碗,她不由叹了口气。

    原想着那点猪肉可以多吃几顿,也算是叫李钏儿每天见点荤腥,可是现在家里突然多了这么一位,看来这口粮是不够用了。

    她又看看那锭银子,想起那夜他留给她的那锭银子,她还好好的收在柜子里,她不想用他的钱。她觉得,一旦用了他的钱,那么两人之间的一切,便变了味道了。

    可是现在他受了伤,流了那么多的血,正是需要补身子的时候啊?家里的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现在又多了一张嘴!算了,还是明天再去镇上绣坊多接点活儿回来做吧。

    她虽然一直在思忖,可是手上却一直在忙活,锅里的油已经热了,她把切好的那点肉丝下锅,翻着了两下,又点上一点酱着色,接着把切好的辣椒丝放了进去。

    “好香好香……”李钏儿不知何时回来了,她站在灶间门口,用手扇着屋里的肉味。

    “阿嚏阿嚏……好辣好辣!”接着她又接着鼻子,跑到了院子里,“娘,这么辣!郑大叔怎么吃啊!”

    “钏儿,你下学回来了?你娘又做什么好吃呢?郑大叔又是谁呀?”外面传来吴嫂的声音,李雯清心里一慌,正往碗里装菜,险些打了碗。

    “哦,吴婶婶!郑大叔是我家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呀!郑大叔可好了,还教我画画呢!”李雯清听到李钏儿在外面回答,草草装了菜,便走出灶间。

    “吴嫂!”她笑着对吴嫂说:“郑大叔是咱们的新邻居,他身体不好,便搁了银子在我这里,想在我家搭伙吃饭。这邻里乡亲的,多多照应也是应该的,你说是不是?”

    吴嫂挑挑眉,抱着胳膊紧抿着嘴,“说得也是啊,邻里乡亲,互相照顾确是应该,不过呀!雯清你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还是多避避嫌的好!”

    “吴嫂你费心了,我心里有数!”李雯清唇角挂着笑,眼睛却已变得冰凉,她进了灶间,把凉菜弄好,便大声叫着李钏儿,“钏儿!钏儿!饭做好了,快端给你郑大叔,顺便问问他,晚上想吃点啥,我好去镇上买菜置办!”

    “娘啊,郑大叔刚才不是说了要吃抻面鸡蛋汤吗?怎么这一会儿你就忘了呢?”李钏儿皱着小眉头,一脸的莫名其妙。

    李雯清捏捏女儿的小脸,听到外面吴嫂哼了一声,开心的笑了起来。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郑大叔的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李雯清多接了许多绣活儿回来做,郑大叔给的那两锭银子,她分文没有动过。

    这半个月来,李雯清变着法儿的给郑大叔做些好吃的,李钏儿跟着拣漏儿,把她的嘴都养刁了。

    这天晌午,李雯清从绣架前站起了身,捶着酸痛的腰,想想昨天在镇上买的五花肉还有一小块,中午可以和点面儿,给那爷俩做馄饨吃。

    她出了屋,打算到后院摘些小葱和香菜,一只脚刚刚迈出门槛,看见郑大叔正站在矮墙下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她吓了一跳,身子一缩,又缩回了屋里。

    她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又摸了摸脸,热热的。想想自己这般惊慌,不知所为何来,便又哑然失笑。

    站在门后抿了抿头发,又拉拉衣襟,这才抬脚出去,往墙边一看,那人却又不在了!

    李雯清有些怅然若失,恨恨的跺了跺脚,便往后院走。

    “雯清!”听到身后的声音,她身子一震,木木的转过来,固做镇定地望着那人,“你怎么出屋了?伤可好了吗?”

    郑大叔只是看着她笑,却不接话。

    李雯清红着脸低下头,“你没有事?我做饭去了,中午吃馄饨!”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听钏儿说,我给的银子你放在柜里,一点没动?”郑大叔沉声问。

    李雯清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捏着衣角。

    “你不是都跟隔壁那吴嫂说了吗?我放了银子在你家,你照应我一日三餐,这银子,你买菜买肉是应该的!别接那么些绣活儿做了,钏儿说你最近肩膀和脖子都酸得抬不起来了,可是真的?”郑大叔柔声说。

    “我……我没事儿的!”李雯清声音轻的像蚊子,说完了又怕他听不见,抬眼看着他,又补了一句,“我没事,你快回屋躺着去吧,你伤刚好……”

    “我朋友昨天晚上来看我,给我送了些活血的药,你晚上让钏儿帮你擦到肩颈处,对你的脖子好些。”郑大叔将两个瓷瓶放在院里的石桌上。

    “嗯,我知道,多谢你了。”李雯清抬眼看看那两瓶药,又低下了头。

    两人默然站着,一个定定看着眼前的她,一个低头搓揉着衣角,日头很毒,到也不觉得热!

    “娘!”李钏儿的叫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寂,李雯清抬起头来,应道:“哎,钏儿你下学回来了?”

    李钏儿一脸的灰,小辫也扎了一边,捂着半边脸,眼泪汪汪的跑到李雯清的身边,扑到了她的怀里。

    “怎么了?又被王家那小子欺负了?”李雯清扳过女儿的脸,看到她右边脸蛋上有个红印子。

    “他拿石头砸我!”李钏儿委屈的说。

    “不是叫你看见他躲着走吗?要不要紧?还疼不疼了?”李雯清心疼的用手指摩挲着女儿的脸。

    “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别人欺负你,你就得打回来!钏儿,大叔教你武功,好不好?”郑大叔朝李钏儿招招手,李钏儿奔过去,又扑进他的怀里,把眼泪和鼻涕全都抹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