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女人不能休男人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9本章字数:3115字

    转眼天气已经凉了,李雯清穿着夹袄坐在窗下做鞋,看看窗外阴沉沉的天色,她把针头放在鬓边抹了抹,又看向隔壁院子紧锁的大门。

    郑大叔回了京城已有几日,据说是他伸冤的事情有了眉目,他要去面见太子。

    李雯清十分担心,不知道此去会是个什么结果,不管他有没有犯罪,可是劫法场却是重罪呀!那么多官员眼睁睁看着他在法场上被同党劫走,那官家的威严何在?百姓们会怎么看?

    她觉得此去凶多吉少,可是自己一个妇道人家,跟他说这些,他恐怕会付之一笑吧。

    “雯清!雯清!”屋外传来吴嫂的声音,李雯清放下手里的活计,推开门走到院子里,看见吴嫂笑盈盈站在矮墙那边。

    “吴嫂子,什么事儿呀?”李雯清笑着问道。

    “上次你家老郑教我种的秋葵长得极好,我收成后拿到镇子上去卖,得了不少银钱!真是谢谢你们啊!”吴嫂一脸的感激。

    “吴嫂子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呀!从前您家也帮我不少,咱们乡里乡亲的,互相帮衬是应该的啊!”李雯清说。

    “听说老郑又出门卖货去了?”吴嫂的眼神看向那院紧锁的木门。

    “是啊!这回走的日子长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说到这个,李雯清脸上现出担忧的神色。

    “没事的,男人嘛,多出去闯荡也好!你看我们家老吴,天天就知道窝在家里,这天一冷,连找个活计的心都没了!真是懒如猪,气死我了!”吴嫂往自家屋里瞟了一眼,恨恨地说。

    “呵呵……吴大哥性子老实,不愿意东奔西跑,留在家里,你们一家三口互相照应着,多好啊!我到是挺羡慕你们的!”李雯清笑起来。

    “说得也是呀,你们俩还不赶紧完婚呀?这眼看腊月就到了,东西都准备齐了?到时候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吴嫂拍着矮墙,“我一定随叫随到!”

    “呵呵……我们也正说呢。等他这回回来,年前就不出门了。我们打算把两个院子打通,再把房子修缮一下,钏儿也大了,老是跟着我睡,也不方便!”李雯清指指那边的房子说。

    “嘿嘿,就是说嘛!人家老郑肯定也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嘛!”吴嫂点点头。

    “什么自己的孩子?”李钏儿蹦跳着进了院子,书包挂在身后,拍在屁股上“啪啪”响。

    “娘?什么自己的孩子呀?”李钏儿跑到李雯清身边,抹了把脸上的汗珠,又问。

    李雯清用衣袖擦着李钏儿的额头,嗔怪地说:“天都凉成这样了,你居然还能跑得一头一脸的汗,真有你的!”

    “钏儿啊!等你郑大叔和你娘成了亲,你娘再给你生个小。弟。弟!”吴嫂的脸笑得像朵菊花,攀着墙头,恨不得翻过院来。

    “什么小。弟。弟!娘!是真的吗?”李钏儿一听,眉头皱了起来,瞪着李雯清。

    “别听你吴大婶瞎说,不是真的!”李雯清心里有些埋怨吴嫂,却又不好当面发作。

    “哼!”李钏儿将身上背着的书包拿下来,“啪”地摔在地上,“我不要小。弟。弟!郑大叔跟我讲好的,你们两只许疼爱我一个人!你们要是敢生小。弟。弟,我就……我就……”

    李钏儿说着嘴巴包了起来,眼圈也红了,终于忍不住,“哇”地哭了出来,“你们说话不算数!你们这些大人太坏了!”

    “你就……你就怎样?哈哈哈……”吴嫂还在那边扇风点火,李雯清责备的看了她一眼,拉着李钏儿往屋里走。

    “我就死给你们看!”李钏儿身子扭着,不让李雯清碰她,恨恨的抛下这句话,一转身进了屋里,“嘣”地将门关上了。

    屋里传出李钏儿的嚎哭声,李雯清看着吴嫂,吴嫂讪讪的说:“哎,没想到这小丫头脾气这么大!这天也不早了,该做饭了,雯清你也赶紧生火做饭吧,说不定你家老郑今天晚上就回来了!”

    李雯清无可奈何的拣起地上的书包,转身走到房门口,一推门,李钏儿居然在里面插了门栓,她摇摇头,只得把书包放在院里的石桌上,到灶间生火做饭去了。

    灶间一角码着整齐的柴禾,李雯清走过去拣了两块小的,会心一笑。

    这些全是郑大叔的功劳,他说等把两个院子打通了,就盖一间柴房出来,到时候柴禾可以单独放一间,她们母女还能在里面洗澡用。

    这个男人,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可是却又心细如发啊!

    李雯清打着火石,抓了把干草点燃扔进灶里,等火烧得旺了些,再把柴禾放上去。

    听到那边李钏儿的哭声渐渐小了,李雯清放下了心。这吴嫂也真是的,嘴上老是没个把门的,听点风就是雨,什么事一到她嘴里,浑是变了个样儿!

    钏儿性子倔,这一生气,不知道要气到什么时候啊!要是郑大叔在就好了,他最会哄她开心。

    李雯清看看窗外阴沉的天色,脸上的笑容收了,又叹起气来,这个人,说了今天回来,也不知能不能回来啊!要不要多添一碗水,把他的饭也给做出来?

    李雯清看火烧了起来,便把锅坐在灶上,用抹布把锅里擦干净,放进去一点猪油。

    这边把切好的肉丝拌上点生粉和酱料,又加点水和匀腌制一会儿,又切了一个西红杮和一把泡发的木耳,再切一把香菜。

    锅里的油冒出烟来,她把肉丝倒进去翻炒,等到变了颜色,又把西红杮和木耳放进去,炒到西红杮变软了,便舀了大半瓢水进去。

    放下葫芦瓢,她又舀出小半碗面来,再抓一大把生粉进去。

    她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歪着葫芦瓢,慢慢的往面碗里倒水,用筷子快速的搅着面,面粉渐渐结成一个个小小的疙瘩。

    锅里的菜汤已经烧开,李雯清把那一碗面疙瘩徐徐倒进去,又在面碗里磕了一个鸡蛋,搅匀了用筷子避着碗边,慢慢把鸡蛋倒进锅里,搅成蛋花。

    一碗菜汤已经变得稠糊糊的,不住冒着泡,香气四溢。李雯清把各种调料放进去,又用勺子舀起一勺尝了尝味道,满意的点点头。

    她把锅端到灶台上,又倒进去些香油,把切好的香菜也扔了进去,用勺子搅了几下,香味更加浓郁了。

    她拿过抹布擦擦手,转身准备去叫李钏儿吃饭。

    一回身,看见李钏儿面朝里坐在门槛之上,双手托着脸,正气鼓鼓的盯着自己呢。

    “钏儿?饿了吧?娘做了疙瘩汤,可好吃呢!”李雯清笑盈盈的看着女儿,转身拿了只碗,盛了一碗疙瘩汤出来。

    她用抹布垫着,端到李钏儿面前晃了两下,又扇着碗上冒的热气,“快闻闻,香不香?”

    李钏儿抽动着鼻子,贪婪的闻着那香味,却不去接碗。

    李雯清站起身来,准备把碗放在桌上,“快过来坐下吃饭,跟我说说今天学堂里都教了什么了?”

    却没想到李钏儿突然站起来,一把抱住她的腰,李雯清“哎哎”两声,手里的碗差点掉了,亏得是她眼疾手快,一扭身子,半碗汤洒到地上,才没落在李钏儿头顶。

    “钏儿,你这是干嘛呀?你看看,娘辛辛苦苦做的饭都洒了!这多可惜呀!”李雯清的口气有些责备,穷苦人家,米粒皆是汗水,洒下半碗汤,里面还有蛋花和肉丝,她怎能不可惜?

    “娘……”李钏儿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你跟郑大叔真的要给我生小。弟弟。吗?”

    李雯清顿时羞红了脸,“这是哪里的话呀!吴大婶就是为了逗你!娘向你保证,此生只有你这一个孩子!”

    “真的?”李钏儿抬起泪眼,望着李雯清,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淌,只叫李雯清看得心疼不已。

    她伸长手臂将碗放在桌上,转身抱住李钏儿,“钏儿你放心,娘说话算话!不单跟你这么保证,我还做了郑大叔的主,郑大叔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休了他!”

    “呵呵……”李钏儿一听这话,破涕为笑,“苏先生说,只有男人休女人,女人是不作兴休男人的!”

    “谁说的,现在是郑大叔进了咱们李家的门,所以他就得听咱们的,得听李雯清和李钏儿的话!”李雯清抹着钏儿脸上的泪珠,笑着说。

    “呵呵……那郑大叔是不是就变成李郑氏了?”李钏儿抹抹鼻涕。

    “扑哧……”李雯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是娘啊……”李钏儿想了想,刚刚舒展的小眉头又皱了起来,“我听村里人说,我是你拣来的,等你跟郑大叔成了亲,就会生自己的孩子了,到时候,你就不疼我了吧!”

    李雯清听了这话,只觉得心里一阵绞痛,她忙蹲下身子将李钏儿抱在怀里,“谁说的这种屁话,让他口舌生疮!你李钏儿是我李雯清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说是拣来的?你这辈子是我的孩子,生生世世,来生来世都是我的孩子!谁要敢在我面前说半个字,看我不撕烂他的嘴!”

    李雯清说着话,脸上的泪珠也滚滚落了下来。

    李钏儿从来没听到李雯清说过半句狠话,她一向和善,也不会骂人,可是这会儿居然说出这种绝决的话来,想是气急了。